说到饥饿,人们很容易将其视为20世纪80年代发达国家面临的一项挑战,大多数情况下可以通过慈善摇滚音乐会来解决。的确,30年来,农业发展得到改善,因而在对抗大规模饥饿问题方面,我们取得了巨大进步。但就全球而言,每三秒就有一个孩子因为食物匮乏而丧生。

20世纪80年代初,美联储主席保罗·沃尔克(Paul Volcker)之所以能够遏制失控的通货膨胀,是因为他在必要的时候自主实施了大幅加息政策。如今,美联储受到前所未有的政治压力,而这种压力也在慢慢显现出来。

联合国的一份新报告发出警告,截止到2018年,全球饥饿人数已经连续三年增加,现在总数超过了8.2亿。大约有20亿人——全球总人口的四分之一——无法正常获取充足的安全营养的食物。

图片来源: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FAO)

这些死亡和苦难并没有像以前的饥荒一样受到全世界的关注,但它们应该受到关注。尽管在对抗饥饿方面,我们已经取得了进步,但我们还应该做到更多。尤其是保障儿童营养均衡——各国政府和捐助者能够做到的最具变革性的投资之一。哥本哈根共识中心智囊团的研究表明,为了确保孩子们有更健康更光明的未来,给一个不到1000天的孩子资助的每1美元都将会为社会带来价值45美元的回报。

因此,2010年,美国政府推出了Feed the Future倡议,而现任政府重新授权了该项目;2013年,欧盟承诺在2014-2020年间花费35亿欧元(39亿美元)用于保障儿童营养饮食。重要的是,美国和欧盟一直为此做出努力,尤其是在欧盟委员会进行变革之后,其他国家也必须紧随其后。

最常用的一项营养指标是发育迟缓——一个儿童的身高是否比其年龄的标准身高矮很多。与体重不足不同——体重不足主要表明短期营养不良——身高较矮则表明一个儿童长期营养不良。

1990年以来,全球发育迟缓的人数几乎减半——每10个儿童中有4个儿童发育迟缓,但仍存在潜在的影响。慢性营养不良可能导致认知和身体发展迟缓、生产能力下降、健康状况不佳以及糖尿病等慢性退化性疾病的风险增加。

营养不良也对社会产生很大影响,一些研究预计它可能会使全球经济每年损失2万多亿美元。事实上,营养不良一直是妨碍儿童、社区和国家充分发挥其潜力的主要障碍之一。

因此,儿童获得充足的营养可以降低疾病和死亡的风险,而其最大的长期益处也许最不受人关注:它对认知发展的积极影响。营养良好的孩子在学校可以有精力学到更多知识,更有可能成为高成效的成年人。因此,他们可以获得高薪职业,有能力更好地养育其子女,从而加速整个国家的发展。

世界上持续时间最长的营养研究(始于1969年危地马拉)已经清楚地证明了这一影响。研究中的一个社区可以持续获取一种叫作玉米粥的微量营养物和蛋白补品,此外,卫生工作者探望孕妇并提供免费医疗服务。而附近的另一个社区也开展了同样的项目,但所提供的微量营养补品中不包含蛋白质。

吃过玉米粥的儿童发育迟缓的风险下降了一半以上。他们上学的时间更长,学到的知识更多,成年后的认知测试得分更高,也更有可能从事高薪、高技能的职业。令人吃惊的是,对这些成年人进行的后续研究发现,这些免于发育迟缓的人的平均收入增加了60%。

如今,在孩子两岁前为之提供良好的营养需要花费约100美元。这种投资只能帮助少数儿童免于发育迟缓:毕竟,大多数儿童即使没有摄入额外的营养也不会发育迟缓。然而,受益的孩子得到了很多帮助,就好像每个孩子的终生收入平均增加了4500美元。

经济学家就是这样证明了在儿童营养方面每花费1美元就会为社会创造45美元,使之成为一项极具价值的投资。此外,危地马拉研究也发现了其它不易被估值的益处:免于发育迟缓的孩子幸福指数更高,婚姻生活更稳定,女性怀孕次数减少且流产和死产的风险更低。

未来一年间,最重要的是继续关注营养问题,并调动实现全球目标所需的资源。世界银行营养投资框架预计,世界卫生组织要想到2025年解决营养不良问题,需要700亿美元。但这一发展速度还不足以实现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中全球商定的营养目标——尤其是,到2030年消除饥饿和一切形式的营养不良。

对幼儿营养的额外投资至关重要,应该成为捐助国和受援国政府、多边发展组织和慈善基金会优先考虑的事项,而这种支出显然会带来巨大的收益。

作者:

本文与Project Syndicate联合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张丽莉

编辑:刘宇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