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艺术蕴含着某种内涵,那便是道德、是我们对人性的信仰。如果没有这些,那根本没什么艺术可言。

— 艾未未

“艺术”和“社会”是非常宽泛的词,而这二者的结合又使其变得更加复杂。从个人的无意识行为到公共政治宣言,都可以被称作“艺术”。“社会”顾名思义,与态度、行为、关系、互动、兴趣、意图和他人的需求有关。

可以参照社会企业家精神。这两个术语相距甚远,看起来并没有多少共同点。但将企业家精神与社会使命相结合可以成为解决当今最紧迫的社会或环境问题的一个方案。人们普遍认为企业家精神的影响力最大,能够将财政资源与高水平的创新计划、战略实施与领导控制知识相结合。在过去的40年里出现了一种运动,通过社会发展、创新计划和实施来平衡个人利益与共同利益,实现财务可持续性。

现在,理想的企业家和管理者具有理查德·布兰森(Richard Branson)和特蕾莎修女(Mother Teresa)的双重品格。施瓦布基金会和社会企业家的主要支持者阿育王表示,现在大约有4000名这样具有综合品格的人,他们把心思花对了,知道如何能最有效地利用自己的大脑和手实现变革——这种说法为实现变革的途径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撑。事实是由此兴起了很多创新思维,数百万人得到了帮助。在很多领域都发生了系统变革,最主要的例子是维基百科、公平贸易和小额信贷。

易贝、特斯拉、爱彼迎和优步也因为担忧社会问题而选择开放全球市场,比如,现在贫困地区的人们也可以访问易贝。不管你是否相信这些高盈利的企业正在为社会变革而努力,我们在这里都不做讨论。这些只是一些简单的例子,经常用来说明创新方案如何能够打开数十亿人口的市场,以及如何将数十亿美元投入企业。

但是如果将理查德·布兰森与毕加索或莫扎特联系在一起会怎样呢?倘若我们将艺术财富与经济财富相结合,可能会产生什么样的化学反应呢?“艺术”和“社会艺术”之间有什么区别吗?

如何定义社会变革艺术

社会变革艺术(ASC)与传统艺术作品不同。它不是一种特定的风格、派别或运动。ASC不需要框架、舞台、屏幕、印刷品、任何材料、演员或观众。它定义了一种新的社会秩序,采用不同的方式吸引公众,设置了一个新的美学环境。然而,ASC与其它艺术拥有共同的目标,即促进人类互动和发展。它不是一种产品,而是实现建设性社会变革的过程。因此,ASC采用了一种新方法,即不以解决问题为目的地评估社会问题。

这也以一种全新的方式定义了艺术家。他们和他们的艺术不再是中心。更准确地说,艺术家们可以被视作催化剂,建立并维持与观众之间的关系。相比于内容,ASC更依赖于参与式或关系式的环境。

ASC在哪里兴起?

ASC与社区合作并为社区服务。它不是象征性的,而是采取切实行动,找到实现社会或政治变革的方法。每个项目都反映了某些社会问题,涉及到艺术作品兴起的社区。因此,艺术家/创作人/制作人都深刻认同ASC,与个人、组织和环境建立关系。如果没有深度参与、同理心以及参与者之间的协作,就不可能创造出ASC作品。艺术家/制作人/创作人的首要任务就是赢得信任,克服“我们”和“他们”之间的心理差距。因此,社区和环境不仅仅是特定项目的外部影响——它们是内在固有的特性。

ASC不受环境的限制,能在任何地方兴起:街上、车库、公交车、酒店房间。它可以在画廊、博物馆展出,由媒体报道或在网上流传,摆脱了文化机构的束缚。哪里有音乐,哪里就会有ASC。因此,它可以吸引更多不那么喜爱艺术、且对文化知之甚少的观众。

ASC的未来

我们都努力让世界变得更好,缩小社会差距,寻找解决方案,维护共同利益。社会企业家精神提高了经济发展的附加值,教育机构也已经开始培养学生的企业家精神,同时,政界和媒体也在广泛讨论。直到现在,ASC尚未得到充分利用,还不能跨行业发展,并且对大部分人来说很遥远、很陌生。这不仅是收费墙的问题。弱势群体思维方式守旧、难以获得ASC作品,因此很难感受到艺术和文化的好处。但为了系统地将艺术与社区联系起来,似乎缺少了一小部分中间环节。

如果在30-40年前发展社会企业家理念,营利与非营利组织之间的差距似乎不可逾越。个人利益与共同利益是脱节的,各方互不信任、互相怀疑。

十年前,“社会企业家”这个词不为人知。它由所谓的社会内部创业延伸而来,这种内部创业考虑了那些在现有结构中为社会变革设定规则的人。

现在可以进一步向“艺术企业家”(Artepreneurs)发展,指那些通过艺术手段追求其社会使命并创造革新的、可扩展的和可衡量的社会发展模式的人。

作者:

Andreas Heinecke, Dialogue Social Enterprise创始人兼CEO。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张丽莉

编辑:刘宇彤

世界经济论坛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