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ster Carlson于1940年发明了XEROX复印机,但却收到了这样的拒绝信:“谁想要在普通纸上复印文件???!!!”

而1876年的西联汇款内部备忘录服务也收到相同的评价:“这种‘电话’缺点太多,不能成为交流的方式。这种东西根本毫无价值。”

自古以来,很多人都没能预见到技术变革对整个社会的影响。现如今,我们在金融科技的发展大潮中是否也犯了同样的错误呢?它能成为推动经济增长的下一个革命性技术吗?

与其他发明不同,金融创新产品能够直接影响金融部门的效率,影响储蓄和投资在经济发展中的中介作用,继而影响经济增长。

数字经济已经为我们带来了很多创新产品,即使几十年来发达国家的经济生产力增速一直在放缓,但这些创新产品确实彻底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方式,而金融科技是数字经济的一部分。我们可以从Solow paradox看出:除了生产力数据,随处可以感受到计算机时代给我们带来的变化。

图片来源:毕马威2018年金融科技发展报告

金融稳定委员会将金融科技分为五大类:支付、清算和结算;存款、贷款和融资;保险;投资管理;市场支持。金融科技在支付领域的作用最为显著,在其他领域相对较少。

英格兰银行行长马克·卡尼(Mark Carney)表示,金融科技可能会将银行业务拆分到其核心职能部门——比如结算付款和资金配置。对负责监管银行业的央行行长和监管机构来说,金融科技的发展与其他革命性技术相似——那么它是否会导致金融动荡呢?监管机构对大多数金融科技创业公司的监管力度小于对传统金融机构的监管。

到目前为止,金融科技的迅速发展得益于更多开放的金融市场。肯尼亚、坦桑尼亚等地使用的电子支付系统M-Pesa就是一个例子,十年来它已经成为一项最大的金融科技产品的成功案例。M-Pesa有效地将手机转变为支付账户,使以前没有银行账户的人也能够享受金融服务。肯尼亚是东非最发达的经济体之一,其央行的宽松政策有利于该地银行业的快速发展。

这与国际清算银行的研究结果一致。该研究发现,在银行业监管不严格、收入较高、银行系统竞争力较小的国家,金融科技得到了显著发展。世界银行的数据显示,现如今M-Pesa的代理商数量多达11万,是肯尼亚自动取款机数量的40倍。

通过M-Pesa,我们可以看到金融科技是如何为金融业带来革命性变化、同时提高经济效率的。在肯尼亚,M-Pesa的发展预计会使全要素生产率(TFP)提高14%——这对提高整体经济发展水平必不可少。

当然,TFP并不是推动经济发展的唯一驱动力。金融科技将没有银行账户的人的储蓄纳入金融系统,增加了可用于投资的资金数额;金融科技产品M-Pesa也促进了肯尼亚创业公司的快速发展。更大的资本积累是影响一个国家生活水平的重要因素。

在新兴经济体中,没有银行账户的人数预计达到17亿。因此,如果金融科技在其他地方也能像在肯尼亚一样提高金融包容性,那么它就能更高效地将储蓄投入到工业、基础设施建设和人力资本中——这些资本将提高新兴经济体的经济增长。

另一个例子就是中国。中国的线上支付额占全球总数额的一半,其电子支付服务商蚂蚁金服和微信支付占据了国内市场。监管者希望提高国营金融系统的竞争力,实行宽松的监管制度,因此促成了金融科技产品的快速发展。中国最近才引入市场清算利率,因此资本配置效率还比较低。金融科技节省了国有银行和信用卡公司的业务手续,大大提高了中国金融体系的效率。美国和英国等大型金融科技市场也可以从中获益。

金融科技有可能改善资金配置结构,提高效率,以促进新兴经济体和主要经济体的经济增长。金融中介在经济发展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因此其技术进步可能会产生巨大收益,而这种收益是其他数字化产品难以产生的。

当然,它也有可能不会产生收益。但是,历史上有大量发明被人们低估,金融科技可能是数字时代的创新产物,很多人一直希望它能够提高经济增长、创造一个迅猛发展的未来。

作者:

Linda Yueh, 牛津大学和伦敦商学院经济学家。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张丽莉

编辑:刘宇彤

世界经济论坛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