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正在发生一场工业革命。传统上,来自海洋的最宝贵商品是鳕鱼、珍珠和海绵动物等商品。全新海洋经济涉及的货物不同以往:能源、运输集装箱、金属、数据、淡化海水、DNA和石油等等。海洋工业经济的规模已经达到1.5万亿美元,其增长速度预计到2030年之前将是除此之外全球经济增速的两倍。

在海洋工业经济近期的爆炸式增长中,一个往往被忽视的方面是其分布的高度不均衡。事实上,全新海洋经济的很多关键领域被一个国家所主导:中国。

例如,中国在工业化捕捞方面冠绝全球。中国占公海内工业化捕捞总量的一半以上,并且中国渔船在专属经济区的捕捞量占所有非内陆国家的大约40%。

中国还是全球最大的海洋农夫。在水产养殖比捕鱼养活更多人的当下,这是非常值得关注的事情。中国是全球海洋商业的领军者,拥有一半以上全球最繁忙的港口

中国还积极地建设海上发电厂,其海上风电装机量占全球总量的20%。中国还处于海洋采矿的前沿。在国际海底管理局授予单一国家赞助的采矿公司的所有海底采矿勘探区中,中国赞助了其中最大的一个,总面积达到16.3万平方千米,大约相当于瑞士的四倍。

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以及中国目前五年计划中对扩大“蓝色经济”的直接承诺将带来更多投资,很可能让中国在海洋工业革命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这包括在国内外建设新的港口、扩大海水淡化基础设施,以及在深海探索领域的新投资。

山东省青岛港停靠的一艘油轮
图片来源:路透社/Jason Lee - RC1ECF749E60

中国近期的某些全球海洋扩张活动也给中国以及隔海相望的邻居造成了越来越多的烦恼。例如,中国不仅在捕鱼、水产养殖和船运等领域全球领先,而且产生的海洋塑料污染也最多:全球处置不当的海洋塑料废弃物中接近三分之一来自中国。

但是,这个问题非常复杂:中国相对较高的塑料污染泄漏源自该国庞大的人口和经济增长,以及过去进口了全球其它地区的大量可回收垃圾(中国在2018年已经大大缩减了此类进口)。

中国目前在全球海洋领域处于领导地位,这让中国有机会,也迫切要求中国领导全球开创海洋的未来。

中国有很多机会可以加强这方面的工作。2017年,联合国海洋大会让各国政府登记自愿承诺,以支持联合国与海洋相关的可持续发展目标。

作为一个GDP只有大约760亿美元的小型岛国,多米尼加共和国对海洋做出了43项此类承诺,而GDP超过12万亿美元的中国只做出了5项承诺。类似地,岛国帕劳已经对其专属经济区的81%进行了保护,而中国只正式保护了其5.4%的专属经济区,只对其中不到0.01%进行了强有力的保护。

指明未来方向

与其近期保护和推动其他全球环境公地方面的贡献相比,中国在海洋领导地位方面的记录有着鲜明的对比。或许最值得注意的是,在全球气候变化议程中,中国已经从零开始成为重要参与者。

中国有很多方式可以加强其在海洋领域的领导地位。例如,中国可以更直接地领导亚太区制定推动可持续渔业和打击非法捕捞方面的国内和国际政策。

类似地,中国可以投入更多人力物力,推进智慧水产养殖,以取代该地区脏兮兮的水产工厂式养殖模式。可持续水产养殖项目有助于中国达到生产目标,同时解决地区性营养安全问题——而不牺牲生态环境或影响渔民稳定地供应野生海鲜。

除了在捕鱼和海鲜养殖,我们还需要加强研究,帮助智慧地推动海洋经济增长、快速降低海洋运输排放和海洋污染,并建立更多海洋公园以保护海洋生态系统。应对气候变化也越来越强调保护海洋生态系统。

对海洋更友好的海洋工业革命需要政府间的协调配合,科研议程的协调以及加快开发更智能的海洋技术。中国不可能独自做到,但可以大大促进和加快所需的全球动能。

已经采取了积极的措施。过去几年,中国已经惩罚了几艘违反国际规定并在其它国家的专属经济区内进行非法捕捞的远洋捕鱼船。许可证被吊销,数百次非法捕捞活动的燃油补贴被取消。

这种展现领导力的行动有利于海洋和中国。中国正在以更加可持续发展的方式来管理130万平方公里的专属经济区以及其能够影响的其它广阔海域,这将有助于长期从海洋获得食物和收入,同时加强地区稳定并减少与海洋相关的冲突。

实际上,海洋工业革命面临的重大挑战是如何从海洋获取更多,同时减少对海洋的伤害。这需要我们快速采取更多行动。

对于全新海洋经济如何发展以及海洋工业革命对全球海洋健康意味着什么,中国是掌舵者。问题仍旧是:中国将在哪里掌握方向?

作者: Douglas McCauley,加州大学圣塔芭芭拉分校生态学、进化与海洋生物学系助理教授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编辑:万鸿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