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乎每周都有新的数据证实,我们的气候或自然环境正在发生变化,且极有可能不可逆转。虽然我们都不想听到这些消息,但我们现在至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清楚应该如何扭转这种趋势。

我们必须让这些数据产生价值。2016年的巴黎气候协定是国际外交的胜利之举,再现了20世纪80年代的盛况。20世纪80年代,先前持怀疑态度的罗纳德·里根领导国际社会共同控制含氯氟烃,并修补臭氧层空洞。

尽管如此,2016年以来还是发生了很大变化,一些领导人又一次开始关注短期效益,抛弃长期规划。而公众也将气候问题等同于他们日常面临的问题——从不平等问题到犯罪问题。

因此,尽管每个人对待迫在眉睫的气候灾难问题的重视程度不同,但我打算采取一种新的策略。我将重点介绍一种方法,能够让我们推动可持续发展,让我们更有可能过上更长寿、更健康的生活。

我说的就是替代蛋白质。众所周知我们的食物系统对环境产生巨大影响,而它对我们的健康也会产生巨大影响。

2010年,在与食品相关的温室气体排放总量中,仅牛肉就占据了25%。随着亚洲等新兴地区的肉类需求猛增,我们必须要找到一种更可持续的方式来为我们不断增长的人口提供蛋白质

健康与财富

现在再说好消息。我们完全有可能为一百亿人口提供富含蛋白质的饮食,大幅减少碳排放,保护自然生态系统,遏制森林滥伐和开荒,减轻供水压力,同时改善我们的健康状况,帮助小农户过上可持续的生活——而实现这一切并不妨碍人们爱吃红肉。

今年早些时候,我们与牛津大学马丁学院为世界经济论坛年会做了一些研究。感谢这些研究,让我们得出了一些有关食品未来发展的令人震惊的结论。

我们所做的工作很特别,在研究中试图建立肉类消费对环境的影响和健康之间的联系。研究发现,如果把基础研究对象牛肉换成养殖猪肉、鸡肉等替代蛋白质,再换成坚果、昆虫、豆类,最好换成菌蛋白,那么全球与饮食相关的死亡人数将减少2.4%。在营养过剩问题普遍存在的高收入和中高收入的经济体中,这一数字将上升到5%。

实现这一转变需要我们所有人共同努力。仅凭消费者是无法做到这一点的,但他们可以帮助企业和政府支持替代蛋白质的使用和发展。当时来自工业界、政府和民间社会的领导人齐聚达沃斯,他们对基于四个关键点的议程感到兴奋:让食品业投资替代蛋白质,为消费者提供更多更好的饮食选择;让畜牧业采取更可持续的措施;让原料业认识到替代蛋白质的需求增加,需要更可持续的原料创新;让政府和监管机构鼓励支持新一波替代蛋白质,使人们远离潜在的健康风险以及未经证实的产品声明。

我们能做到吗?好消息是世界上许多最大的生产商已经开始付诸实践了。一位名下食品企业价值数十亿美元的CEO曾表示:“我们正以极快的速度进行创新、扩大规模和普及性,为消费者提供可持续的蛋白质选择。”替代蛋白质革命已经开始了。

作者:Lisa Sweet,世界经济论坛全球可持续发展中心的商业战略负责人

本文原载于《新科学家(New Scientist)》及Business and Industry网站,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张丽莉

编辑:刘宇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