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ndan Causgroves与生蚝的第一次“邂逅”并不美妙。他一口喝掉一小杯烈酒,被杯底肥厚的生蚝呛到了。

如今,他已经成为新奥尔良州一家餐馆的经理。这家餐馆的菜单中有各式各样的生蚝菜式。Bausgroves今年37岁,他像描述美酒一样形容生蚝:“草本口味”、“黄油口味”、“咸味”。

在这座海滨城市中,有19家餐馆参与了一项生蚝壳回收利用计划,旨在拯救新奥尔良州日益萎缩的海岸线。Bausgroves对生蚝的热爱也使得他的餐馆Seaworthy成为了其中之一。

这一推动“用美食造福环境”的项目总部位于中城区4楼的办公套间之中,离新奥尔良法国区只有10分钟车程。新奥尔良被称为“世界生蚝之都”。

自2014年起,Deborah Abibou和她在非盈利组织“路易斯安纳海岸线保护同盟(Coalition to Restore Coastal Louisiana,CRCL)”的小团队累计对780万磅(合350万千克)生蚝壳进行了循环处理,并以人造礁的形式让生蚝壳重返海洋。

此举旨在阻止路易斯安纳州的海岸线逐渐消失:目前,每过100分钟,海岸线的面积就会减少一个足球场那么大。

每个工作日的清晨,一辆回收卡车穿城而过,从各家饭店回收生蚝壳。

随后,生蚝壳会被曝晒六个月直至晒干以便杀除细菌。随后,生蚝壳会被放在笼子里,种植在光秃秃的海底或是河床中,形成“保护墙”。

新的人造礁对于生蚝来说是再好不过的生长场所。

Abidou认为,对于人类来说,有了生蚝壳,“有生命的海岸线”会不断增长,形成强有力的缓冲带,减轻海浪冲击的能量,保护海岸线侵蚀。不仅如此,还能够留住沉积物,从而形成新的陆地。

路易斯安纳大学海洋协会教授Alex Kolker认为,这些益处使得人造生蚝礁越发受到欢迎,该方法也很自然地成为了传统基础设施(如水泥制成的海堤)的替代方案。

专家表示,目前能够追踪生蚝壳海岸线保护计划总里程数的全国性数据库还未建立。

Bryan DeAngelis是大自然保护协会(TNC)的一名项目协调员,他表示,有迹象表明这一技术已经成为主流。

他表示,在路易斯安纳,TNC搭建了6英里(约10公里)的保护性生蚝礁。

在纽约,约有750米种入了生蚝的防波堤也正在离岸建设之中。

去年,美国陆军工兵部队批发了全国性的许可,允许建立“有生命的海岸线”,包括生蚝礁。

新奥尔良Seaworthy餐馆的一名雇员将生蚝壳集中回收。生蚝壳回收是社区计划的一部分,旨在搭建用生蚝壳制成的防波堤。
图片来源:汤森路透基金会/Sebastien Malo

圣地

对于日常生活和日益消失的海岸线紧密相连的社区来说,如果无法保证海岸线免受潮水冲刷的影响,其危险性是不言而喻的。

当局表示,自1930年起,路易斯安纳州的海岸线减少了1800平方英里(合4700平方公里),在未来的50年中,这一数字预计将高达2250平方英里。

去年,路易斯安纳州州长宣布该州的海岸线进入“紧急状态”。州长还表示,这一问题既有自然因素,也有人为因素,如气候变化、海平面上升、地面下陷、飓风、风暴潮和洪水。

Pointe-aux-Chenes是沼泽地和坚实土地前线的一个小村庄,当地人以抓捕螃蟹、生蚝以及鱼类为生。海岸线不断受到侵蚀,当地水质也日渐恶化。

Donald Dardar是当地的一位村民,他表示,最早的印第安部落原住民早在美国建国之前就生活在这里。

在村庄外的湿地中,有一个3米高的土堆被植被覆盖。Dardar今年63岁,皮肤如同皮革一样坚韧,绿色的眼睛炯炯有神。他说,这是某种礼仪场所。

“因此我们敬重它,远离它。”

在土堆中,人们还能找到沾满灰尘的陶器碎片。然而,这一土堆目前正面临被洗刷的风险——土堆的侧面就是河口和运河。

运河是数十年之前开凿的,便利了交通。但这些年来,水路不断变宽,在短短10年内就“吞噬”了“圣地”约1/4的面积。

两年前,这位虾农决定采取行动。

他表示:“我不希望看到这段历史被冲刷殆尽。”

他决定建立一道堤坝,保护土堆。他从政府处得到了近7万美元的资助,搭建了生蚝礁。

如果进展顺利,部落的成员将在来年2月种下8400包生蚝壳,每包约重35磅。志愿者们将帮助他们把这些生蚝壳撒进河口的泥水中,形成半英里长的堤坝。

当地的科学家正在检查路易斯安纳州Athanasio湖中新建造的生蚝礁。照片摄于2016年11月18日。
图片来源:CRCL

繁文缛节

然而,事情的进展并非风平浪静。在最近的一次会议上,部落成员表达了对于繁文缛节拖延项目进展的不满。

Dardar表示:“当下,我仍然相当困扰,因为想让一切运作起来,实际进行保护,要花费太久的时间。”

Abidou表示,环境评估需要一年,相关审批仍在进行当中。

Pete Malinowski是Billion Oyster项目的负责人,该项目旨在恢复纽约海岸线周边的礁石。他表示,种植生蚝礁所必须的批准手续会减缓项目的进展。

各州规定不一,但各类倡议时常会遭遇来自官方的阻力,原因就在于生蚝一般被视为食品并受到相关的监管,而非一种全新的生态工具。

Malinowski表示:“这并不合理,生蚝并不是作为食品被投放进海中的——没有人吃它们。”

“相比于我们所能得到的批准,我们的资金、技术专家、社区支持的规模显得太大了。”

Matthew Booker是南卡罗莱纳州立大学的一名教授,他曾就此话题撰文。他表示,近几十年来,人们对于生蚝的观念已经发生转变。

他还表示,早在上世纪50年代,人们就意识到,生蚝不仅具有食用价值,还有很多独立的价值。当时,在美国,人们开始用生蚝的壳铺路,并将它们放入铁轨间隙的碎石之中。不仅如此,生蚝壳还被用来制作水泥。

Booker表示:“20世纪末期科学家们意识到:'生蚝壳能够缓冲风暴。'”

在南卡罗莱纳大学教堂山分校的海洋地理学家Antonio Rodriguez表示,他对这一问题的兴趣就源于他曾经参观过前人在校园附近所种植的生蚝礁。

他是最早一批推广保护性生蚝礁的学者,他针对这一问题进行长达7年的研究。然而,他警告称,这一措施仅仅只能拖延时间。气候变化导致海平面上升才是真正问题所在,需要更多切实的行动。

他说:“人们真正需要考虑的,恐怕是略微撤离海岸线。”

作者:Sebastien Malo,汤森路透基金会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与汤森路透基金会联合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彭永康

编辑:万鸿嘉

世界经济论坛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