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第四次工业革命及其技术进步是如何改变个人和群体的生活、工作和互动的方式的讨论层出不穷。政府、企业和民间社会组织正在努力地应对快速变化和影响,并且尝试变得更加敏捷

虽然对于决策者来说,对现有的创新有效地进行回应听起来很有挑战性,我们相信我们应该设定更高的目标:用意图、预期和目标来塑造我们的未来。我们不能局限于我们今天的治理方式,不能只对技术变革的力量做出反应。相反,我们需要积极主动地管理我们所追求的更多的或私人或公共的价值。我们必须通过设计来治理。这会带来什么呢?

在2018年12月,哥本哈根丹麦设计中心与丹麦创新基金和丹麦企业管理局合作,汇集了来自不同专业背景的100名全球利益相关者,讨论如何成功实施设计治理。与会者探讨了可能通过广泛的国际经验推进更多面向未来的治理的方法。以下是四点关键技巧。

1. 注意你的语言

实验、政策实验室、Scrum敏捷软件开发、设计竞赛……创新者和设计师们发现,这些如此令人兴奋的语言却让许多政策制定者不寒而栗。如果没有合适的叙述和框架,你不能在人身上“实验”或是把他们放进“实验室环境”里。人们不想成为小白鼠,但是他们确实想要有意义地参与政策决策。

在最大化社会利益上,我们不能操之过急。虽然设计原则地价值观上我们有着很多共识,但是我们需要使用正确的语言来保证所有利益相关者都能采用这种方法。使用“学习”而不是“实验”、“反馈循环”而不是“设计竞赛”可以促使其走得更远。我们需要关注该方法的协作性和包容性,而不是聚焦于速度。

2. 少说多做

就像英语谚语说的那样,布丁的意义在于食用,政策只有在与现实生活互动时才会变为现实。然而,事实证明,政策制定者在最终决策前,其在现实生活中对政策的分享和检验是困难的。这是有问题的,因为当我们试图解决的问题变得越来越相互依赖和复杂时,政策结果的不确定性就会增加。这也会增加采取行动的政治风险。

为政策创新创造安全空间的尝试有助于降低风险,使得失败的结果的影响下降,并使政策制定者对提出倡议感到更加自如。也许帮助政策专家们建立鼓励创造的思维方式的最佳方法在于少说多做。

3. 成为政策推动者而不是政策制定者

由于对传统上进行政策制定的机构的信任度下降,人们强烈认识到政策发展不再局限于政府或是企业(这里指的是行业规则),而越来越取决于各利益相关方的努力。这需要政策制定者改变思维模式。他们必须放开政策工作,吸纳真正的创新理念。

这需要接纳完全开发的流程和方法,其中不再有政策制定者或设计者,创新生态系统中的每个个体都积极参与这个过程,不仅作为反馈者,而是结果的共同设计师。同样重要的是,它还需要政府开辟新模式,让非政府行动者和公共采购等领域的“不寻常的质疑者”参与进来,目前这些过程和结果过于明确了。

也许小型的数字初创企业将替代现有技术公司,提出面对未来公共挑战最有力的措施,抑或是经由新型社会协作组织而非传统工业组织提出。如何将这些新玩家带入这个领域呢?

4. 揭开新兴政策工具的神秘面纱

新兴的政策工具和方法,例如监管沙盘和政策实验室,目前都受到了极大的关注,但是那些没有推动政策过程的利益相关者通常不能很好地理解这些工具和方法。通常,这些工具被简化为单纯地方法,而非促进制度变革的方式:“监管沙盘是没有规则的地方,敏捷治理意味着快速和廉价,政策实验室的创立是为了回答‘你可以为创新做些什么?’”

越来越多的新兴创新政策工具可能会让政策制定者面临被全面压制的风险,以至于核心的政策过程很大程度地遭受破坏。并且即使几乎所有的工具和方法是为了促进各利益相关方互动而设计的,但它们可能会因为促使更多的非专业人士的参与而变得更加复杂。

我们需要设计出更好的方法来赋予政策制定者权力,并且帮助利益相关者掌握新兴的敏捷治理工具,这也是世界经济论坛全球敏捷治理未来委员会正在开展的一项任务。我们的目标是提供明确的类型和决策指导,以丰富政策工作,同时避免过载。揭开工具的神秘面纱将对敏捷治理方法产生更多需求,并促使其更广泛地被使用。

作者:Christian Bason, 丹麦设计中心的首席执行官

Kris Broekaert, 世界经济论坛日内瓦办事处政府参与部负责人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胡静璇

编辑:万鸿嘉

世界经济论坛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