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们应该去哪里获得最好的最低工资保障呢?

答案是澳大利亚和卢森堡,这一数据来自德国的经济及社会科学研究所(WSI),它在购买力的基础上比较了各国的工薪水平。

该报告指出,澳大利亚的时薪相当于9.47欧元的购买力(10.78美元,74.1人民币),大约是俄罗斯的6倍(俄罗斯仅为1.64欧元,即1.87美元,12.9人民币)。欧洲国家囊括了前五名中的其他名次,而巴西、希腊和阿根廷则略低一些。

Image: 经济及社会科学研究所数据,世界经济论坛

帮助低收入工人是各国政府的主要目标,尤其是在金融危机加重了许多国家的收入不平等问题之后。最低收入为脱贫提供了途径,但是它们并非不受争议,反而常常引发激烈的政治辩论并占据头条。

最近,西班牙政府宣布,其最低工资将会在2019年上升22%,是40年以来最大幅度的年增长;而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也表示本国的工资标准将提高。即使是在有着最高的最低工资标准的澳大利亚,公平工作委员会和其他呼唤着更高工资的工会之间也在不断博弈

提高最低工资的赞成者们认为,企业有责任保证它们的工人拿到足够的报酬生存,而反对者则认为高标准的最低工资将会破坏就业并阻碍创业。今年早些时候由财政研究所(Institute for Fiscal Studies,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部门)发表的一则报告警告说,不断增长的工资标准会促使更多的岗位走向自动化。

学术研究对之的看法是好坏参半,这也引起了长久以来的问题的讨论,即最低工资标准会导致裁员和减少向员工提供的工时,同时也会损害小企业的利益以及引起价格的提升。

“30年前,大多数的经济学家支持最低工资对就业有着明显的负面影响这一观点,但如今却不再。”阿姆赫斯特的马萨诸塞大学经济学教授Arindrajit Dube在接受国NPR的采访的时候说道,“迄今为止的证据表明,美国最低工资的提高对就业的影响相当小,远小于工资的提高量。”

事实上,在发达国家,许多拿着最低工资的工人们为服务部门工作。在那里,工资的增长更容易通过更高的价格转移给消费者。因此许多公司并不介意更高的工资,因为这将降低员工流动率、减少招聘和培训支出。

即便如此,地区差异依旧存在。在美国,工资门槛因州而异,有些地区计划将最低工资标准提高到15美元每小时。城市往往是工资水平上升较快的地方,因为消费者对高价格的容忍度更高。

相关阅读

生存成本也值得注意。在过去的50年里,美国的绝对工资水平有所上升,但是工人们却因为工资上升速度赶不上通货膨胀速度而变得愈发贫穷。

工资增长赶不上通货膨胀。
Image: 美国劳工部

在研究和探索最低工资及其对就业市场的影响方面还有一段路要走。追踪这些阈值及相关工资中值与演变可以为旨在不导致明显失业增长的情况下提高最低工资提供指导,但是大多数研究人员支持社会需要更多的岗位的观点。

Dube认为:“最低工资在低工资地区的影响力更大。”对他来说,这些数据应得到密切的关注,从而定位“最佳的位置,有时候进一步提高并不是一个好主意。”

作者:Emma Charlton,资深作家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胡静璇

编辑:万鸿嘉

世界经济论坛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