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我最初提出建立一个信息管理系统已经过去30年了,今天,世界上有一半的人都在上网。我们既要庆祝我们所取得的成就,也要反思我们做得不够的地方。

网络已成为公共广场、图书馆、医生办公室、商店、学校、设计工作室、办公室、电影院、银行等多种形态的事物。当然,随着每一个新功能、每一个新网站的出现,在线用户和非在线用户之间的鸿沟将会越来越大,因此,让所有人都能上网变得更加迫切。

尽管网络让边缘化的群体有机会发出自己的声音、让我们的日常生活变得更轻松,但它也为骗子创造了机会,让那些散播仇恨的人得以发声,让各种犯罪行为更容易发生。

网络被滥用的报道层出不穷,很多人因此而感到害怕——不知道网络是否真的是一股向善的力量,这是可以理解的。考虑到网络在过去30年里带来的剧变,如果认为我们所知道的网络在接下来的30年内无法改变,这将是失败主义和没有想象力的论调。

如果我们现在放弃建设一个更好的网络,那么网络也就不会让我们失望。但我们将辜负网络的力量。

要解决任何问题,我们必须清楚地勾画并理解它。我认为,影响当今网络的三大功能失调原因是:

1. 故意及恶意,如国家支持的黑客攻击、犯罪行为和网络骚扰。

2. 系统设计会产生不正当的激励,牺牲用户价值,例如:基于广告的收入模式会从商业角度鼓励点击诱饵和虚假信息的病毒式传播。

3. 善意设计带来的意想不到的负面后果,例如:愤怒、两极分化的语气以及网上对话的质量。

虽然第一类原因不可能完全根除,但我们可以制定法律和编写代码来最大程度消除这种行为,就像我们一直在线下所做的那样。第二类原因要求我们,改变奖励机制以重新设计系统。最后一类原因要求研究人员了解现有系统,并为可能出现的新系统建模,或对现有系统进行调整。

你不能只把责任归咎于某个政府、某个社交网络或人类精神。简单粗暴的叙述可能会耗尽我们的精力,因为我们只追逐这些问题的症状,而不是关注它们的症结所在。要想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必须携手共进,构建一个全球网络社区。

在关键时刻,我们的先辈们挺身而出,共同努力创造更加美好的未来。通过《世界人权宣言》,不同的人民群体能够就基本原则达成一致。通过《海洋法》和《外层空间条约》,我们为共同利益保留了新的疆域。现在,随着网络重塑我们的世界,我们也有责任确保网络被视为一项人权,并为公众利益服务。这就是为什么网络基金会正在与政府、企业和公民合作,构建一个新的网络契约

这份契约是在里斯本网络峰会上发布的,与会者一致认为,我们需要建立明确的规范、法律和标准来支撑网络。支持该契约的人赞同它的起始原则,我们正在共同努力,在每个领域做出具体承诺。没有任何一个群体能够凭借一己之力做到这件事,所有意见都将受到重视。政府、企业和公民都在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我们的目标是在今年晚些时候取得成果。

政府必须为数字时代诠释法律法规。它们必须确保市场保持竞争、创新和开放。它们有责任保护人们在网上的权利和自由。我们需要政府内部有开放网络的捍卫者——当私营部门的利益威胁到公共利益时,公务员和民选将采取行动,并站出来保护开放网络。

企业必须做得更多,以确保它们追求短期利润的行为不会以牺牲人权、民主、科学事实或公共安全为代价。平台和产品的设计必须充分考虑到隐私、多元化和安全性。今年,我们看到一些科技员工站出来,要求更好的商业实践。我们需要鼓励这种精神。

最重要的是,公民必须要让企业和政府对他们所做的承诺负责,并要求它们承认“互联网是一个以公民为核心的全球社区”。如果我们不选举那些捍卫自由和开放网络的政客,如果我们不尽自己的努力培养具有建设意义的健康网上对话,如果我们继续在不要求我们的数据权利得到尊重的前提下,点击“同意”,我们就相当于放弃了我们的诉求和责任,即:确保这些问题成为我们政府的优先事项。

相关阅读:

为网络而战是我们这个时代最重要的使命之一。今天,世界上有一半的人在上网。确保另一半人也能上网——这个目标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迫切。每个人都要为推动平等、机遇和创造力的网络做出应有的贡献。

网络契约不应该是一个快速修复的列表,而是一个过程——标志着我们如何理解我们与在线社区关系的转变。它必须足够清晰,能够充当前进道路上的指明灯,但又必须足够灵活,可以适应技术快速变化的步伐。在这一过程中,数字世界从初级阶段发展到更成熟、更负责任、更包容的未来阶段。

网络是为每个人服务的,我们共同拥有改变它的力量。这并不容易。但是,如果少一点白日梦,多一点实际工作,我们终将得到我们想要的网络世界。

这封信最初发表于 webfoundation.org

作者:蒂姆·伯纳斯-李,万维网联盟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编辑:万鸿嘉

世界经济论坛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