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斯卡奖获得者是……”

第91届奥斯卡颁奖典礼已经在上周举行,这一年是至少十年来女性领导力最强的一年,他们的成就定会被铭记。

根据安纳伯格包容性倡议,在2018年票房最高的100部好莱坞电影中,有40部是由女性领导或联合领导来推动故事情节的——这是自2007年开始监测电影多样性以来的最高数字。

图片来源:USC Annenberg

相比前几年,年纪大一点的女性更具代表性了——其中有11个女性领导者年龄超过45岁。传统上缺乏代表性的少数民族(包括男性和女性)的人数也比前几年更多了。

快速浏览一下最佳女演员奖的提名者,就可以了解到角色的多样性。其中三位女演员的年龄是45岁及以上:格伦·克洛斯(《贤妻》) 71岁;梅丽莎·麦卡西(《你能原谅我吗?》)48岁;英国的奥利维娅(《宠儿》)刚满45岁。同时还有墨西哥本土女演员雅利扎·阿巴里西奥,凭借其在《罗马》中的初次亮相而被提名;还有歌手Lady Gaga,因倡导LGBT的权利而闻名,凭借在《一个明星的诞生》中的精彩表现而被提名。

大预算的大片也表现出更强的多样性。《黑豹》启用以非洲裔美国演员为主的演员阵容,还有露皮塔·尼永奥和达娜·贾克赛·古瑞拉等重量级女性角色, 成为今年票房最高的电影《妈妈咪呀2》由阿曼达·塞弗里德、莉莉·詹姆斯和梅丽尔·斯特里普主演,获得了全球观众的喜爱。还有由杨紫琼和吴恬敏主演的浪漫喜剧《摘金奇缘》是亚洲演员能够在好莱坞出演主角的难得的机会

然而,大银幕上的女性形象越来越好却掩盖了电影业更大的一个问题。2019年之前,该行业十年来在多样性和包容性方面都没有显著改善。女性的收入仍然远远低于男性:斯嘉丽·约翰逊是全球收入最高的女演员,其收入为4050万美元,但这仅仅是巨石强森收入的一小部分。强森的收入为1.24亿美元,是收入最高的男明星。

在镜头后,女性仍然很难找到好工作。凭借《拆弹部队》,凯瑟琳·毕格罗依旧是获得奥斯卡最佳导演奖的唯一一位女性,而今年该奖项的提名者全是男性导演

图片来源:Statista

由女性制作的电影所获得的投资也比男性制作的电影少,但有证据显示,实际上女性电影制片人能提供更好的投资回报。这对女性主演者来说也是如此:女性主演或联合主演的影片票房高于没有女性主演的电影。事实上,自2012年以来票房超过10亿美元的电影都没有通过所谓的贝克戴尔测试,即电影中必须出现至少2名有名字的女演员,这些女演员之间必须有对话,对话主题不能涉及男性。如果贝克戴尔测试看起来很容易通过,那值得关注的是:40%的电影没有通过测试,包括《指环王》三部曲、《星球大战》第一部以及大部分皮克斯电影等大片。

好莱坞正反映着女性在许多行业所面临的形势。世界经济论坛的全球性别差距报告显示,对于相类似的工作,女性的报酬往往低于男性,而且在高级职位之列的女性非常少。但在大银幕上描绘的女性并不仅仅能反映社会现象,还能影响、挑战或增强文化刻板印象。

尽管如此,现在仍有取得进展的迹象。最赚钱的电影类型——超级英雄电影——开始探索一项未开发的需求,包括2017年的神奇女侠和即将上映的惊奇队长等大片。最新的星球大战三部曲的主角Jedi是一个女人,而迪士尼即将推出的以姐妹安娜和艾尔莎为主演的《冰雪奇缘2》预告片在仅仅24小时之内的观看量创新高,达1.16亿次

相关阅读

女性也开始在中国电影业、印度利润丰厚的宝莱坞市场以及尼日利亚的诺莱坞电影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在幕后,像#RememberTheLadies这样的运动是为更多的女性导演而设计的。而且弗朗西斯·麦克多蒙德在2018年奥斯卡颁奖辞中强调了“inclusion rider”,即演员在签合同时可以坚持要求该电影的演员阵容和剧组人员能够代表不同的社会群体。

或许艾玛·沃特森道出了最终结果,她是Time’s Up行动的倡导者,在《哈利波特》电影中饰演的赫敏·格兰杰一角激励了一代人,并出演了有史以来票房最高的电影之一,美女与野兽

“我们只有通过跨职业和跨国界的团结变革力量才能实现性别平等,”她在社交平台instagram中写道,“性别平等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到目前为止所取得的成就让我对创造更公平的未来非常乐观。2018年仅仅是个开始。”

图片来源:Instagram

作者:Alex Thornton,Formative Content资深作家。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张丽莉

编辑:万鸿嘉

世界经济论坛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