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你习惯早起工作,或是忘我工作直至深夜,我们的睡眠习惯都取决于所谓的“生物钟”。生物钟会控制人的昼夜节律,存在于人体的几乎每一个细胞之中。生物钟能够控制我们在一天24小时中何时感到疲惫、何时保持清醒。然而,最近的研究表明,生物钟对我们的影响远远超出人们此前所想。实际上,生物钟还会影响到我们在应对各项任务时的生理、心理状况。

控制人体昼夜节律的部位是脑部的视交叉上核,该部位能够侦测到光亮。当人处于黑暗之中时,眼部细胞就会向视交叉上核传递信号,后者随即就会释放褪黑激素,使人感到疲惫。

睡眠习惯是决定生物钟如何影响日常行为的另一个重要因素。例如,习惯早起的人在早上最为活跃,但到了傍晚或是晚上的时候就会感觉到疲惫;“夜猫子”则会在早上感到疲惫,但到了晚上却精神百倍。

这些个体差异还会体现在以24小时为周期的各种生理、行为以及遗传节律之中。例如,睡眠习惯还会决定释放褪黑激素的时间段。对于习惯早起的人来说,褪黑激素一般在傍晚6时释放;这样,他们就会在晚上9-10时感到疲惫;对于习惯夜间工作的人来说,褪黑激素一般在晚上10时或11时释放,甚至更晚。这样一来,他们在凌晨2-3时才会感觉疲惫。

基因会决定人体的生物钟类型,但后者同样在很大程度上受日常作息和生活习惯的影响。不仅如此,在不同阶段,生物钟还会发生改变。一般来说,人在出生后的前10年里会习惯早起;在青春期阶段和20多岁的时候,会向“夜猫子”转变。然而,到了60岁,睡眠模式可能会恢复到与10岁相同。实际上,尽管不同年龄段的差别,影响睡眠习惯的因素也因人而异。

表现峰值与生物钟

我们的研究邀请了56位健康的实验者来完成一系列认知任务。我们会计算反应时间以及受试者计划、处理信息的能力;此外,研究还包含了一项体能测试,主要考察最大握力。整个实验将会在早上8点至晚上8点的三个不同时间段分别完成,以此考察个体在一天的不同阶段的表现。研究结果显示,睡眠习惯不相同的人,表现峰值也大相径庭。

习惯早起的人在日间表现最好:认知任务的表现峰值出现在早上8点,最大握力出现在下午2点,整体表现比习惯熬夜的人在同一时段高出7-8%。相反,习惯熬夜的人的两项峰值都出现在晚上8点。对于握力而言,习惯熬夜的人的表现尤其突出:在晚上,他们的表现比习惯早起的人高出3.7%。

Image: Springer Open

表现峰值还和受测时距离起床的小时数有关。习惯早起的人的认知任务峰值一般出现在立即起床之后,握力峰值出现在起床后7小时。对于习惯熬夜的人来说,起床后12小时两项测试均会达到峰值。

对于运动员来说,这些表现上的差异十分重要——因为片刻的差别往往就能决定比赛的胜负。在2016年奥运会上,男子100米决赛最后一名的运动员只要再跑快0.25秒,就能击败博尔特,成为奥运冠军。

了解生物钟也许能够帮助你赢下比赛。
Image: Shahjehan/ Shutterstock

我们此前的研究发现,睡眠习惯会对运动员在参加个人以及团体项目时的峰值表现产生影响。

新的研究表明,相比起早起者,熬夜者在早上会更加困倦,使得反应速度降低8.4%。不仅如此,他们还会比早起者更加虚弱(最大握力相较于早起者低7.4%)。

习惯熬夜的人在一天24小时中的表现差距较大,这说明相对于习惯早起的人来说,他们对时间更加敏感。例如,习惯熬夜的人早上8点与一个习惯早起的人进行比赛,其差距要比二者在晚上8点比赛更大。

相关阅读

不仅如此,其他因素也会影响人的表现。以旅游为例:跨时区旅游会使得生物钟失准,需要进行调节。经常改变睡眠习惯的人还可能会遭遇“社会时差综合征”,可能会对各种表现产生负面影响。

运动员能否取得成功,差距只在毫厘之间。因此,能否准确地理解身体机能的峰值将会决定运动员是获得金牌,还是位居最后一名。我们的研究表明,综合来说,习惯早起的人在日间的表现更好,而熬夜者则在晚上表现更好。

了解生物钟对我们的影响,对我们的日常生活也具有意义。我们可以在工作中获得最大的生产力,在学校中获得最好的学术表现

我们社会的典型结构更加偏好习惯早起的人。而在典型的工作日制度下,熬夜者恐怕无法一直遵循他们所偏好的睡眠习惯。也许,我们应该试着变得更灵活一些。

作者:Elise Facer-Childs,伯明翰大学研究员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与The Conversation联合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彭永康

编辑:万鸿嘉

世界经济论坛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