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者认为,人类整晚睡眠的习惯,仅仅是从几百年前开始养成的。

已经是凌晨两点了,但她仍然醒着。被问及是否一切正常,她回答道:“是的。”问及为何无法入睡,她答道:“我不知道。”牛津大学神经科学家Russell Foster认为,她的这种行为实际上“回归到了过去的二段式睡眠模式之中。”研究表明,在过去,人类的睡眠被分为两个部分,而中间的时间段人们则保持清醒。

A. Roger Ekirch是弗吉尼亚理工大学的一名历史学家。2005年,他在《一天的结束:过去的夜晚》一书中介绍了人类过去分段式的睡眠模式。在20世纪之前,很少有人对人类的睡眠进行直接的科学研究。因此,Ekrich花费了几年的时间,从早期的文学作品、庭审记录、日记以及医疗记录中寻找有关人类睡眠的只言片语。他的研究甚至追溯到了荷马史诗的《奥德赛》。在研究中,他发现了超过500条记录,表明人类有“第一次”和“第二次”睡眠。Ekirch接受BBC采访时表示:“重点其实并不在于我发现了多少条记录。而在于过去的人类命名它们的方式——他们似乎觉得这是众所周知的道理。”

“他清楚地知道这一切——即便处于从第一次睡眠醒来之时就感受到的惶恐之中。他快速地推开窗,想要凭借某种物质的存在把这种惶恐驱赶走,赶出这个房间。这个房间就象是整场梦的见证者一样——尽管它并不是。”

——查尔斯·狄更斯,《巴纳比·拉奇》,1840年

同样地,在英格兰民谣Old Robin of Portingale中,也有关于通过睡眠来应对抑郁症的描述:

“第一次醒来时/喝上一杯热饮/第二次醒来时/悲伤无所踪影”

直到20世纪,在中美洲、巴西的人们仍然采用两段式的睡眠方式——尼日利亚的人们至今亦是如此。

一分为二的夜晚

分段式睡眠,或者叫做碎片式睡眠、二段式睡眠模式具有以下特征:


  • 第一次睡眠(又叫“沉睡”)大约从黄昏开始,持续3-4个小时;
  • 人们在约午夜时醒来,进行活动,直到数小时后再次入睡。这段活动的时间被称作“守望”。人们通常会祈祷、劈柴、与邻居社交,或是过夫妻生活。乔叟的《坎特伯雷故事集》中有一段1500字左右的描述,提到了社会阶层较低的家庭通常会有更多的孩子,因为他们把夜间醒来的时间都用在生孩子上了。实际上,很多医生都会建议利用这一段时间进行“造人活动”。Ekirch找到了16世纪一位法国医生的相关记录,记录中提到怀孕的最佳时机并不是第一次睡眠之前,而是经过了充分休息的第一次醒来之后——这样,人们可以更加“享受”这一过程,双方也都会“做得更好”。
  • 在进行完活动之后,人们又会开始第二次睡眠(又叫“晨睡”),通常持续到早上。

相关阅读:

何时弃用,为何弃用?

人类有三分之一的时间在睡眠中度过,Ekirch也提到过,很多文本都能够证明人类在数千年的时间中一直维持着这样的睡眠模式。那么,为何我们对于早期人类的睡眠规律所知甚少呢?其原因可能在于,人们不得不在半夜起床,给壁炉加柴火。

Craig Koslofsky在他的《夜晚帝国》一书中提到,在18世纪之前,在凌晨吵醒整个家庭是很不体面的,因此人们会在“守望”时间中完成所有的夜间活动。随着现代照明科技的发展,人们可以在夜间进行的活动大大增加,最终使得人们精疲力竭。夜间不睡觉,而白天打瞌睡的人,会被认为是“放纵自己”,正如Ekirch在1825年的一本医学周刊中发现的、给父母的建议中提到的那样:“如果没有特殊的疾病或是事故,除了第一次睡眠,不应当有额外的休息。否则人们就会在应当睡觉的时候自动醒来,并在不应当睡觉的时候竖起耳朵打盹——人们会认为这样的行为是无节制、有损信誉的表现。”随着工业化的到来,人们对于“效率”有了更高的要求;而两次睡眠之间的间隔,则成为了毫无意义的、对睡眠的打扰——而睡眠是至关重要的。

失眠的出现

有趣的是,就在二段式睡眠模式日益式微的同时,有关失眠的记载渐渐出现了。Foster和其他很多人都在思考,失眠到底是不是人类对于连续睡眠的生理反应。睡眠心理学家Gregg Jacobs在接受BBC采访时表示:“对于演化的绝大多数阶段来说,我们始终坚持一种睡眠模式。半夜醒来是正常的人类生理活动。”他还提到,人们常常忽略这样一个事实,即两次睡眠中的活动时间通常会被用来冥想、反思。他说:“如今,我们不会在这些事情上花费太多时间。实际上,在现代生活中,越来越多的人会感到焦虑、压力、抑郁,沉溺于酒精和药物。这并不是巧合。”或许,我们不会在40岁的时候死亡,也正是出于这一原因——这的确不是巧合。

1990年,研究者们进行了一项实验。受试者连续一个月、每天身处黑暗的环境中10个小时。他们的睡眠模式渐渐变成了二段式睡眠。因此,也许这正是我们最原初的睡眠模式。但这种睡眠模式是最健康的吗?

科学给出答案

并不是所有人都只通过整夜睡眠来休息的。午睡在很多地方都很很流行,也有“天赋异禀”的人仅仅打个盹就能满足一天的休息需要。很多人别无选择,只能利用碎片化的时间休息,比如需要照顾婴儿的父母,或是换班制的劳动者。

然而,休斯顿圣卢克圣公会医院睡眠专家Timothy A. Connolly在接受《每日健康》采访时表示:“研究表明,能够连续睡眠7-8个小时的成年人的寿命更长。”有些人睡6个小时就足够,有些人需要10个小时,但关键在于睡眠的连续性。他还表示,睡眠被打断会影响到人体的每一个细胞、每一条血管、每一个器官;并且,患上中风、心脏病等疾病的几率也会上升,还有可能导致过度肥胖、情绪失调。

现代科学得出的结论是高度一致的:连续、长时间地睡眠,能够让你生活得更加健康——即使这并不是人类天然的睡眠模式。

作者:Robby Berman,Big Think特约撰稿人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与Big Think联合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彭永康

责编:万鸿嘉

世界经济论坛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