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男女两性在劳动力市场的参与情况有所改善,但仍存在巨大差异。例如,没有一个发达经济体或中等收入国家成功将劳动力市场的性别差异缩小至7%以下。

男女之间不公平的竞争环境阻碍了生产力和发展速度,从而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损失。近日,由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员工展开的一项研究发现,相较于以往的研究结果,考虑到税收扭曲、歧视以及其他社会文化因素的影响,阻碍女性进入劳动力市场所要付出的代价更高,而性别差异缩小后所带来的好处甚至比过去预想的要更多。因此,政策制定者应该集中精力,抓紧时间为女性扫清进入劳动力市场的障碍。

性别多样性十分重要

我们基于观察进行分析,得出男性与女性可以丰富工作相关的技能和观点,包括对风险及合作的不同见解,该结果也得到了大量微观经济证据的支撑。不仅如此,研究还发现,董事会的男女比例越均衡,企业的财务状况越良好。

令人惊讶的是,过往的研究都没有考虑过这种微观证据所产生的宏观经济影响。

在标准的教科书式分析中,劳动力指的是男女劳动人口的总和。使用该分析模型时,将女性替代男性后不会对劳动力总数产生任何影响,因此,劳动力市场是否存在性别多样性无关紧要:男女劳动人口被视为可完美替代的资源。

性别差异缩小后所带来的好处甚至比过去预想的要更多。

但我们通过宏观经济、部门及企业层面收集的数据表明,在生产过程中,男女之间存在互补关系,因此女性就业率的增长将带来额外的好处。换句话说,相比男性劳动力的增加,女性劳动力的增加所产生的经济效益更大(用经济学家的术语来说,这一现象反映了男女两性在生产过程中的替代弹性较小)。

缩小性别差异的主要好处

这一发现意义重大。

发展动力更强劲:由于女性为工作场所带来了新技能,因此(通过减少女性参与劳动力市场的障碍而让)她们进入劳动力市场后,对生产力和发展速度的增幅比以往想象的更大。事实上,我们进行的校准工作表明,对于在性别平等方面排名处于后半段的抽样国家而言,缩小性别差异能帮助这些国家的GDP平均提升35%。其中,80%的增长量来源于劳动力的增加,还有20%的增长量则完全是因为生产力性别多样性的加强才得以实现。

生产力更高:随着时间的推移,劳动力市场的性别差异越来越小,我们在解释这些情况下的过往数据时,常常夸大了效率提升(或全要素生产率增益)对生产力提高的贡献。实际上,生产力提高的部分原因是由于女性在劳动力市场中的参与度越来越高。

男性收入更高:研究结果表明,女性在劳动力市场的参与度越高,生产力就越高,男性的工资也就越高。这一点十分重要,因为男性收入的增加将让公众更愿意加大对女性就业的支持力度,让女性也有机会获得体面的工作。

相关阅读

在发展道路上,减少性别障碍将带来更多回报:经济发展推动了服务业的崛起,也让更多女性进入了劳动力市场。但调查分析表明,女性的就业障碍减缓了这一过程的发展。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女性面临着不同的障碍,并且,世界上某些地区的女性面临的就业障碍极大,相当于对就业女性收取多达50%的税率。即使女性进入劳动力市场时“家庭生产”将有所减少,但(考虑到消费和休闲时间,)阻碍女性就业所造成的福利损失也很大。例如,我们发现中东和北非地区以及南亚国家的福利成本超过了国家发展成本的20%。

获益

我们虽然没有缩小性别差异的灵丹妙药,但可以采取一些政策来缓解这一情况。这包括制定法律,确保女性拥有平等的财产权和信贷获得权;改革税收(例如,通过用个人税收取代家庭税以及提供税额抵免),激励低收入者进入劳动力市场;解决教育和医疗卫生方面的性别不平等问题,包括将公共财政覆盖产假和陪产假、扩大儿童保育和老年人护理等,从而提高女性在劳动力市场的参与度;改善交通、电力和水利基础设施的使用权,也有助于提高女性在劳动力市场的参与度。

纵观全局

上述这些问题都不是新近出现的,但却重新让我们产生了一丝紧迫感。多年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一直处于政策分析的最前沿,向公众强调经济不平等的代价,提供潜在的补救措施。我们深知,男女之间不公平的竞争环境会产生巨大的经济代价,并且可能会阻碍各国经济的健康发展。现在,我们发现这一代价甚至比预想的还要大。纵观全局,性别平等比过去更加重要,而这一情况也已变得更加引人注目。

作者:

Christine Lagarde,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

Jonathan D. Ostry,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研究部副主任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博客联合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责编:万鸿嘉

世界经济论坛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