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将因其看似永不间断的地缘政治争端而被载入史册。对于许多决策者来说,新年的临近给了他们暂时喘息的机会——让他们能理清头绪,预估在新一年将面临的最严峻的挑战。

在急速变化的战略联盟与嘈杂的舆论之中,到底什么才是亟待解决的核心问题?归根结底,尽管问题的表现形式各不相同,但大多数国家需要完成的实则是同样的三重挑战。

许多国家面临的第一重挑战是:让整体经济进步与生活水平提高重新结合起来。二十年前,如果经济增长,那么多数人的生活水平势必提高,这是一条基本原则。持续不断的经济增长不仅对多数社会来说至关重要,还有助于扩大全球的中产阶级

但如今,特别是在发达经济体中,人们的信心却在逐渐下降:越来越多的人不相信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提高会让普通家庭的生活更美好。许多人认为,经济进步所带来的收益过于集中在精英阶层——即社会的前10%甚至前0.01%,而不断发展的自动化技术只会让普通工人更加没有安全感。

即便是在传统高收入经济体中,让经济增长与社会进步重新结合起来也十分必要,美国就是一个鲜明例证:近日,美国发现,虽然国内平均收入仍在缓慢增长,但国内平均预期寿命已连续两年呈下降趋势

目前,已有证据表明,英国以及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也出现了类似的问题。在加拿大,总体而言,即便将公共资金转移的增加考虑在内,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加拿大税后收入中值年增长不超过0.6%。许多社会应当“重新布线”,以确保经济的整体进步能更直接地改善普通百姓的生活状况。

第二重挑战是:让经济进步与环境退化脱钩。简而言之,每一个新的经济收益点仍然对应着一个环境破坏点,而气候变化是其中最严峻的问题之一。

全世界数十亿人都渴望有更高的收入,但世界在进一步繁荣富裕的同时,必须伴随碳排放强度的降低。世界需要在30年内将每单位GDP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减少约90%。每个国家都需要证明,其国内经济轨迹攀升的同时,排放趋势正在迅速下降。

其他环境问题也急需脱钩。例如,全球超过90%的人生活在空气污染之中,空气污染每年会造成400多万人死亡。由于越来越多人日益复杂的饮食习惯,化肥与粪便径流使得全球各地的海洋中形成了500个无氧“死区”

日益普及的捕捞技术正在耗尽公海最深处、最偏远地区的捕鱼业,造成海洋生物大规模灭绝的风险少数河流(大部分位于快速增长的经济体)每年有超过100万吨的塑料废物流入海洋。我们的星球根本无法承受当前这种发展模式。

第三重挑战是:摒弃边缘化,不落下任何国家。我将此称作“世界耦合”——促进社会进步应当是我们的共同职责。

在每个社区,都有部分群体由于其某些特征而被边缘化——也许是性别、种族、民族、本土地位、阶级、宗教信仰、残疾、性取向、语言、地理、年龄或是其他方面——他们对此感到厌倦。所有人都需要积极促进社会进步。我们不能满足于社会的“平均成功”,而应当让每个个体都能成功。

当然,这三重挑战只是概述了需要解决的问题,如何用最好的方式解决它们还有待讨论。后者才是重中之重。在如今这个舆论叫嚣不停的时代,一个简单的“RE-DE-WE”测试就能为公众舆论指引方向,防止舆论过于偏激。

社会领导人也应当遵守类似的准则。任何妄图在独腿凳、双腿凳上站稳的人,最终都会因不平衡而跌倒,因此,我们必须同等重视这三重挑战。自2019年起,上述三重挑战将是每个社会保证长期稳定与成功的基础。

作者:John McArthur,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张欣蕾

责编:万鸿嘉

世界经济论坛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