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华为公司去年组织的电信会议上,我曾经推荐一些高级主管人员去在饱和的市场中寻求增长机会——市场中有10亿新增用户需要电信服务。之后,我给他们看了一张奶牛的图片

大家拿出智能手机记录我做的展示,有些人窃笑,也许他们认为我在开玩笑。但实际上我是十分严肃的。

中国的奶农们已经让自己的奶牛们接入互联网之中:他们给奶牛佩戴设置有无线传感装置的项圈,收集奶牛的生物数据,如体温、心率等。这些数据可以用来提高牛奶产量。每头牛每年能为奶农带来额外的420美元,年利润提升高达50%。

对于中国的奶农们来说,更多的数据就意味着更多的财富。然而,不管是在奶制品生产还是脑外科手术里,信息越多,越能帮助我们进行决策。这也正解释了为何我们电信行业的从业者始终相信,如果我们能够重塑数字互联互通的图景,我们的世界就能变得更好。

把更多的“物”纳入互联网之中,能够有助于提高效率、增加产量、减少浪费并促进经济增长。麦肯锡全球研究所的研究表明,如果物联网能够实现互联网全覆盖,那么截止2025年,这一产业将为全球经济贡献超过11万亿美元。然而,想要实现这一切,数据传输、数据管理的方式就需要改进。

图片来源:麦肯锡公司

如今,我们搭建起了宽带网络服务大众,人们因此得以拨打电话、视频聊天、网上冲浪,或是玩网络游戏。尽管这些应用十分重要,但仍然只是网络作用的冰山一角。

互联网还可以在更多的场景中将事物连接在一起。例如,联网的轮船集装箱在横跨海洋时需要更广的无线网络范围,但网络的响应速度并不一定要很快;对于VR头戴设备来说,恰恰相反——VR设备出现延迟的情况必须极少,从而给用户带来沉浸式的体验。到2025年之前,将会有1000亿台互联设备。想要最大化互联互通的益处,我们就需要优化网络,使得联网设备运行更加顺畅,给人们带来更好的使用体验。

首先,要确保互联网拥有足够的带宽,能够处理高清视频等应用。很快,绝大多数用户都将会以此种形式观看视频。突出的难题在于如何能够保持工业摄像系统的更新换代。工业摄像正日渐成为现代生产业中的重要一环。例如,芯片生产商会利用机器视觉技术,检查集成电路上的微小缺陷。这一过程需要极高的分辨率。为了传递数据,工业摄像机所需要的带宽高达10GB/秒,而一个工厂通常会有1000台摄像机同时运作。

相关阅读:

其次,考虑到人的感知能力,今天的互联网能够容许极高的延迟。例如,打电话时,50毫秒的延迟几乎无法被人类的大脑所感知到。另一方面,电网则需要20毫秒甚至更少的延迟;对于互联电网、智能机器人以及其他机械设备来说,下一代的互联网需要变得更快,承载能力更强。

第三,未来的互联网需要拥有自动化、自我优化及自我修复的能力。人工智能的出现,使得部分基本的互联网功能可以由自动控制系统来完成——仅仅从经济方面考虑,此举也十分有必要。试想,如果有一天物联网能够支持火车与火车、汽车与汽车之间,乃至工厂和医院之间无数的互联互通,运营成本将会飙升——除非维护互联网能够实现自动化,仅仅需要极少的人力。

最后,想要让物联网进入我们的日常生活,政策制定者需要支持传输速度更快、传输数据量更大的高级互联网的发展。具体来说,无线频谱(一种空中电波,能够在设备之间无形地传播数据)将成为很多数字服务的基础。然而频谱就如同水和石油,是有限的资源。大多数国家都需要为无线通讯腾出更多的频段,将可使用的无线频段的数量增加50%-100%。

每一个行业的每一个业务都能够从这些技术进步中受益。新的互联互通能够为企业家、社会、经济体带来价值,帮助人们更好地管理资产,并在充分掌握信息后制定决策。然而,想要实现这一切,我们必须重新审视互联网和商业模型的相互影响。说到底,世界深度互联,万物都是潜在的客户。

作者:胡厚崑,中国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副董事长兼轮值董事长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博客与《世界报业辛迪加》联合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彭永康

责编:万鸿嘉

世界经济论坛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