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心理健康危机已迫在眉睫。虽然癌症和心脏疾病——史上致死率最高的两大疾病——的治疗方法已有所改进,但美国人的预期寿命仍在在缩短。此外,在过去两个报告年度内,自杀和过量吸食毒品等意外伤害的死亡人数也有所上升。

在12月即将发布的报告中,我们推测,平均预期寿命或将进一步缩短。如果真的如此,那么这将是一个多世纪以来,美国预期寿命首次遭遇三连降。

图片来源:经济学人

10月10日是世界精神卫生日,那时我不禁思考,为什么美国会面临如此可怕的难题?答案很简单:我们把心理健康疾病和生理健康疾病分开治疗,对心理治疗的重视度也不够。然而,在定价过高、受压过重的医保体系中,几乎每个有关心理健康的挑战都已出现过多次。如果不能同时对另一个体系进行研究,那我们将无法修复现有的故障体系。

好在,如果我们能够立刻停止同时运行两个医疗系统,那就有可能逆转预期寿命的下降趋势,甚至还能迎来一波上涨。实际上,想要预防、治疗心理疾病,医生也需要进行一系列医疗干预和行为变化。因此,如果心理健康能够融入初级医疗体制之中的话,那我们就能像治疗吸烟、糖尿病和哮喘那样治疗心理疾病了。

心理健康治疗的医保覆盖范围划分是可负担健保法案等国家和联邦法律的重要研究领域,也是预期寿命危机的必要解决方案,虽然并不完备。想要长期改善美国人的健康状况,我们必须打破心理医保方面的现状——“分开治疗、厚此薄彼”。

心理和生理联系

有些人建议称,增加精神病医生和心理学家人才储备量能够解决美国的心理健康挑战。联邦政府指出,约1.24亿人——近四成美国人——都生活在缺少心理健康专家的区域。在美国,逾六成郡里,一名精神病医生也没有。

这些数据表明,美国应当拓展医学院的心理健康治疗训练,并在服务水平低下的区域打造相关项目,以供专家实践。不过,我们不能止步于此,必须更进一步。

更加整合的医保体系是什么样的?首先,我们应当重新定义初级医疗。有了正确的激励和工作流,初级保健医生不仅会建议患者戒烟,还将提供基础心理健康咨询服务、探查患者是否具有自杀倾向等。

既然护士可以坚持跟进患者,保证他们接受结肠镜检查,他们也能确保患者进行规定的心理咨询治疗。既然地方药店可以提供疫苗接种,也可以提供“心理健康检查”。

就像为准妈妈开设分娩课、安排医院参观一样,医院也可以投资建立产后抑郁症预防项目的对等体组。同样地,医生也可以效仿慢性病的一线治疗方法,在心理疾病治疗的实践中加入认知行为疗法和物理疗法,而非局限于鸦片。

相关阅读:

数字化可能性

近期,数字健康解决方案取得了诸多进展,并为人们提供了特定的保健服务,如心理健康治疗。因此,人们已着手考虑该方案的使用时间和地点。英国NHS(国民医疗服务制度)联手人工智能公司Babylon,旨在提供“数字化优先的初级医疗”。在该体系下,NHS成员可以随时获取健康信息,以及是否需要、应在何地获取医疗保健。这项科技克服了心理保健方面的传统障碍,如获取渠道、社会标记方式等,可以直接配合心理健康检查和基本治疗方法。

美国移动健康监测公司Livongo则通过数字化手段,向糖尿病患者提供连续、非强制性的保障。在一款简单的手机应用程序的帮助下,糖尿病患者可以获取实时健康数据,以及高质量临床服务支持的数字化指导。除此以外,在治疗、管理心理健康状况方面,我们还有很多类似的方案。

AbleTo、Ginger.io等远程医疗提供方利用手机虚拟治疗的方式解决了获取渠道问题,而Mindstrong Health等公司则更进一步,让咨询师在实时数据的基础上通过手机直接连线患者。Annum Health等创新企业结合了虚拟治疗、指导和药物治疗的方式,打造了另一种针对药物滥用的恢复中心。

不过,想要大范围推广这类数字工具,我们必须像报销家庭医师、胰岛素处方那样处理数字工具的成本。当下,很多最为创新、最具潜力的心理健康治疗方案还只是前瞻性雇主提供的特别福利,或是健康计划的“试点”安排。这一切都需要有所改变。

推动整合医保走向现实

想要打造一个完全整合的医保系统,政府、保险公司、雇主必须创造出正确的激励。据报道,逾四成美国人都感到孤独。研究显示,7年内,孤独患者的死亡概率比常人高出30%。然而,医疗健康结果几乎从来没有考虑过“孤独率”的影响。

管理医保和医助服务的CMS(美国医保与医助服务中心)必须将初级医疗提供方的补偿和孤独程度的减少联系起来,正如医院支出的增高和院内获得性感染率的下降一样。如果这样做的话,医疗体系的领导人物便会很快关注心理健康问题。

1965年,42%的美国成年人吸烟。当今,这一比率已降至15%。我们是如何做到的?这是因为,我们承认吸烟会缩短寿命,并将其放在公共医疗卫生领域的重要位置。我们不仅提供了新型保险折扣等奖励,还为防止人们在办公室等公共区域吸烟实施了税收、诉讼甚至新的法律。在这种安排下,医疗体系中的每个人都有改变的动机。

面对同样减寿的心理健康疾病,我们就无法逆转这种迫在眉睫的局势吗?绝不可能!

作者:Sam Glick,奥纬咨询健康与生命科学合伙人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叶枫

责编:万鸿嘉

世界经济论坛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