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来源:世界经济论坛地缘战略平台

2017年共进行了63项和平行动,其中13项是联合国维和行动。许多行动已经持续了几十年,有些甚至进行了半个世纪,如以色列与巴勒斯坦的和平行动,或印度与巴基斯坦间的克什米尔地区和平行动。当然,这些和平建设任务的挑战不仅在于制止暴力、防止重新引发冲突,还在于帮助社会及政府在维护和平的太平之路上重建其内部关系。

从短期来看,思考诸多内部关系重建的过程似乎相当复杂且令人筋疲力尽。在思索武装冲突后建立和平这一看似无法克服的任务时,人们或许更愿意将环境问题排除在外。然而,越来越清楚的是,社会、政治和生态过程之间的相互影响对于塑造冲突后格局起到了决定性作用。和平组织及冲突后国家在控制战争影响和管理自然资源的能力往往是有限的。但越来越多的研究和政策经验表明,从长远来看,这是有益的。实际上,社会、经济和政治上的弹性和平似乎存在着生态基础,尽管在大多数和平建设进程中,这种潜力往往未被实现。

土地和森林既是风险也是机遇

哥伦比亚的案例阐释了冲突后地区的复杂性和利益冲突。值得注意的是,关于社会经济不公正及土地私有化的抗议曾引发了西半球持续时间最长的冲突。因此,《哥伦比亚和平协议》(Colombian Peace Accord)第一章中强调的土地使用和农村改革问题并非巧合。环境问题是该问题的一部分。一些人认为《协议》对环境问题的积极转变有着潜在贡献。

但如今,内战结束的两年之后,哥伦比亚正面临重要抉择的关头,环境问题再次成为焦点。半个世纪以来,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Revolutionary Armed Forces of Colombia,简称FARC)统治了广阔的陆地和丛林领土。对于伐木工和矿工而言,在这些区域工作并不安全,因而在无意之中,环境受到了保护,免遭开采。现在,这些土地暴露在外,许多人员涌入先前难以进入的区域,进行伐木、金矿开采、放牛等活动

哥伦比亚的资源究竟是会得到精心保护或是受到大规模开发利用,目前尚不清楚。但毫无疑问,就目前而言,在和平协议签订之后,森林砍伐已急剧增加。因此,环境完整性似乎只是《和平协议》的象征性章节,却没有被实际实施。同样,自然资源问题曾是哥伦比亚冲突的中心。如果历史真的重演,持续的和平可能会受到威胁。

冲突后过渡期的供水

虽然土地问题经常受到关注,但很少有人意识到和平建设任务往往直接包含水与卫生设施的管理。最近对科索沃东帝汶供水问题的研究表明,事实上,许多和平建设组织都有专门处理供水以及污水和废水的单位。

东帝汶现有的供水基础设施维护十分糟糕,有时甚至成为印度尼西亚殖民占领时期(1975至1999年)和1999年独立过渡期的攻击目标。由此导致该国无法获得安全用水和充足的卫生设施,加剧了冲突后地区的脆弱性,并不可避免地增加了人类的战争成本。几个月来,联合国东帝汶过渡行政当局(United Nations Transitional Administration in East Timor,简称UNTAET)不得不向分散在全国各地的维和部队空运数千瓶饮用水。

UNTAET在供水部门重建上面临许多其他挑战,有些涉及不实优先事项,另一些则是关于腐败和管理不善。未能让女性参与当地用水委员会是错失的机会之一,特别是在UNTAET设有专门的社会性别事务股(Gender Affairs Unit)的情况下。亚洲开发银行指出,若女性参与度高,在距离家庭较短的范围内更可能会有持续供水,从而减少脆弱性,为人类安全和发展提供途径。

气候相关的安全风险与和平建设

现在,如果在和平建设中管理自然资源非常复杂,那么不妨设想一下气候变化的影响是如何阻碍维和的努力。

21世纪的事件对伊拉克人民造成了严重影响。在多场战争、叛乱和数十年的独裁统治及国际制裁之后,伊拉克现今在最新的《人类发展报告》(Human Development Report)中排名第120位。经过15年的国际和平建设努力,伊拉克仍然是贫困和严重创伤的家园。就像是觉得伊拉克面临的挑战还不够严峻一样,气候变化问题更是火上浇油。

事实上,气候相关安全风险专家工作组最近的一份报告显示,伊拉克近年来与气候相关的安全风险有所增加。该报告重点指出了种族和部落身份问题与获取食物和水的公共压力加剧相交的问题。此外,该报告还发现,农业生计的减少增加了当地对恐怖主义团体的支持。

相关阅读

农业仍然是伊拉克数百万人民主要从事的行业。然而,虽然石油工业已经拥有大量的财政资源,但农业部从伊拉克国家预算中获得的分配却是最少的。继2003年美国领导的入侵伊拉克行动及随之而来的和平建设使命,国际上的努力仍未能恢复相关部门,来使该国及其人口更适应气候的影响。

相反,气候变化和水资源管理不善使得数百万农民的生计岌岌可危。由此造成的失业和脆弱性刺激了像伊斯兰国这样的恐怖组织从被剥夺公民权的人中雇佣新兵。

适应气候变化的和平建设

哥伦比亚、东帝汶、伊拉克——和平建设活动很少,即使有,也很少是直截了当的。

自二战后的第一次任务以来,国际建设和平的努力经历了重大变化。联合国秘书长强调预防冲突及和平建设基础设施的体制改革,是从过去的失败中汲取教训、重新聚焦并重振国际和平建设努力的重要途径。

尽管如此,自然资源管理仍然是被忽视的关键挑战,而且随着气候变化的影响越来越大,事情将变得更加复杂。

维持和平的恢复计划不能够再将环境管理、自然资源及加强社会对气候影响的适应力排除在外。重点是要认识到改进环境问题和维持生态系统与预防冲突息息相关。有了正确的支持,它甚至有望成为建立社会、经济和政治弹性和平的机会。

《迈向适应气候变化的和平建设:了解情况的复杂性》,KarolinaEklöw与Florian Krampe博士,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与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联合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责编:万鸿嘉

世界经济论坛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