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50年就再也没有巧克力可吃了?近期,数篇文章称,我们将面临严重的巧克力危机

巧克力的全球市值正不断突破新高:相比于2015年,2050年巧克力的市值将翻一番。人们消费巧克力的主要原因在于,巧克力对身体有益,能防衰老、抗氧化力、缓解压力、调节血压等。

最狂热的巧克力爱好者来自哪个地区?从传统意义上来说,西欧和北美人吃掉了全球50%以上的巧克力。世界上最喜欢吃甜食的国家是瑞士——2017年瑞士人均巧克力消费量高达8千克。

巧克力的新市场

虽然发达市场走在巧克力市场的最前端,但未来的增长机会可能并不拘泥于此。对此,中国和印度这两个人口超过10亿的大国备受瞩目。在快速城市化、中产阶级大力发展、消费者习惯改变的情况下,这两国人民将越来越喜欢吃巧克力。

当下,印度是巧克力市场发展最快的国家之一,过去几年的需求量也稳步增长。2016年,印度消费了22.8万多吨巧克力,比2011年增加了50%。印度人酷爱甜食,加之巧克力有益健康,因此巧克力就成为了他们毫不犹豫购买、品尝的最爱的点心。

Image: Wikimedia, CC BY-NC

上世纪80年代初期,中国刚开始进行经济改革,巧克力被视作珍馐。自此,在巧克力消费方面,中国落后于其他国家,平均人均年消费量不到1千克。

然而,随着“咖啡文化”等新趋势的兴起,中国使用、消费巧克力的方式开始有所改变。此外,数百万富有的中国人开始在网上购买高品质的外国美食,迫使阿里巴巴等零售商为了拔得头筹而重新反思商业模式

濒临危机的巧克力生产

话虽如此,巧克力的生产商仍需艰苦奋斗。巧克力的原料可可是一种脆弱的植物,只能在潮湿的热带气候和雨林的阴翳下种植。因此,西非是主要种植地,光是科特迪瓦和加纳两个国家的产量就超过世界总产量的50%。

但是,在全球变暖的背景下,为了维持最佳的种植条件,这些地区的可可种植区都必须朝高海拔移动。目前,很多可可种植区都不允许或不适合种植,因此有限土地上的有限种植区也是一大严峻挑战。

Image: USAID U.S. Agency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Flickr, CC BY

传染病和其他产品

可可树的天敌多种多样,其中两类便是传染病和害虫。据估计,这两类讨厌的东西会使可可全球年产量降低30%至40%

今年六月,科特迪瓦宣称将取消10万公顷被可可肿枝病污染的可可种植区,以防这种植物病毒进一步蔓延。想要重新种植,人们至少得等5年。

由于“自然”灾害和价格波动,可可种植户可能会转而种植其他利润更高、更易生产的作物。

自2010年起,由于糟糕的气候和老化的可可树,世界第三大生产商印度尼西亚的可可产出持续减少。因此,部分农民转而生产玉米、橡胶、棕榈油等其他农作物。

东边和南边的生产商

上述普遍存在的威胁和对新市场的高需求向可可生产大国传递出了明确的信号。

世界第二大可可供应国加纳将目光投向了亚洲,尤其是中国。为了提高可可年产量,加纳正试着从中国进出口银行贷款15亿美元。由于中国巧克力市场的潜力,中国和加纳两国间存在较为明显的共同利益,因此两国政府一直大力支持这方面的合作。

除此以外,中东和非洲地区还有很多“热门”目的地。相比于该地区的平均值,阿联酋和沙特阿拉伯的人均巧克力支出较高。在当地消费者看来,巧克力是富裕的象征,因此对高档品牌的需求也有所增加。

根据另一种理论,阿尔及利亚的巧克力甜食也对健康有益。欧睿信息咨询公司表示,阿尔及利亚人认为巧克力可以为人体补充能量,并提高个人消费,尤其是在年轻群体中。此外,将巧克力作为礼物交换的做法也小有年头。

相关阅读:

巧克力真的能可持续发展吗?

最大的巧克力生产商正在积极参与可持续倡议,如雨林联盟国际互世(UTZ)互惠购买

总部位于美国的玛氏箭牌糖果公司是2017年净销售额全球领先的糖果制造商,该公司已投资10亿美元用于研制更耐热的可可。此外,2009年,玛氏公司也成为了第一家承诺在2020年前研发出100%认证可可的大型巧克力公司。随后,玛氏公司的竞争者好时、费列罗和瑞士莲也纷纷效仿。

亿滋国际希望让它生产的所有可可都具有可持续性。妙卡是最新一家加入可可生活的巧克力品牌。据悉,可可生活发起于2012年,旨在为可可种植者提供支持。

虽然这些倡议的发展突飞猛进,但很多供应链上的利益相关者承认,他们还无法让可可种植户脱贫——这是他们面临的重要挑战之一。可可生产国科特迪瓦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每年,经UTZ认证的可可种植户的额外收入为84欧至134欧,比未经UTZ认证的高出约16%。

Image: UTZ (ConfectionaryNews编录)

除此以外还有很多问题,比如认证有限的影响范围。种植户只有成为合作社成员后,才能从该过程中受益。而在科特迪瓦,只有30%的种植户符合条件。另外一个难点在于,人们无法保证供应链中没有童工,毕竟这一点基本无法控制。

非洲本地的可可产商计划发起像石油输出国组织那样的倡议。他们希望提高协调生产水平、改进国家销售政策,从而更深刻地影响全球可可价格。这一举措将更好地保护小型可可种植户,毕竟他们对全球市场上的价格波动较为敏感。

虽然现在就会爆发“巧克力大危机”的说法有些夸大其词,但我们的确面临着潜在风险,必须悉心应对。

幸运的是,巧克力制造过程中的主要利益相关者都在作出自己的一份贡献。人们能否守住巧克力的未来?让我们拭目以待。

作者:Jovana Stanisljevic,法国格勒诺布尔高等商学院,国际商务教授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和The Conversation联合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叶枫

责编:万鸿嘉

世界经济论坛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