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乎每一天,媒体都会报道机器人技术和人工智能方面的卓越科技进步:从应用于农业牛仔裤制造的多功能移动机器人,到无人驾驶汽车3D打印大楼均有涉及。

事实上,据国际机器人联合会估计,明年工业机器人的增量将超过25万台,主要集中在汽车、电子设备、新机器的生产方面。

在某些领域,新兴经济体要领先于一些相比更富裕的国家,比如北京的无人驾驶地铁线或肯尼亚基于手机的金融系统。机器人甚至可以部分取代研究人员和学者,所以说,现在人们面临的问题的确非常严峻。

今年的《世界发展报告》聚焦于不断改变的工作本质(虽然其信息看上去有些老旧),而这样做的并非只有世界银行。近期,大量国际组织都强调了自动化背景下的未来工作,包括亚洲开发银行国际劳工组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联合国开发计划署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世界银行也一次一次提出该议题。此外,麦肯锡全球研究院世界经济论坛普华永道对此也非常关注。事实上,国际劳工组织已经成立了全球未来工作委员会

未来工作为何如此重要?自动化对发展中国家来说意味着什么?以创造就业为目标、制造业为主导的东亚发展增长之路能长久吗?18亿工人,或发展中国家三分之二的工人会像世界银行说的那样找新工作吗?印度尼西亚财政部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会议上提出的国际全民基本收入真的有必要吗?每个发展中国家都要像泰国一样设立自动化学院吗?

在一篇新的论文里,我们进一步研究了机器人储备力量的崛起(点击此处观看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博客),及其对经济发展与就业未来的影响,尤其是在发展中国家内。该论文源于一项关于结构性转变和包容性增长的新项目,主要研究人们所称的“开发者困境”。

你可能会问,什么是开发者困境?答案是结构转变,也就是真正的经济发展(不仅仅是商品驱动的增长)通常会加剧不平等现象,除非公众政策有所干预。同时,包容性增长更可能稳住、甚至减缓不平等的情况。

未来,自动化、非工业化等将成为重要的大趋势。与此同时,我们千万不能忘记经济发展的历史经验,即“细水长流”的经济。

在此背景下,自动化对经济发展和就业的未来非常重要。同时,自动化也提示了发展中国家需要开发新的经济发展战略

即便如此,科技变革影响中的利益也绝非新的话题。详见上世纪80年代Leontief和Duchin的实证研究,以及此前W. Arthur LewisMarxRicardoSchumpeter的研究。

那么,我们发现了什么?

我们延续了辛普森和机器人的主题,并列出了如下三条标题(为什么总是三条?):

哦!自动化并不只是富国之事

一直以来,有关经济含义的大量思考都聚焦于先进的工业化经济,其劳动力成本较高,制造业内部的机械化程度和生产力也极高。然而,发展中国家不仅会受到高收入国家内自动化趋势的影响,其自身也会在自动化领域努力赶超发达国家。

自动化可能以不同的方式影响发展中国家向高收入国家的发展。相比于主导高收入国家的服务型工作,即要求创造性活动或面对面交流的工作,发展中国家内较为常见的工作类型,比如日常的农活,更容易受到自动化的影响。

咄!自动化不只关乎科技

当下的辩论过度关注于科技自身的能力,没有充分考虑到那些深度塑造自动化对就业影响的经济、政治、法律和社会因素。在决定哪些工作能够接受自动化方面,盈利能力、劳动力管理、工会化、公司和社会的期待和技术限制一样重要,尤其是在发展中国家内。

哦,天哪!相比于失业问题,请多关注停滞的工资吧

面对自动化竞争的威胁时,工人受到的中短期影响并非广为流传的“技术失业”(©John Maynard Keynes),而更可能是中低技术工作内的低实际工资增长率。这不仅会阻碍减贫之路、增强国家不公的压力、削弱增长的减贫力量,还可能让社会契约处于紧张状态。

当下,农业和制造业的工作正不断接受着自动化的改造,工人也将持续地涌入服务业,并拉低工资,导致服务业就业膨胀、工资停滞,而非大众失业,至少在中短期是如此。

非常关键的是,发展中国家应当如何用公众政策回应这一系列事项呢?总的来看,发展中国家正面临着自动化带来的严峻政策挑战。

鉴于技术变革的步伐,提高技能战略并非灵丹妙药。安全保障和工资补助虽然有用,但问题的关键在于,如何在不提高劳动力价格、不加速替换趋势的情况下,为它们提供资金。对发展中国家来说,劳动密集型产业的投资,比如基础设施建设、旅游、社会服务、教育和医疗保健,可以有效控制自动化带来的破坏性冲击,虽然这需要耗费大量的公共投资,且也并非一项支持经济发展的长期战略。从长远来看,全球普遍基本收入(GUBI,本文首次提出的缩写词)的道德问题可能会越来越严重。

以上就是我们所列的标题。为了满足真正感兴趣的人,我们将在博客中发布如下话题的更多细节:自动化司机、发展中国家自动化影响力的理论、针对自动程度和就业替代程度的预测、公共政策回应的多种方法。

相关阅读:

作者:Lukas Schlogl,伦敦国王学院副研究员

Andy Sumner,伦敦国王学院学者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和《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商业评论》联合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叶枫

责编:张智

世界经济论坛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