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英国,Uber和Deliveroo分别是最大的网约车和在线外卖平台,有着大量的零工劳动者为其服务,其中Uber的男性司机占总数95%,而Deliveroo的男性送餐员占94%。这些数字来自《金融时报》去年的一篇相关报道。

虽然存在国别和行业的代表性问题,但这个例子所代表的现实让许多人对“零工经济”吸引女性的期待落空。

全球就业市场在经历一场巨大改变,新的名词和事务不断涌现。“零工经济”(Gig Economy)通常指的是以短期项目或任务为生的自由职业者所组成的经济领域。在不同的语境下,它和同门类的一些概念时常混用,比如“共享经济” 、“合作经济” 、“按需经济” 、“平台经济”等。

与我们印象中通常低收入和低技能的“零工”相比,目前这一趋势涵盖了不同行业与层级的劳动力,既包括像送餐或上门清洁这类体力劳动,也加入了定制化咨询等高技术含量的职业。其共性是岗位一般基于短期项目,甚至以天为单位的任务,并且劳动者对于任务的选择和达成环节具有高度的自治权。

安永会计事务所的《全球临时劳动力研究》显示,世界各地雇员在1000人以上的企业中,20%的企业内部有一个临时劳动力占比超30%的部门。一项由美国自由职业者工会进行的年度调查显示,2017年美国有5730万劳动者从事自由职业,占所有劳动力的36%,其中64%的人自主做出这一职业选择。在中国,“零工经济”也发展壮大,规模达到4200亿美元。

在“零工经济”大行其道时,一些人开始为女性的职业未来感到欢欣鼓舞。一种流行的观点是,由于“零工经济”下,劳动者在工作时间和地点上有更多灵活性,便于达成“生活和工作的平衡”,这对于女性来说意味着更多机会。

如下论断在相关文章中很常见:“零工经济”中,女性可以选择在家办公,把通勤和坐班的冗余时间拿来照顾陪伴家人;通过增加项目数量,女性可以提高收入,缩小一个家庭中父母的收入差距;此外,由于照顾家庭的时间不再是累赘,女性在工作中经历的歧视也能降低。

这些展望听起来非常理想,但可能有点理想化了。

来自斯坦福商学院的一项研究分析了超过100万Uber司机的劳动力选择和收入,结果发现男性司机比女性司机的收入高7%。通过进一步分析,研究人员认为这一现象可以归结为三个原因:不同时间和地点对于Uber价格有影响,而男性司机更愿意去盈利率高的地区;其二是经验,行车时间高、旅程数量多的司机比缺少经验的司机收入更高,这可能是因为对高峰期、客流地段和接单等的了解程度。最后,Uber的计价与形势速度有关,而男性司机开车速度更快,也拉大了与女性司机之间的收入差距。

研究者指出,女性在非工作时间和基于性别的偏好这两方面的机会成本相对较高,因此,即便没有性别歧视,这两个群体之间的收入差距也将长期存在。

目前,男性与女性在收入方面存在巨大差距。2017年,全球男性的平均年收入为21k美元,而女性仅为12k美元。

2017年全球性别差距指数
图片来源:World Economic Forum

南加州大学的研究人员在西班牙一个自由职业者网络平台上随机挑选和邀请了2800人,以“雇主”身份与他们进行互动。他们发现,在对薪酬进行谈判时,女性求职者并不像人们印象中那般“羞于议价”,而是积极回应雇主的询问,前提是交流过程中这一规则“公开且明确”。

在传统的公司雇佣制中,仍然存在“同工不同酬”的情况,在线谈判对“明确规则”更是一种挑战,因此女性可能在这一过程中失去主动权。

此外,许多基于网络平台的快速招聘决策更多地取决于双方的“条件”,而不是每个求职者可验证的过往经历。这时,那些诸如“适合女性做的事”之类的刻板印象将取代对单个候选人综合评价,由此可能加剧性别歧视。在这类新型职场,反歧视法律还未跟上,可能造成更大的问题。

只要女性在职场上还需要为性别偏好和隐性歧视“买单”,那么很遗憾,“零工经济”仍然会是“男性的天下”。

作者:Karen Liu,Formative Content作家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责编:张智

世界经济论坛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