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是世界经济论坛地缘战略平台的一部分。

巴基斯坦的领导人认为,在2015年发起的中巴经济走廊(CPEC)会是这个国家病态经济的“游戏规则改变者”。但是走廊规划的不透明可能导致沿途的当地居民爆发动乱,而主要的利润流向外部也可能会引起纷乱。政府目前已经压制了批评的声音。

中巴经济走廊可以帮助巴基斯坦经济复苏。但是如果在议会和各省立法机构尚未进行更彻底地讨论以及没有与当地居民的协商妥善就贸然推进,它将加深联邦政府与外围省份包括长期被忽视的省份之间的摩擦,扩大社会分歧并可能引发新的冲突。

应该做些什么?

在2018年7月当选的政府应该鼓励有关中巴经济走廊的讨论,咨询商业领袖、民间社会以及受到影响的本地居民,确保土地所有者获得公平的补偿,鼓励本地劳动力的雇佣,并且保留异议空间。北京当局和参与的中国企业也应该支持这类措施的实施。

2013年中期构思成型并于2015年4月启动的中巴经济走廊是中国一带一路倡议下的一系列项目,标志着历史上由安全合作界定的双边关系进入经济联系的新时代。

巴基斯坦的经济显然需要改革从而更好地服务于人民。许多官员表示,中巴经济走廊在这一方面将提供极大的助力。但正如目前推出的一样,该走廊可能会加剧政治紧张的局势,扩大社会分歧并且在巴基斯坦引发新的冲突。

通过7月的选举上台的政府应该更加透彻地了解中巴经济走廊计划,咨询所有的利益相关者,包括较小的省份、商界和民间社会,并且充分考虑巴基斯坦和中国的利益从而缓解风险。

*中巴经济走廊(连结瓜达尔、巴基斯坦和中国新疆远西地区的计划价值570亿美元的中巴经济走廊)

就其本身而言,北京也应该与伊斯兰堡(巴基斯坦首都)在达成一致的中巴经济走廊项目涉及地区的利益相关者进行磋商。北京应鼓励中国企业表现出对沿途地区居民的照顾,包括雇佣当地的劳动力。

中巴经济走廊包含约600亿美元的贷款、投资和捐赠,其总长度达2700千米。该走廊始于巴基斯坦俾路支省(巴基斯坦西南部省份)的阿拉伯海港口瓜达尔,沿着喀喇昆仑公路(又称中巴友谊公路,北起新疆喀什,穿越喀喇昆仑山脉、兴都库什山脉、帕米尔高原和喜马拉雅山脉西端,南到巴基斯坦北部的塔科特,全长1224千米)穿过吉尔吉特-巴尔蒂斯坦(巴基斯坦最北部,又称北部地区)的红其拉普山口(中国新疆喀什地区西南部,帕米尔高原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境内,与巴基斯坦吉尔吉特-巴尔蒂斯坦地区毗邻),再进入中国新疆的喀什地区。

在巴基斯坦境内,经济和发展项目中首当其冲的是交通基础设施、工业发展、能源以及俾路支省的战略性位置瓜达尔港口。农业现代化和生产是另一个关键组成部分。

巴基斯坦穆斯林联盟(纳瓦兹)政府(PML-N政府)2013年当选,2018年5月31日卸任,中巴经济走廊也是期间两国关系和国家经济发展的重大飞跃。

保护本地利益

来自政治领域的国家公务人员十分赞同该计划的实施。但是一些高层官员和巴基斯坦企业的领导人也担心本地利益保护方面的不足、对中国投资者承诺的过高的股本回报率以及负担不起的国债问题。

虽然现在评估中巴经济走廊能否实现伊斯坦堡当局承诺的经济收益还为时尚早,但该项目可能会加剧联邦中心和较小的联邦单位之间的摩擦以及各省内经济发展与资源分配不均等的长期紧张关系。

俾路支省和信德省(巴基斯坦东南部,印度河下游)等欠发达联邦地区认为,走廊的路线、基础设施和工业项目将主要使旁遮普省(巴基斯坦人口最多的省份,印度河五条支流流经此处)受益,而旁遮普省已经是巴基斯坦最富有、政治最强大的省份了。然而,在旁遮普省,当地人也存在强行抵制政府为中巴经济走廊的农业项目收购土地的行为。

*中巴经济走廊经济特区

在俾路支省,中巴经济走廊正在加剧人们目前对联邦政府的剥削和忽视的不满,以及当局一直以来的镇压,二者将共同为动乱点燃一把火。

俾路支省也不会从瓜达尔港口,这个中巴经济走廊的重点项目中获得直接的经济利益,这意味着该地区对伊斯坦堡当局的不满会加剧。该项目并不能像北京当局一般给予将一个沉睡的渔村发展成为繁华的商业中心的承诺,这个项目会促使这个极度军事化的地区情况严重,并且取代当地人并剥夺他们的经济生命线。

在信德省的塔帕卡县(Tharparkar district,信德省东南部,是一个极度贫穷的地区,沙漠面积广泛,粮食、降水匮乏,儿童健康问题突出),以煤炭为基础的中巴经济走廊项目不仅破坏环境,而且迫使部分当地居民离开自己的居所,生存质量下降。

许多的问题源自政策制定的不透明,并且未能注意到地区和当地热切关注的问题。

中巴经济走廊的长期计划(2017-2030)由联邦中央政府制定,各地区的领导人、企业或是民间社会领袖几乎没有任何的参与。在一些主要的项目已经开始实施以后,一直到2017年12月才开始对外公布,而且只是大力推广。

安全问题

从该项目的入口点瓜达尔到出口点吉尔吉特-巴尔蒂斯坦,该国对于各地异议和骚乱的反应一直都是强势的,尤其是设立军队检查点、对当地居民进行恐吓与骚扰,以及打击对中巴经济走廊的异议意见。

可感知的地缘政治收益也高于经济收益。

巴基斯坦的军事机构认为,与中国建立更深层次的经济关系,即使对北京当局更为有利,也能够成为应对不断上升的美国的外交和经济压力、迫使美国结束对阿富汗和印度武装派别的支持的手段。但是随着其在巴基斯坦经济领域的影响力的扩张,北京当局也更为担心己方的代理人对于该国和地区安全利益的威胁。

此外,不平等的收益以及中巴经济走廊项目对一些主要的利益相关者的经济、社会和政治利益的不利影响也可能加剧巴基斯坦国内的反华情绪。到现在为止,已经多次发生针对中巴经济走廊项目受雇佣的巴基斯坦人进行的袭击。

伊斯坦堡当局应当确保中巴经济走廊的发展方向,并且将该国的经济和政治利益放在首位,其中包含以下几点:

就项目方向问题建立政治共识,包括促进全国和各省立法机构的讨论,以确保所有省份都能获得公平的收益;并停止逮捕、骚扰和对其他批评者的胁迫。咨询经济学家、商会、巴基斯坦商业理事会、贸易协会和其他经济利益相关者,并在中巴经济走廊的经济特区和发展项目的新框架中纳入解决这些群体迫切关注的问题的措施。雇佣当地劳动力,保证中巴经济走廊项目对劳动力的保护及其实践。与当地社区广泛磋商重大发展项目的潜在成本和收益,并为所有流离失所者制定适当的安置和补偿计划,不仅包括正式土地所有者,还应当包括全巴基斯坦的非正式土地所有者。如果有需要,议会还应该考虑对1894年的《土地征用法》(LandAcquisition Act)进行相关改革。

北京和中国企业应该:

在确定或实施中巴经济走廊项目时,咨询巴基斯坦的利益相关者们并吸引其参与,从精英竞争到基层民众,优先为当地人创造就业机会。对中巴经济走廊项目进行全面的风险和政治分析,以确保在利益竞争中公平地分享收益。通过与地方、地区和全国各级巴基斯坦利益相关方进行有效而广泛的沟通,建立共同利益。

虽然有着所有的这些风险和挑战,但是中巴经济走廊为升级巴基斯坦老旧且功能失调的基础设施、重振萎靡的经济提供了机会。

但是为了实现这些承诺,伊斯兰堡当局和北京当局在实施计划时需要比以往考虑得更为周到、更加敏感、更加广纳贤言,各省和主要受影响的群体在建设中巴经济走廊项目上应当更有发言权。

当地人需要看到红利,绝大多数的利益如果流向外部者会加剧社会和政治分歧,加剧紧张局势和潜在的冲突。随着巴基斯坦的民主过渡到新的里程碑处,连续第二届民选政府完整地走完了自己的任期,其继任者应当抓住这个热腾腾的机会,组织好对于中巴经济走廊的公共讨论,并且推行相关政策,将巴基斯坦公民的福祉放在核心地位。

本文出自国际危机组织报告:中巴经济走廊的机遇与挑战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博客与国际危机组织联合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胡静璇

责编:张智

世界经济论坛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