促使我匆忙赶回家、开出一张五位数支票的白发老人并不是投资咨询师或设计生活方式的专家。实际上,我并不认识他。我们之所以能相遇,是因为我当时恰巧坐在开往华盛顿的美国国铁的咖啡车上,而他也刚刚上车,喝起了咖啡。

我一开始对自己说,别在一大早和喝Bud Lite的男人进行眼神接触。之后,谁让我自己也是一个怪咖,我还是抬起头来和他对视了一眼。

“这是我工作的最后一天,”他对我解释道:“从明天开始,我就退休了。”

这句话改变了我之前的印象。霎时间,我能想到的只有帮他再买杯酒,听他说说,他是如何在我出生前一年就开始每周重复这每一趟通勤。他的妻子没等到退休,就在几年前去世了。他现在想做的事就是旅行,或者志愿活动。他说:“很幸运,我的身体状况还允许我再享受一些事。”

那晚我回到了家里。一整天,我都在思考,如果我等到65岁(或者45岁)退休,会发生什么?我的丈夫那时候还健在吗?工作了一辈子之后,我会不会精力透支,只要能吃能走就感恩生活了?

想到这些后,我只能坐下来、付清了我的最后一笔账单:我所剩的遗产。签完支票后,账单上写着:全款支付。

我之所以能这样,是因为八年前毕业之后,我做了一个不太酷的决定:为了金钱工作,而非爱好。我知道,这不应该是在杂志封面里出现的内容。从一方面来说,这种做法和我们文化里对职业的认知格格不入。从毕业典礼上的演讲者,到父母的邻居、最好的朋友,每个人都会告诉你,你应当利用自己的才能追求梦想,不管具体职业是什么。

“八年前,我和我丈夫的亲人们住在一起。我的普通支票账户里只有300美元,没有任何医疗保险,还欠着2.2万美元的学生债务。”

让人们追求自己所爱有什么错?得什么样的坏人才会让人们考虑财务安全这种小事?算了,让我们面对事实吧——没有人画过在峡谷翱翔的雄鹰的励志海报,并配文字:精算师能体面且稳定地挣钱。

不过,关于财务安全,我还有些话要说。八年前,我结婚后和丈夫的亲人们住在一起。我的普通支票账户里只有300美元,没有任何医疗保险,还欠着2.2万美元的学生债务。所有这些都表明,从事自己热爱的工作是需要附加说明的:你最好是一个出生富裕或拥有终身学术地位的人,否则对于我们这些剩下来的99%的人来说,那并不是什么好的建议。

这并不是我反对追求爱好的唯一理由。对于初入职场的人来说,思考一下广为流传的陈词滥调的相反面总是值得的。Miya Tokumitsu在她为雅各宾派撰写的2014年流行文章里表示,做你所爱这个准则会贬低一些单调乏味的必要工作,以及从事这一行业的工人阶级。(对此,Nassim TalebAlain de BottonMark Greif也提出了批评。)

话说回来,我们真的确定应对爱好最好的办法就是将其货币化吗?为什么将爱好转化为金钱要比反过来要简单得多呢?为什么不为了爱好放弃仓促行事,并将肮脏的贸易之手从艺术与挚爱的兴趣上拿走呢?

相关阅读:

如果你并没有什么挚爱的兴趣呢?很多人其实都没有。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一直能点亮灯光就是很艰巨的任务了。

强调情感超过实用性这种说法是有瑕疵的。此外,还有一些非常重要、有说服力的原因,促使人们基于金钱选择职业。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我意识到下面几件事:

为金钱工作能为你带来明确的目的

如果你和我一样,花大量的时间思考人生的重要事项(以及将乐活洒在衣服上),那么将所有精力集中在至少一个领域会为你带来极大的慰藉。为了金钱工作就像是在脑海中设置一个热带小岛的屏保,你总能知道你正在做什么,没有任何疑虑。

此外,对于那些让你为爱好而非金钱工作的人,他们的动机也有待考量。或许他们只是想混淆这些事,以便于少付你些工资。

生活中遇到的大部分问题都很难解决,而金钱却是鲜有的通行证。

假设你和你妈妈关系很僵,而总得要处理好这段关系。不过,由于你面临的困难是另一个人的可变因素,因此它可能很难解决。但有了钱,这一切都不一样了。有了足够多的钱,你就可能彻底地改变这一境遇,比如支付突发的医疗费用或孩子的大学学费。这并不是说有了钱,困难就很容易解决,而是说,钱至少是一条可行的道路。

越快拥有金钱,所需要的钱越少。

有了复利(和金融界所称的“市场时间”),你在二、三十岁时投资的每一美元都会翻倍。这意味着,如果你愿意在年轻的时候进行储蓄,你就不需要在50多岁的时候继续辛劳,退休期也应该会提前。

同样地,如果你现在为了金钱而非爱好工作,你就可以获得更高的职位,以便于以后在没有经济压力的情况下追求爱好。

想想看吧,有一天你可以随心所欲地绘画、唱歌、出游或为你的小猫写一首抒情诗,无需担心房租的问题,就像一个继承了一大笔遗产的幸运儿一样。这是我的梦想,也许也是你的梦想。

经济独立是固有的理性目标——“滚开基金”成为了符合逻辑的结论

每个人坚持原则和独立的程度是高度取决于其银行账户的,而这一点却超乎大多数人愿意接受的范围。换言之,如果你真的想要得到自由,不仅仅是从不好的人际关系或工作状况中得到自由,而是做到真正意义上的随心所欲,你首先需要的就是钱。

我知道,当我没什么钱的时候,说这一切都很容易。也许正如Biggie所提醒的:“我们拥有的钱越多,遇到的烦恼也越多。”给我买一杯Bud Lite,我就告诉你这是不是真的。但说实在的,我现在非常愿意拥有这些烦恼。

“你热爱你的工作吗?”我向火车上的那个人这样问道,希望听他说说,如何平衡金钱和爱好、生存和生活。“你有什么遗憾吗?”

他只是耸耸肩,然后换了个话题:“我们还是聊聊退休的事吧。”

作者:Catherine Baab-Muguira,美国石英财经网站作家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和美国石英财经网站联合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叶枫

责编:张智

世界经济论坛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