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一位网友提问已故科学家斯蒂芬·霍金,智能机器人会否取代昂贵且不可靠的人力,从而导致大规模的“技术性失业”。

霍金这样回答:“这个结果取决于我们如何进行分配。如果机器创造的财富由全民共享,那么所有人都将拥有奢华闲适的生活。如果机器的所有者成功地游说人们反对财富再分配,那么大多数人都将陷入极度贫困。”

他的结论是,就目前的情况而言,我们似乎正在靠近第二个选项,所以未来贫富不均的现象可能会进一步加剧。

“人工智能会否取代人力”,这个问题近年来频频出现在媒体上。但其实早在几十年前,学术大师们就已经把它给聊透彻了。斯坦福大学教授、著名人工智能专家尼尔斯·尼尔森(Nils J.Nilsson)在上个世纪80年代就在《AI杂志》上发表文章讨论这个问题。

他综述了两派不同的意见,一些人认为人工智能与其他技术无异,能够加强自动化并且提高效率,从而促进经济发展并创造更多就业机会;另一些人则认为人工智能最终将追赶甚至超越人类的许多能力,即便它能创造就业机会,这些就业机会也会被由新的人工智能而非人力填满。

为了方便理解,我们姑且简单地将他们划分为“乐观派”和“悲观派”。美国著名工程师詹姆斯·阿尔布斯(James S. Albus)1983年在一次采访中表示,没有证据表明生产力的提升会导致失业,因为工作岗位是可以被创造的。

“问题不是为人类和机器人找到工作,而是要寻找一种机制,将机器人技术创造的财富作为收入来分配给有需要的人们。如果这个问题解决了,那么市场就会爆发、需求会增长,同时人类和机器人都会得到工作机会。“

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乐观派”也认为光明未来是可期的。美国经济学家、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赫伯特·西蒙(Herbert Simon)援引“比较优势理论”,认为问题的关键在于分别调整劳动力和资本的相对价格。也就是说,与其关注工作岗位的数量,不如关心能够让我们的报酬实现最大化的环节。

“没有任何证据显示,与早期的工业化和机械化相比,当前的自动化进展会给经济带来不同的影响。长远来看,主要的影响是生产力的提高将带来实际工资的增长。这个结论既有据可考,也是可分析证明的。”

另一方面,“悲观派”则对人类的未来感到担忧。凭借“投入产出理论”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经济学家瓦西里·列昂季耶夫(Wassily Leontief)1983年表示,人类难逃被替代的命运。

“我们正在开始一个渐进的过程,在接下里的30、40 年里许多人将流离失所,创造大规模的失业和社会混乱问题。这和上个世纪马匹的遭遇类似。由于拖拉机、汽车、卡车的出现,马就不再是必须的交通工具了。这样的故事可能会在人类身上重演,除非政府能够重新分配新技术的成果。“

撰写这篇文章的尼尔森本人对这个问题的看法可以说是一个“悲观的乐观主义者”,他觉得不能简单地把智能技术与此前的技术划等号,因为人工智能完全有可能凭借低成本和高效率替代人类来提供产品和服务。但是,他也觉得失业问题“并不一定是坏事”,而可以被当作一种“解放”。

“它能够让人们有时间参加那些比‘工作’更让人愉悦且更人道的活动。这种新的失业也不一定意味着降低生产和消费水平。这喻示着我们经济体系中的各种变化,公平地分配不断扩大的商品和服务。不仅服务发达国家,也可以造福‘不发达国家’。”

在这些大师做出判断的几十年之后,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新技术已经快速发展,在不少领域展现出了超越人类的实力,而让许多经济学家担心的问题似乎正在发生。

普华永道今年3月发布的一份报告称,英国有30%的工作岗位受到人工智能的威胁,其中包括批发和零售行业225万、制造业120万、行政和后勤服务行业110万个、以及交通和仓储业 95万个工作岗位受到威胁。

商业内幕网站的一篇文章则综合了多位经济学家和科技人士的意见,指出诸如驾驶、数据输入等重复性劳动都将被替代,因此预计50%的失业率都是乐观估计,一位软件创业者更表示,到本世纪末全球失业率可能高达75%。

如果这一预言成真,那么人类的境遇可能像马匹退出“运输”主职场一般落寞。不过,正如上述一些大师所言,到那个时候,失业可能不是我们最主要的问题,更重要的问题是如何公平地分配新技术带来的财富。这不仅关系到如何缓解人与人之间的贫富差距,还决定了普罗大众不会因智能机器技术而陷入困境。

作者:Karen Liu,Formative Content作家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责编:张智

世界经济论坛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