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纪4、50年代,美国每年都有3.5万人因脊髓灰质炎而瘫痪。如今在发达国家中,随着疫苗的出现和医疗卫生条件的提高,这种疾病已经逐渐被人们所遗忘。即使是在欠发达国家,这种疾病也几乎绝迹。但想要将其彻底根除,我们仍面临各种挑战。

比尔&梅琳·盖茨基金会世界卫生组织Rotary International等组织、公共卫生工作者和志愿者们付出了大量的心血,冒着极高的危险,成功地让世界上绝大多数的孩子都能接种脊髓灰质炎疫苗。1988年,全球脊髓灰质炎的患病人数高达35万人,而这一数字在2016年仅为37人。30年前,125个国家都有病例;而如今,患者只存在于三个国家之中:巴基斯坦、尼日利亚以及阿富汗。

在这三个国家之中,巴基斯坦的患病人数最少,这无疑得益于长久以来的疫苗接种项目。然而,巴基斯坦的治安状况不佳,医疗卫生系统较为薄弱,缺乏优质的卫生条件,无疑为我们的努力带来了一丝不利因素。研究者们从巴基斯坦的例子中学到了很多,人们也认识到了预防传染病的重要性——这些经验同样可以被应用在其他国家和地区。

脊髓灰质炎:天然疾病?传染病?

实际上,自然存在的脊髓灰质病毒并不具有很强的攻击性,因为它们无法在环境中长期存活。如果病毒无法找到未接种疫苗的宿主,就会自行死亡。这也就意味着,只要接种疫苗,就可以完全预防脊髓灰质炎,因为病毒无法在人类宿主体内生存。

目前,我们已经彻底根除了两种类型的脊髓灰质炎病毒。1999年后,再无I型脊髓灰质炎病毒的病例;III型病毒也于2012年被根除。

脊髓灰质炎病毒主要通过被粪便污染的水源传播,尤其是饮用水和废水混合在一起——发展中国家时常出现这种情况。然而,问题远不止如此。四分之三的病毒携带者并不会出现任何症状,因此他们无法得知自己携带病毒,也无法得知是否传染给其他人。此外,脊髓灰质炎的症状和流感类似,如发烧、头痛、瘙痒、呕吐等。只有1%的病例会暂时或永久瘫痪。这也就意味着,尽管在一个集体中并没有人出现相应的症状,病毒仍然会传播。正是因为如此,我们的公共卫生工作者选取了了两组数据来指导疫苗的接种:确诊人数以及环境中存在的病毒。

接种疫苗

不好的消息是,2017年,巴基斯坦16%的受试水源携带脊髓灰质炎病毒,含量相较2016年有所上升。然而,好消息是,2014至2017年间,新增病例数量降低了97%——从306例降低到了仅8例。巴基斯坦政府得到了国际社会的帮助,让全国绝大部分公民接种了疫苗,这正是病例大幅减少的重要原因之一。尽管如此,疫苗并不是万能的,病毒仍然存在于巴基斯坦的某些地区,持续对未接种疫苗的人群构成极大的威胁。

不仅如此,巴基斯坦国内还存在一些文化上的阻碍因素。通常,人们会在诊所或是移动医疗站点接种疫苗,工作人员因此能接触到大量的人群,但他们却无法顾及某些经常发生冲突的高危地区的孩子们。

在很多地方,武装部队拒绝医疗工作人员进入,他们认为所谓的疫苗是西方文明试图同化伊斯兰文化的阴谋。在2012年,塔利班仍然控制巴基斯坦境内的某些山区,他们在辖区内禁止人民接种疫苗,这就延缓了根除脊髓灰质炎的进程。不仅如此,医疗人员也时常成为暴力攻击的对象。今年1月,一支由母女组成的医疗小队惨遭杀害;就在上周,两名医疗工作人员在边远的山区遭到埋伏,不幸丧生,还有两名工作人员因此受伤。为了克服这些问题,我们的工作人员和军方进行了合作。2015年,塔利班被迫撤离巴利斯坦北部省份,当地成千上万的儿童也因此能够接种疫苗。

文化程度低、极端贫困、宗教信仰等因素也会阻碍儿童接种疫苗,这并不仅仅发生在巴基斯坦。我们需要让父母理解疾病的危害以及疫苗的重要性。

如何用药

目前,我们有两种类型的脊髓灰质炎疫苗。一种是口服的,另一种是灭活疫苗,二者都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口服疫苗含有弱化的病毒,灭活疫苗则是使用失活的病毒制作而成。

对于环境中传播的病毒来说,口服疫苗更加有效。不仅如此,口服疫苗无需注射,能够保证疫苗的摄入量。在口服疫苗之后,人体会产生相应的抗体,在日后患病时发生作用。各国应当推广口服疫苗,因为灭活疫苗的黏膜免疫效果并不显著,并不能有效防止病毒的传播。

然而,口服疫苗也有其风险所在。口服疫苗有可能导致接种者患病,严重可导致瘫痪。2000年以来,口服疫苗累计接种100亿人次,出现了760起病例。不仅如此,当环境中不存在病毒时,我们也应该立即停止口服疫苗的适用,否则病毒有可能会重新传播,导致患病病例的产生。

推荐阅读:

当环境中的病毒被彻底消灭时,巴基斯坦就应当转而使用灭活疫苗。灭活疫苗的免疫反应没有口服疫苗那么强烈,但同时它也有可能导致患病。不过迄今为止还没有病例产生。

可以预见的是,我们很快就能完全根除脊髓灰质炎。研究者们也能把他们在巴基斯坦所学到的东西运用在其他的地方,改善全世界的健康环境。

作者:Morten Wendelbo, 斯考克罗夫特国际事务研究所研究员;布什政府与公共服务学院讲师

Christine Crudo Blackburn,斯考克罗夫特国际事务研究所博士后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与The Conversation联合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彭永康

责编:张智

世界经济论坛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