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想了解人工智能的未来,无需去寻找硅谷的科技巨头——走进大学校园就可以了。

人工智能领域中最令人兴奋的发展都产生于研究型大学内部及其周围。这些地方是人才、发现和创新的主要来源,预示着该领域的未来会由许多初创公司、学术研究人员和学生而非仅仅是少数企业巨头所塑造。

由大学起到中心作用的这种多元化参与者模式可能会让人工智能避开一些曾困扰互联网技术的陷阱。就在马克·扎克伯格承认Facebook在剑桥Analytica丑闻中未能保护用户隐私的几个星期之前,万维网的发明者蒂姆·伯纳斯·李哀叹道“力量的集中使一群新的守门人产生,从而少数平台能够控制人们在网上看到和分享的想法和意见”。而大学正在使人工智能保持一种多样性。

我们已经开始了解到人工智能改变社会的极大潜力以及大学在其中是如何运作的。机器学习技术为疾病的快速诊断、人类行为理解的提升以及更好地防范网络攻击提供了支持。人工智能系统也一直在帮助我们进行科学发现:制定假设、设计和运行实验、分析数据,以及决定下一步要操作哪些实验。

而与此同时,几乎从没有哪一时刻和哪个人会警告我们,机器人可能会使从工厂工人、会计师到记者、教授和围棋大师等各种类型的劳动力变得冗余,并且让人们认识到机器人几乎已经对我们的生活方式产生威胁。

人工智能在与人类合作时最为有效。 当我们都发挥自己的优势时,就可以实现电脑或人类单独都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虽然《银翼杀手》中展现的反乌托邦愿景引人无限遐想,但现实却更加复杂、微妙但也充满希望

人工智能在与人类合作时最为有效。 当我们都发挥自己的优势时,就可以实现电脑或人类单独都不可能完成的事情。机器不知道什么是它们不知道的,它们也不知道如何与人类互动。这就是为什么人工智能的最佳应用会将人类的判断力、同情心与计算机的速度、效率相结合。

更重要的是,人工智能改变了我们的经济和社会的各个部分,而这些转变是由多元的创新者群体推动的。

大学处于核心地位并且必须将其保持下去。大学拥有世界领先的学术人才、聪明而有创意的学生和创新的初创公司。它们对于开发类似伦敦、匹兹堡和深圳这样新兴的人工智能生态系统来说具有独特的地位。

就我的大学伦敦帝国理工学院来说,创业实验室为学生和研究型初创公司提供了支持和一定空间来测试他们的想法,发展他们的企业雏形,并且最重要的是让他们找到自己的目标市场进行转型。

一名学生Pae Natwilai开发了一种“魔杖”,通过指向你想要去的地方控制无人机和其他机器人,将人体和人工智能控制通过这些半自动机器人无缝集成在一起。

Pae最初认为这项技术可以用作玩具,但是在学校里WE Innovate项目对女性企业家的支持下,她意识到她的创新可以在工业中有更强大的应用。而公司的研发中心很少能像Pae这样灵活,因为她所处的学术环境支撑了她的转型。

她的创业公司Trik现在正在用这项技术开发用于结构检测的自动遥控飞机驾驶系统,为检查石油钻机、桥梁或多层建筑等大型结构的损坏或缺陷提供了一种更安全、便宜且快速的方法。

Pae Natwilai的“魔杖”为检查大型建筑物的损坏或缺陷提供了一种便宜而快速的方法。

来自大学的人工智能创新常常受到社会效益而不是利润的驱动。今年的WE Innovate入围者,研究生Charlotte McIntyre正在开发一种机器学习技术通过分析超声波扫描、穿刺活检和病史以极快的速度和准确度预测患者患上甲状腺癌的可能性。当然,机器有很大的局限性,但人和人工智能的协作可以大大提高医疗的效果。

尼泊尔地震发生后,我自己的团队与全球救援这个救灾慈善机构合作,通过将可信的人工观察结果与对大量数据洪流的人工智能分析结合起来,从而能够确定加德满都周围部署水质过滤器的最佳位置,从而降低成千上万人群面临生命威胁的风险。

科技巨头认识到这种生态系统中的创造力,对其进行维护是符合他们的利益以及更广泛的社会利益的。仅从帝国理工学院我们就看到了虚拟现实初创公司Surreal Vision被Facebook的Oculus收购,音频检测初创公司Sonalytic被Spotify收购以及机器学习图像识别公司Magic Pony被Twitter收购。而这些创新成果是否可能来自公司的内部研发是十分值得怀疑的。因此大学在人工智能生态系统中是不可或缺的。

这种多元化的创新浪潮中有灵活的初创企业、学术界和科技巨头来推动变革。人工智能革命将为整个社会带来益处,而大学必须处于核心地位。

作者Nick Jennings伦敦帝国理工学院副教务长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博客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世界经济论坛博客翻译小组·徐嘉莹

责编:张智

世界经济论坛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