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oo”运动为男权施加了压力,促使其承认女性所面对的从职场性骚扰到持续的工资差距等更多的阻力。但是仅仅是认知是不够的,仅仅惩罚一个具有影响力的施虐者也是杯水车薪。

100年前,英国人民争取并且最终赢得选举权时候,他们高呼:“行动,不是语言!”今天,以这样的呼喊为武器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合适。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较之女性所获得的所有进步,那些说着漂亮话的保护女性权利和尊严却并没有做出实际有效成果的行为,显得更为分明。

近几月,备受关注的“MeToo”运动放大了女性的声音,并且揭开了虐待、强迫行为和骚扰等悲惨故事的遮羞布,它们被公之于众。从前好莱坞巨擘哈维·韦恩斯坦到赌场大亨斯蒂芬·永利再到牛津饥荒救济委员会员工以救济换取性行为的种种事件,他们滥用权力,以虐待、侮辱等行为对受害妇女和女孩实施侵害。

其中的一些人,如前美国体操协会医生Larry Nassar,已经被绳之以法。甚至对于一些未能保护到那些年轻女孩的人,例如美国体操协会的董事会和密歇根州立大学Nassar所在的学院院长Wynn Resorts,警笛也会围绕在他们耳边。这一切都给男权施加了压力,使之认识到从职场性骚扰到持续的收入差距等方面女性所面临的额外阻力。

但是仅仅认知是完全不够的,仅仅惩罚一个有影响力的施虐者也是杯水车薪。我们必须建立一种文化、一种制度,使得女性不再面对这样的阻力,更不用说为其他的边缘群体谋求平等了。同时,尽管有着言语上的支持,切实的行动却严重缺乏。

这样的行动应该是什么样的呢?一方面来说,它将解决公与私之间模糊的界线,这一点是许多领导人迟迟不愿看到的。

某种程度上来说,这种模糊有利于边缘人口。在工作上专业而在家里一团糟已经不再如以往一般可以忍受。这一点在前白宫秘书Rob Porter身上就有很好的体现,他被指控对两任前妻实施家庭暴力;他的第二任妻子为对抗他在2010年提出紧急保护令。

白宫很好地甄别到这些有照片证据支持的针对Porter的指控。他的安全许可被推迟,只因为考虑到他的“暴力”。但是他多次企图混淆问题,致使其仍旧在特朗普政府中晋升。当Porter的这些过去被公开以后,他最终被迫辞职。

白宫对Porter事件的处理反应了特朗普政府愿意与所有支持其政治议程的人共事——比如Roy Moore,这位来自亚拉巴马州的参议员候选人被指控对多名未成年女性实施性侵犯。但是公众对这类事件的容忍度肉眼可见地收紧了。较之亚拉巴马州共和党候选人,选民们的投票呈现出对Moore的民主党挑战者的压倒性支持。

但是对于模糊公私边界,从另一面来看,是源于人们工作和社会生活的相互联系。例如,办公室假日聚会或是异地工作扰乱了原有的行为协议,更不用说一些恶行了。

在一些情况下,社交行为推动了这类事情的发展。《金融时报》最近的一项秘密调查透露,“总统俱乐部”举办年度男性慈善筹款会,秘密召集英国商界、政府和娱乐人物为慈善事业募集资金。但是这也是社交事件,参与者们酩酊大醉,并且对衣着暴露的女招待实施性骚扰行为,而这些女招待则被要求签署保密协议。

采取有效行为消除这类事件,不仅有利于潜在的受害者,更是符合每个人的利益的。这些骚扰者背后的组织同样也会因为这类事件消除而带来的严重的名誉损坏风险的降低而受益。

而对企业来说,首席执行官和董事会成员有义务维护他们公司的名誉。这意味着实施可靠的行为来确保同事或职员在办公室内外均不不滥用权力,并且对给公司带来的坏名声负起责任。

权力的滥用和义务的漠视越来越难以遮掩,因而这些行为也带来越来越多的负面结果。那些具有影响力的人物希望他们只需要提出言语上的支持,想办法拖延时间直到事情最终归于平淡,

这不过是一种浅薄的“觉醒”。堤坝已经溃塌,清算已经开始。英国的女权主义者们呼吁着能满足她们合理需求的切实行动的发生。

作者:Lucy Marcus,马库斯创业咨询公司的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与Project Syndicate联合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世界经济论坛博客翻译小组·胡静璇

责编:张智

世界经济论坛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