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人员发现,多语制能够拉动经济增长。积极营造多语言环境的国家获得了一系列回报,包括出口方面更大的成功以及更具创新力的工作环境。

英国布里斯托大学语言研究所研究员加布里埃尔·霍根-布伦援引将经济增长与语言多元性挂钩的数据表示:“语言在大范围的国家层面和小企业层面都非常重要。”

比如,瑞士将国内生产总值的10%用于多语言遗产,该国共有四种官方语言:德语、法语、意大利语和一种叫做罗曼什语的古老拉丁语言。

反观英国,由于英国人语言技能相对较差,据估计英国每年遭受的损失相当于其GDP的3.5%。

这种情况出现的部分原因是语言能够帮助建立贸易关系。一项基于瑞典、德国、丹麦和法国中小企业进行的研究发现在语言方面投资更多的企业出口的商品更多。大量雇佣多语种员工的德国企业为其市场增加了10个出口目的地国家,而这方面投资较少的企业表示他们错失了很多合约。

(全球各国双语人士比例——欧盟:单语种、双语;卢森堡、荷兰、德国、瑞典、丹麦、波兰;数据来源:欧委会,《欧洲人及其语言》,2006;按年列出的说外语的美国人比例;数据来源:美国人口普查局,2007年美国社会调查)

图片来源:美国人口普查局

此外,研究人员一直强调,说外语能给个人带来多项益处。而获得这些好处并不一定需要说得很流畅,这对于那些觉得外语很难的人来说是个好消息

多项研究表明,外语能力能够提升一个人的赚钱能力。在佛罗里达,讲西班牙语和英语的人每年比只讲英语的人多挣七千美元。根据加拿大的一项研究,能说双语的男性和女性收入分别比其他只说英语的同性高出3.6%和6.6%。有一点很奇怪,那就是即使双语人士在工作中不需要使用第二语言,这一结果依然成立。

该研究的其中一位作者、经济学教授路易斯·赫里斯托菲(Louis Christofides)说道:“获得掌握双语带来的财务报酬并不一定需要在工作中使用第二语言。”作者们推测这是因为掌握第二门语言是较强认知能力、强大毅力和良好教育程度的体现。

除了经济方面立竿见影的好处,语言还能以一种更加微妙、长远的方式为一国劳动力带来裨益。比如,研究表明多语言有益于大脑健康,能够推迟老年痴呆的发病期,还能带来更强的专注力与信息处理能力。这种影响的效果在从小就掌握多语种的人身上体现得最为明显,但是稍晚掌握外语仍然能带来积极影响。

爱丁堡大学心理学副教授托马斯·巴克及伦敦大学学院教育学讲师蒂娜·梅梅德贝格维奇在有关语言多元性的价值的论文中表示,“即使一周的高强度语言课程也能提高注意力,而且九个月之后这种影响对于那些每周练习五小时或更久的人依然有效。”

(使用语种最多的国家,2015年各国使用的语种数量;巴布亚新几内亚、印度尼西亚、尼日利亚、印度、美国、中国、墨西哥、喀麦隆、澳大利亚、巴西;数据来源:《民族语》)

那么各国如何能够增加语言资本?巴克和梅梅德贝格维奇用“健康的语言膳食”来描述整个人生中学习语言的方法。

他们建议,“就像人们总说:‘每天吃水果蔬菜有益健康’一样,学校也应该强调:‘用不同语言说、读、写大有裨益’。”

这一点尤为重要,因为很多国家拥有大量移民家庭,这是巨大的尚未开发利用的语言资源,但是尽管很多讲单一语种的父母强迫孩子上语言班,移民家庭的父母可能由于担心孩子受到歧视或认为多语种有不利影响,并不愿意让孩子掌握自己的母语。那么这种做法的结果是什么?美国西北大学传播科学教授维奥丽卡·玛丽安认为:“家庭的语言规模和丰富性会因此大打折扣。”

鉴于语言多样性能够带来如此之大的经济效益,很多语言濒临灭绝就非常令人担忧了。其中最为脆弱的是山区少数群体所使用的语言,研究人员的数据表明,这些语言衰落主要受全球化和高速经济增长的影响。

作者:Sophie Hardach,作家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责编:张智

世界经济论坛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