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几天中,在全球许多金融市场爆发的混乱及时地提醒人们要对风险和漏洞予以关注。全球增长可能会回升到2008年金融危机前的水平,但我们面临的最大风险并非来自股市波动。 这些风险与技术、环境、网络攻击和政治倾向之间越来越复杂的联结关系有关,而政治倾向中保护主义出现的可能性将更高。

回顾世界经济论坛在《2018年全球风险报告》中的年度风险认知调查结果,过去10年来全球经济和金融风险不再显著,这种变化十分引人注目。 在今年,这类风险几乎被忽略。 这种转变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对于金融危机的后果所带来的紧迫问题的关注有所减少。但一定程度上来说它也反映出我们对于整个系统的稳定性有些过度自信。

本周的市场波动已经非常严峻,但这尚未成为系统性问题。在周一和周四大幅抛售后,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 1.38%,标准普尔500指数+ 1.49%,这二者均进入“调整”区间,两者均从峰值下跌超过10%。

虽然这使许多市场参与者感到紧张并预测到进一步不可避免的波动,但本周的进展体现为“传统”的抛售而不是10年前次贷市场崩溃时那种整个体系的溃散,对这一点的信心是十分显著的。 这也凸显了一个事实,即在危机后的几年里针对加强全球金融体系我们已经做了很多工作。

然而同样令人惊讶的是,近年来,股市抛售集中于建立VIX指数上的金融工程生态系统,该指数是波动性的一种指标而并非鲜有人注意。目前大部分牛市中的波动性缺乏是不容忽视的,这也引来无数关注和对于在退市时必然出现某种崩盘的讨论。所以这是一股不应该使我们太过惊讶的破坏冲击,特别是它出现在全球货币政策出现拐点的时候。

但如果我们不应该对基于VIX指数形成的风险感到惊讶,那么可能触发各种问题的其他因素又会如何呢?在今年的全球风险报告中,我们强调了两个长期存在的漏洞。

达到一百万美元的五个步骤

首先是潜在的资产价格调整:我们已经清楚地看到本周有部分风险冲破了金融体系,但提出尚没有哪些领域估值偏高的意见是十分勇敢的。我们仍然处于可能会产生波动的区间。

我们提出的第二个重要问题是债务问题。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许多漏洞在复杂的情况下更加严重。在20国集团国家中,非金融部门的债务从2007年的80万亿美元增加到2016年的135万亿美元。许多国家的企业债券发行量激增,一项指标表明美国公司债券与股票比率自金融危机以来翻了一番。 同时,许多新兴经济体尤其受到了全球利率上涨的影响。 例如,去年10月,肯尼亚中央银行行长提出警示说,许多非洲国家的公共债务水平已经达到了“外部冲击可能会把我们推倒”的水平。

新的断裂和脆弱性

资产价格和债务水平是短期中断的潜在触发因素,但仍有更深层次的风险需要考虑。世界正在经历一系列的变革,这些变革已使当下的经济模式有了更多断裂和脆弱性。

科技是一个显著的例子。当下发生的变化所具有的的深度和速度有可能颠覆我们的许多基本经济假设,尤其是与劳动力市场运作有关的假设。

保护主义抬头的可能性越来越大,这是经济和金融长期不稳定的另一个潜在原因。 世界大国之间的共识已经打破了全球化的现行规则,并且国内经济决策风险的溢出效应将我们推向了危险的零和贸易方式。这些都与许多国家不平等的发展模式密切相关。今年,我们的调查再次将财富和收入差距排在前三位,将其作为未来10年全球风险的驱动因素。

进一步的变革具有引发混乱的可能性,而这些变革与环境有关也与我们希望为缓解和适应气候变化所做出的深刻改变有关。在金融领域,公有经济和私有经济中都有越来越多的声音呼吁就潜在的“转型风险”采取行动,如果我们走向低碳和环境可持续发展的未来,这种转变风险将会凸显出来。

但对陷入困境的化石燃料之于政府财政具有潜在破坏性的担忧只是冰山一角。受能源和环境变化影响最大的国家和地区(如紧张局势已经严重的中东地区)所面临的结构性变化不仅会导致经济和金融的混乱,而且会导致对于社会、地缘政治的深层次挑战和破坏。

在损害增加之外,还有失控崩溃的可能性

就此我们开始考虑复杂或系统性的风险,这些风险对我们的打击不仅仅是增加了损失,还有失控崩溃或突然转向难以逃脱且不理想的新情形。我们生活在一个以网络联系日益密集为特征的世界中,风险可能发生级联的潜在途径已激增,并且这个进程还在加速。科技一直是弥补这些系统漏洞的有力渠道。

我们在2017年的网络风险中看到了阶跃变化,而之前被视为不同寻常的攻击则变得越来越普遍。 像WannaCry勒索病毒这样的袭击事件引发了地缘政治的紧张局势,影响技术突破,而这又反过来对社会和经济产生了直接的影响,使银行、医院、政府部门、能源供应商和交通网络受到了破坏。如果没有发现其“杀人开关”从而将其关闭,则其造成的破坏和损失可能会更加严重。

我们有充分的理由来防范纯粹的金融风险,但我们需要担心的是越来越复杂的系统性风险。 人类已经非常善于学习管理孤立的传统风险,并使用标准的风险管理技术。 但当涉及到我们所依赖的全球系统中的复杂风险时,我们就不那么得心应手了。这些风险的特点是反馈循环、临界点和不透明的因果关系,因而使评估和干预这些风险成为问题。

我们应该警惕进一步的波动性事件,例如本周股市中数万亿美元的波动。

有一些我们需要防范的漏洞十分清晰,但我们也应该监测到意外破坏的苗头,并加倍努力为我们所依赖的所有全球系统构建强大的适应能力。

作者:Aengus Collins, Practice Lead, Global Risks, World Economic Forum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博客 MarketWatch联合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世界经济论坛博客翻译小组·徐嘉莹

责编:张智

世界经济论坛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