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过去的几年中,人们对于大学、专家的信任程度不断下降。“大学”、“专家”等名字似乎也不如以往那样得到尊重。

我是国际高等教育的拥趸,我认为国际化的大学能够为社会带来各种好处。当今国际局势困难重重,有人认为教育并不能解决我们所面临的难题——相反,教育本身就是问题的一部分。伦敦帝国学院一直致力于成为“非精英主义的顶尖大学”,但我们却没能把社会的各个环节联系在一起。世界经济格局不断变化,高新科技飞速发展,很多人并不对大学抱有期望。相反,他们越来越感到沮丧、孤立。

这种疏离感并不是毫无来头的,很多人都对此进行了分析、讨论。Joan C Williams发表在《哈佛商业评论》上的一篇文章中就写到了文化、经济层面上都落后的工薪阶级白人群体。依靠辛苦劳动维持节俭、自律生活的阶级正在消失,而很多人极其厌恶这种改变,他们认为专家、教授、高等教育机构是“罪魁祸首”。正如Williams所提到的那样,一份“能够提供稳定的收入、优质的福利以及受人尊敬的社会地位”的工作可谓是炙手可热,竞争相当激烈。

推荐阅读:

JD Vance在他的回忆录《Hillbilly Elegy》中描绘了上述工薪阶级白人群体中的一例:住在阿巴拉锲亚山脉乡村地区的一户家庭。不需要学历的工作少之又少,而进入顶尖大学学习深造的机会更是几乎遥不可及——并不是所有人都像Vance那般幸运。Williams认为,进入大学就读的孩子会感受到“对工薪阶级出身的蔑视”。努力工作再也无法保证回报;接受教育、跨入精英阶层才是出路。

那么,在这个日益变化的世界中,大学应当扮演怎样的角色呢?我们如何才能帮助他人重拾自信、看到希望、抓住机遇并赢得尊重呢?

我认为,我们必须找到新的方式,把社区里的居民纳入到这个过程中来。大学成员应当亲自、直接地与居民接触,分享知识,倾听创造性的思想并合作完成一些对社区有实际作用的项目。

大学还应当认识到合作的重要性以及作用。大学通常会和其他教育机构、政府合作伙伴、商界进行合作,我们应当拓宽合作网络,把那些不甚了解大学却对大学疑虑重重的人们也纳入进来。

伦敦帝国学院的新校区位于伦敦怀特城,附近是城市区域,文化多样,经济不是很发达,四分之一的成年人几乎没有接受过教育。附近居民的平均居住年限比其他地区少10年左右。很多人不愿意坐进大学的讲堂,或是在我们的实验室里工作。我们是世界一流大学,但我们却无法为他们提供任何东西。

目前,我校员工和学生会倾听本地居民的声音,更好地理解他们的需求;大学还会与居民合作,为他们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这些做法起到了很好的效果。

Ramona Williams居住在学校附近,她的视力严重受损。她希望学校能够为视力不好的人设计一款婴儿车。为了满足视力需求,婴儿车可以使用传感器和导航技术——毕竟她不能既拄着拐杖,又推着婴儿车。于是,一群生物工程系大二的学生和他们的导师Ian Radcliffe博士就根据Ramona的想法设计出了这款婴儿车,满足了她的需求。

Tieyan Eweka也是当地的一位居民,她开了一家西非风格的食物零售店。这家食品店和学校进行了合作,支持了很多校园活动,比如开学的第一天——数以千计的学生和家长会在这天参观校园。

除了倾听居民的想法,我们还投资设立了很多项目,如“发明小屋(Invention Rooms)”。我们邀请当地的居民加入我们的研究项目中,参与试验,一同享受探索与发现的乐趣。

推荐阅读:

“发明小屋”是大学重获后进社区信任的模范。有了这些项目,大学就能够了解居民的需求,充分利用他们的才智。我们希望能和怀特城的居民建立真正的合作关系。

在“发明小屋”中,我们还成立了“创客空间(Reach Out Makerspace)”,吸引当地的年轻人参与到各种各样的设计中。“创客空间”拥有各类高精尖设备,比如3D打印机、激光切割机、木工、金工机械等;这里还提供了数量众多的项目,使年轻人体验把想法付诸实现的快乐。

我十分认同“宜家效应”:当你亲手制作了某件物品,哪怕只是一个小书柜,你都会收获快乐,你会珍视它,因为一切都是由你自己动手完成的。

我希望我们能够把“宜家效应”所蕴含的理念传递给更多的年轻人。他们有自己的想法;经过学习,他们能把想法付诸实现;最终,他们对自己的能力会有完全不同的认识。我们希望他们能够通过这样的过程重获自信,看到自己的未来——他们并非一无所长,他们大有可为。

此外,我们还有其他的项目,如“创客挑战(Maker Challenge)”。这个项目主要面向14至18岁的青少年。学校方面会派出志愿者,指导孩子们设计、制作自己的模型。

孩子们的想法很棒,他们的目光长远,思路也很多样。有的孩子想设计出穿戴简便、外观时尚的助听器;其他的想法还包括全自动洗牌机、可折叠滑雪板、轻便且耐穿刺的背心,以及内置麦克风的运动鞋,可以把动能转化为可储存的能源。

这些新的想法源自人们的日常生活,能够提升人们的生活质量。通过这些活动,居民们会感到他们也是科技革命中的一部分,他们并没有落伍。

大学的公信力下降,会对社会各方面造成广泛的负面影响,涉及政治、经济等各个领域,这也正是我们当下所面临的最为重要的问题之一。

大学应当重新赢得人们的信任,我们应该倾听人们的声音,进行各类合作,帮助他们提升自己的能力,重拾自信、尊严以及希望。

作者:Alice Gast, 帝国理工学院校长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达沃斯博客翻译小组•彭永康

责编:张智

世界经济论坛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