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该体验一回VR,尤其是那些身处困境的人。”

尽管当天室温达到了25度,但当参与研究的志愿者拿下头盔之后,她浑身却起满了鸡皮疙瘩——她只在沉浸式VR环境里待了10分钟。

和大多数VR技术不同,沉浸式VR带给人们更像是一个离奇的梦,而非游戏。它的目的也不是提供娱乐或牟利,而是深入研究令人惊叹的VR技术有多少潜力,探测它能否联通社会、提升效用。

“我感觉自己身处宇宙之中。那一刻,我坚信,所有的困难都将迎刃而解。”这位研究志愿者笑着说道。她非常怀疑这种说法会让我们感到奇怪。采访结束后,她在门口问我们:“我下次还能再来试试吗?”

现实世界的扩展

我主要负责设计虚拟现实的环境、界面和体验效果。西蒙弗雷泽大学(Simon Fraser University)互动艺术及技术学院的iSpace实验室里,我和同事们在Bernhard Riecke的指导下,研究人类和科技是如何相互影响的。虽然现有的研究框架较少,但我们还是会试着设计VR体验。

现在,很多人都非常熟悉沉浸式VR。这是一个应用了多个传感器、具有高度交互性的平台,能让人们“走进”一个虚拟的环境中。在这个环境里,人们的大脑和身体都认为发生的一切是真实的。

通过图像、声音、触感、甚至气味,沉浸式VR联通了多种人类感官,帮助用户在该环境下投入情感。而每一种感官都会影响人们的察觉力和认知能力。在大脑接受感官指令后,它会自动建造一个可靠的模型,用于指导决策、控制情感和行为。在沉浸式VR环境中,我们有效地延伸了现实世界的维度,改变了人们认识世界的方式。

从高空中俯瞰时,人们的心跳会加速。当他们在自认为的虚拟空间里遇到意外时,他们真的会吓一大跳。我曾看过很多用户在沉浸式VR体验中哭泣、拥抱、跳舞、甚至沉思。我们发现,这些VR体验能够为用户带来正面的影响。研究表明,VR体验能激起人们心中的惊奇感,而这是能够与社会联系在一起的

研究还发现,VR能够培养亲社会态度、亲社会行为亲环境行为。它能够让医学生亲身感受病患的情况,同时改变人们的偏见。美国VR公司Across the Line发现,他们的用户在体验VR之后,会更加同情流产的女性

虽然VR图像看起来是独立的、甚至有些愚蠢,但它却能将世界各地的人们联系在一起。此外,它还能跨越其他边界,比如偏见,毕竟我们并不知道用户的年龄、性别、长相。

或许,VR最引人入胜的一点就是,它不为人所见,却能深入人心。

具有同理心功能的机器?

2002年,我在加拿大艺术家Char Davies创建的“Osmose”里开启了第一次VR体验。那一次体验带给我的情感冲击是非常难忘的:在我呼吸的时候,背心里的呼吸传感器就会将相关信息制成环境变量,从而让我在虚拟环境里享受失重情况下的温和升降。

在头盔里,我能看到一棵虚拟的树和空中的发光颗粒,就像萤火虫一样。那一次的VR体验非常棒,让我明白VR可以利用人体的细微变化,帮助人们和世界进行微妙的沟通。这种感觉无以言喻。

对我这种有严重关节炎的年轻人来说,这次VR体验是非常重要的。此后的一段时间内,每每当我体验这种失重的感觉并和别人分享时,我的身心都能彻底放松下来。

VR能够拓展人们的精神世界,这一点和创建同理心(empathetic understanding)相契合。同理心指的是人们理解他人、地球甚至他们自己的程度。

不过,这并不能表示VR能够改变人们,让人们更具同理心。虽然它能够开拓人们观察世界和他人的视角,但它并不算是一台具有同理心功能的机器,不能靠按钮自动创建共鸣。在未来,VR有可能通过设计特定体验、带动惊奇等相关情感,帮助人们产生同理心及亲社会倾向。

带来惊奇感

惊奇是最为重要的情感变化指标,也是少数几个让人们超越自身、融入大环境的体验之一。

我们可以通过“巨大与规模(vastness or scale)”来理解这一点。在这种情况下,人们会体验并适应一些巨大的事物,而适应的过程则能够调整人们现有的认知计划,让人们接受更多信息。

除了看一些形体很大的事物,人们还可以通过其他方式实现——很多人在观看鼓舞人心的公共演讲、参加音乐会、欣赏艺术品的时候都会产生惊奇的感受。不过大部分人都很少体验这种感觉,毕竟生活如此忙碌,人们不可能每周都参加音乐会、欣赏日食或参观自然奇观。

相关阅读:

在地球翱翔

作为媒介,VR技术尚未成熟。我们仍在学习如何更好地设计VR,从而让人们感到惊奇,甚至动之以情。

目前,除了自身研究,我们还会通过和研究参与人员进行“共同创造”,从而扩展我们的设计意图。我们会基于上述研究得出的研究方向,设计一个雏形并让人们进行相关实验。随后,根据人们给出的反馈,我们将重新设计该雏形。如此以往,在得到一致性的反馈前,我们会不断地进行完善。

比方说,2016年开展的一项调查显示,参与研究的人员会在Google Earth VR上游览星球时感到惊奇。此外,我们还发现了一些关于亲社会性的有趣的现象。Google Earth VR使用了地球的街景和航空数据,并将其输入到虚拟环境中。因此,用户可以飞到地球的每一个角落。

在那些感到最为惊奇的参与人员中,将近一半都体验到了“颤抖”,也就是由惊奇事件而产生的寒冷、鸡皮疙瘩等生理反应。深入分析数据后,我们发现,这些参与人员还在VR体验中感受到了强烈的社会联结感。

在我们的研究中,曾有一位参与人员在虚拟环境里突然大声说话。“栅栏还在那,房子也是一样的,”他说,“我记得这个地方!”在VR体验中,他看到了他儿时的故居,上一次见还是20多年前。

在体验后的采访中他透露,由于经费不足,他已经有7年没有回到故乡了。同时,因为处于不同的时区,他和他的直系亲属也很少联系。几天后,他定了一张回家的飞机票:“虽然这趟航班就像循环取货,中间得停靠四站,但毕竟它很便宜,能让我回去!”

不再孤独

VR也许能够解决这个问题。VR能够增进人们的社会联结感,也许有利于帮助人们度过难关。西蒙弗雷泽大学的社会科学和人文研究委员会(SSHRC)、自然科学和工程研究委员会(NSERC)以及数字媒体中心与我们的团队正在一同努力,希望能够把VR运用到职场、家庭中。

如果人们能够使用VR,不论背景如何,也不论技能水平如何,他们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目前,VR已经能给我们带来令人啧啧称奇的体验,这只是一个开始。

有了VR,我们的未来就有无限可能;有了VR,我们的生活将会变得更加五彩缤纷。

作者:Denise Quesnel,西蒙弗雷泽大学iSpace实验室博士生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和The Conversation联合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世界经济论坛博客翻译小组·叶枫

责编:景嘉伊

世界经济论坛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