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家很快发现,对青少年的大脑来说,智能手机有多么危险。

研究表明,当一个初二的学生频繁使用社交媒体时,他/她患上抑郁症的几率上升27%。每天至少使用3个小时手机的孩子有更大的自杀倾向。而最近的研究发现,随着智能手机的浪潮,美国青少年自杀率已经超过了凶杀率。

教育界人士乔·克莱门特和马特·迈尔斯最近共同编写的一本名为《Screen Schooled: Two Veteran Teachers Expose How Technology Overuse is Making Our Kids Dumber(屏幕教育:两位老教师揭露技术的过分使用如何让我们的孩子陷入困境)》的书中说道,关于智能手机的风险的相关文章成为热点已经持续大约十年的时间了。

克莱门特和迈尔斯认为,近年来历史上两位最大的科技人物比尔·盖茨和史蒂夫·乔布斯几乎不让他们的孩子玩他们参与创造的这些产品。

“对自己的产品,这些富有的科技大亨到底知道哪些消费者们不知道的东西呢?”作者写道。随着证据的不断充实,答案是电子科技的瘾性。

“我们不知道我们的孩子在家里使用了多少科技产品”

在2007年,微软前首席执行官盖茨为了防止女儿对电子游戏产生不健康依恋设置了使用上限,在孩子们14岁以前他也不允许他们使用手机。(现如今,孩子拿到他们的第一台手机的平均年龄是10岁)

乔布斯在2012年他去世之前是苹果的首席执行官,在2011年纽约时报的一次采访中记录着他禁止他的孩子使用新推出的iPad。“我们不知道我们的孩子在家使用了多少科技产品。”乔布斯对记者Nick Bilton说道。

在书中,克莱门特和迈尔斯写下了这样的案例,硅谷富有的父母们似乎比普通人更了解智能手机、平板电脑和电脑的成瘾性,尽管父母们以科技创造或者科技投资为生。

“想想,在现代的公立学校中,孩子们被要求使用像iPad这样的电子设备,”作者写道,“而史蒂夫·乔布斯的孩子却是少有的例外,这真是有趣。”

乔布斯的孩子结束了学校生涯,因此不太可能知道苹果的创始人到底多晚才开始给孩子提供科技教育、或者教育科技。但是克莱门特和迈尔斯认为,如果乔布斯的孩子在现在进入美国的普通学校学习,他们在学校使用科技产品的次数会比在家里多得多。

在两位作者看来,这样的情况在普通学校是常见的。一些硅谷的学校,比如沃尔多夫学校,会格外注意减少科技的使用。他们使用黑板和2号铅笔,孩子们被教育着要合作、尊敬他人等软性技能,而不是学习怎么使用代码。在Brightworks学校,孩子们在建造和在树屋里上课中学会创造。

教育科技不是万能药

由于盖茨在技术方面的让步,在现在的教育环境中,学生获得了一些好处。在盖茨施行家庭(限制电子设备)政策的这些年里,这位亿万富翁对通过使用电子设备帮助每个学生量身制定课程计划的个性化教育模式也提起了浓厚的兴趣。

在最近的博客中,盖茨为西雅图的一间名为Summit Sierra的学校使用电子设备以实现学生个人目标(如进入某所高校)而庆祝。老师们在个性化学习环境中更多地是扮演着辅导者的身份,以帮助学生在瓶颈期或者分心时回到正轨。

在这些案例中,科技可以说是物尽其用,盖茨认为这样的使用是有利于学生的发展的,而娱乐则不能。

“个性化教育不是万能药,”他写道。但是盖茨表达了他的愿望:“希望这样的途径可以帮助更多的年轻人挖掘自己的才能。”

作者:Chris Weller, Business Insider创意板块记者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与Business Insider联合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达沃斯博客翻译小组·胡静璇

责编:景嘉伊

世界经济论坛·达沃斯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