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我们眼前的场景是这样构建的:世界每天都在变得更加全球化,联结性变得更强。从跨国公司到气候变化再到社会与政治运动,人类的命运越发紧密地交织起来。

另外,我们正处在身份的历史性转变的早期阶段——我们越来越少地会固定在某一个地方,这种身份对于商业、政府和社会都有着广泛的意义。

在这种背景之下,对于全球化的探讨达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程度。然而我们似乎已经完全忘记了世界公民的角色。为了扭转这种趋势,我们势在必行。

世界公民分为两类:拥有共同价值观、责任共担的个人,以及着眼于全球化而似乎把世界公民抛之脑后的企业。我致力于成为个人中的榜样,帮助那些企业成为更称职的世界公民,并且在各处突出世界公民的重要性和呼声。

“人类共同的体验”

世界公民意味着人类共同的体验,它主张无论我们来自哪里、身在何处,我们都凝聚在一起。我们的幸福与成功都是完全相互依存的。我们可以从彼此身上学习到的远比对于未来感受到的恐慌要多。

世界公民也意味着共同的价值观和责任,他们了解到地区性的事件会受到全球事件远程的影响,反之亦然。他们拥护在所有国家法律、身份之上的基本人权以及保障所有人平等的社会契约。

多元、互联、共情和视野对于世界公民来说是极为重要的价值。全球公民秉持这些价值,从而能够在地区的、国家的、国际的各种舞台上做出贡献而不会损害一方使另一方得益。他们会促进和培养国际间的了解。

世界公民包括个人、企业、全球流浪者以及“全球本土化者”,年龄、规模有大有小,性质有盈利也有非盈利,有公有或也有私有,性格有内向也有外向,有男性也有女性。世界公民与长期的前瞻性领导力齐头并进:个人领导者拥护共同价值观,企业公民的管理、伦理、商业模式和投资策略在他们接触到的每个领域都创造价值而非仅仅获取价值。

世界公民与全球化有所不同。全球化是各种机构拓展国际影响或者在国际范围内运作的过程,受到经济、商业和金钱的驱动,是产品、资本、人员和信息的一种流动。而世界公民则受到身份和价值观的驱动。世界公民们建立沟通桥梁、缓和风险、捍卫人道主义。尽管现下全球化正处于激烈的讨论中,我们现在比任何时候都需要世界公民。

图片来源:Medium

为什么世界公民如此重要?

世界公民并非与生俱来的,而是人们创造的。儿童并不会生来就理解人类共同的人性,他们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学习到这一点。教育和具有全球视野的重要性不能被低估。

从历史上来看,世界公民植根于人们避免战争的共同心愿。在普遍的推理中,我们相互了解得越多,就越能保证和平、发展和繁荣。最近,人类基因组计划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向我们展示出人类是一个整体。新的技术也使我们能够以比以前更多的方式与更多的人产生联系,使我们发现彼此的异同,更好地了解我们的相互依存关系,拓展我们的世界观。

但是很多人并未有过这样的体会。纵观世界,有许多人缺乏归属感:他们与其他环境、人和文化并未有较强的联结。他们时常感觉不到对于家的归属感。另外,那些不能够参与到数字革命的人同样被这种情况所忽视,特别是在发展中国家。联结并不具有普遍性。

在企业范畴上,近几十年来我们常常看到公司将企业利益置于个人、社会利益甚至环境之上。我们了解到不道德的行为、腐败、竞租行为、恶劣的劳动行为、环境恶化甚至更糟的情况。这些现象正呈现出世界所需要的要素的对立面。

世界公民身份会促进这些鸿沟的缩小以及对现状的改善,世界公民们正是其代表。这样的举措不仅是与心态有关,更与行动、生活方式以及随着时间推移构建更好的联系有关。

世界还是那个世界,当下又有什么不同?

尽管我们所生活的世界在几个世纪之内已经变得越来越全球化,现下关于全球化的辩论却不同于之前而趋于白热化。从英国脱欧到美国总统大选、国家主义抬头以及难民危机,我们可以全面地看到反冲和误解的出现。世界公民身份一向都很重要,但是在当下强调其在社会、商业和整个世界中重要性的需要更为迫切。

我们处于身份历史性转换的初期。我们与特定地域、社会结构或民族国家的联系越来越弱,这是一种巨大的转变,是一种我们感知不到也没有为之做出准备的转变,需要我们的参考系重新组合、视野发生改变。它还会带来非常广泛的影响,以下是其中最为重要的:

技术:因特网是没有边界的,全球化也实现了数字化。智能手机和其他移动设备使全世界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互联性。新技术对于能够使用它的人来说具有惊人的民主化力量。如果我们将这种互联性与世界公民价值相结合,那么世界就从此开放,使更多的人能够发声。

领导者:全球化和世界公民身份是不同的。全球化为许多人带来了极大的益处,但并没有惠及所有人。成功的领导者会是世界公民,无论他们是CEO、总理、社区领袖或是儿童。我们如何建立一个真正包容、可持续的未来将取决于我们使新一代领袖变得更全球化的能力。

商业:全球商业正在承受对于全球化的辩论的冲击,特别是那些跨国公司。这也在情理之中。几十年来甚至几个世纪以来,跨国公司所获取的比他们贡献的要多。他们惠及一小部分人(高管和股东们)而牺牲了其余的大部分(通常是雇员、社群以及环境,他们都难以发声)。

尽管如此,全球化还是为全球经济带来了极大的价值(共计全球GDP的10%)。互联性更强的国家和新兴市场大多从这种趋势中在经济增长层面获益。所以全球化本身并不是坏事,也并不会某一天从世界上消失。

这就是世界公民至关重要的地方,因为他们既了解全球又了解当地的情况。比如,随着全球化削弱了国家之间的不平等,全球化也会加剧不平等的出现。因此,解决方案与国内政策转变关系更大而不是关闭边境或解除商贸管制关系更大。在商业领域,现在正应该修正跨国公司的策略来保证他们为全球繁荣和社会做出贡献。

政治:许多政治家把全球主义看作隐患,而国家主义可以对其进行抵御。但是这种二分法是错误的。“去全球化”并不能达到和平、发展和繁荣的目标,而我们必须通过世界公民的共同价值来得到长远的对策。

青年、教育和劳动力灵活性:新技术消除了学习、发展和获得收入的障碍。现在的青年人趋向于更加全面地、无国界地、流动地看待这个世界以及他们自己。现在世界上已经有七分之一的人是移民了。

然而未来从职业的自动化到许多新兴市场中的“青年膨胀”都充满了未知。技能水平高的职员也许不会固定在某一地区或某一专业领域,而技能水平较低的职员的选择就没那么多了。理解其中不同意义的世界公民对于制定负责任的解决方案来说非常关键。

环境与气候变化:也许没有比气候变化更能突出我们之间互联性的议题了。地球依赖于跨越地缘政治国界与经济的集体治理。世界公民最重要的角色之一便是维护和执行全球契约。地球和社会的生态都取决于率先行动的世界公民。

城市与城镇化:我们生活在一个属于城镇的千禧年中。到2100年,生活在城市中的人会比现在世界上的总人数还要多。城市是全球发展的引擎,充满了机遇和挑战,呈现出“全球/地域同在性”的典型情况:最成功的那些城市既在全球范围内互联也能解决本地的需求······换句话说,与世界公民的价值观完全契合。

世界公民并不是一个一概而论的定义,也不是什么灵丹妙药,但对于构建一个更可持续、有韧性并且富于同情心的世界来说,它是我们在21世纪非常有力的工具。每个人都能在其中起到重要作用。世界正等待着你参与。

作者:April Rinne,共享经济、共享城市专家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与 Medium联合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达沃斯博客翻译小组·徐嘉莹

责编:景嘉伊

世界经济论坛·达沃斯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