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在全球人口中占比不超过0.1%(三百万)。然而,全球近一半最有价值的技术公司都源自硅谷,总估值超过了1000亿美元。欧洲也可以建造其他硅谷,但却困难重重。若想建成另一座硅谷,仅有创业公司是不够的,还需要一个完整的生态系统,创业者、资本以及不同规模的公司可以在其中实现不间断的流动。

欧洲公共部门的领导层已经深刻认识到,他们迫切需要培养以创新为驱动的创业精神。目前,大量相关优先事宜已提上了政策议程。相关部门也已开始进行干预,提供与创业事业需求相适应的教育,降低融资难度,改善获取或接触相关人才的渠道。

鼓励加强创新的环境是国家发展中重要的组成部分。创新,尤其是信息与通信技术的创新,是提高现代经济竞争力、促进经济发展的驱动力。建立创新生态系统,还可以加速可持续发展,大力推进(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落实。但是,这种动态的商业环境需要协调一致的监管措施,才能引领、促进和推动创新活动的发展。

图片来源:Statista/EY

合适的环境可以为创新提供灵感,也能够催生竞争优势。在知识经济时代,开发强有力的创新生态系统是生产力、比较优势、经济增长和企业价值的核心政策领域。若想实现“创新就绪”,相关组织、领导人、网络往往需要进行变革。发展创新生态系统中个人股东的能力,有助于实现这种变革。

引入新的数字技术不仅可以帮助政府为公民提高更好的服务,还有可能成为引领、促进和推动创新的最有利工具。目前尚未掌握成熟数字技术的政府应当着手制定数字化转型路线图,确立明确的目标与策略,彻底转型办公流程,建立创新机构与基金。目前,国家层面的创新政策协调与最佳实践共享尚不多见。不联合起来发展创新,不利于实现创新福利辐射全球的前景。

欧洲国家在2017年全球创新指数中表现不俗,共有八个位居前十。但是,欧洲委员会给出的数据却完全是另一番景象:欧盟在创新创业方面落后于美国与亚洲。截至2017年1月,欧洲仅拥有16家“独角兽”公司,而美国与亚洲分别拥有91家和44家。2006年,全球前50位最有价值的公司中,欧洲占据了17家。而如今只有6家。

欧洲的专业技能知识与知识产权不断流向美国。近半数被收购的欧洲创业企业都落入美国公司的囊中。在全球化大背景下,这似乎无关紧要,但其实它背后的重要性不容忽视。新兴领域内诞生的新兴技术正面临脱离欧洲的风险,转而流向美国,由美国进行开发。只有采取具体措施才能防止技术的脱离。许多欧洲年轻人(有数据显示,近一半在18至24岁间的年轻人)希望自主创业。如果欧洲想留住他们,就必须发展创新中心,协调征税问题,降低获取资本的难度。

美国风险投资企业必须开始促进欧洲的创新发展。与硅谷相比,欧洲大陆拥有诸多优势,比如高水平人才和较低的工资水平。欧洲投资银行、欧洲委员会等重要机构应当大力支持青年创业者,改变规避风险的态度,抛开对迅速赢得财富的敌视。欧洲若想留住最优秀的的创业者,就应当建立自己的智能发展中心和创新生态系统。瑞典、丹麦等北欧国家可以通过鼓励创业文化的发展,引领欧洲在此方面做出更多努力。

生产力问题

自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以来,欧洲地区的生产力增长有所下滑。有些专家认为,这是去工业化提前到来的标志。严格的责任制、数据可移植性、数据获取渠道都会对创新产生影响。若想解决这些问题,我们必须平衡公共利益(消费者保护)和推动创新、促进公私合营发展的市场力量,找到能够在国际范围内协调监管措施的途径。

对所有人而言,技术创新是增加财富、改善福祉的强大驱动力,也为我们提供了巨大的机会。与此同时,领导者应当确保全球各级人民都能共享这种创新福利。我们应当帮助欠缺创新能力的国家和地区赶上时代潮流,并支持领衔创新人士可持续发展。

对政策制定者、高级管理人员、创业领袖实施基于实证的引导,支持他们所在的组织、地区、国家开发以创新为核心的政策计划,具有重要意义。参考最佳实践和标杆管理,了解支持研究、开发和创新的最新发展动态,是加速经济发展,实现(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的重要举措。

作者:Drasko Draskovic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原创,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原文链接
责编:刘博睿
世界经济论坛·达沃斯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