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chain,即区块链技术。理解它的人少之又少,而它同时又备受众人期待。计算机科学家和社会上的普通人之间存在着知识的鸿沟——这没什么稀奇的。但在区块链技术的问题上,这条“鸿沟”的“宽度”简直令人叹为观止。区块链技术类属于分布式账本技术(Distributed Ledger Technology, DLT)。DLT技术最为引人注目的一点在于:人们围绕这种技术提出的观点中,那些听起来最为高瞻远瞩的论断,往往都触及社会的核心之一——信任。

如果要对DLT技术的工作原理进行更为细致的大体了解,高盛集团制作的这个网站可以作为一个入门。但本文只需对DLT做一个粗略的总结。

本质上来说,所谓“分布式账本”是一些数据库。这些数据库并非集中统一管理,而是在一个网络中被不断复制。对数据库的每一次修改,需要在网络上的每一个节点上被记录下来并获得许可。同时这个过程需要通过严格的密码认证。

正是这种分散方式和加密手段的结合孕育了DLT技术的一些倡导者有关“信任”的大胆言论。他们认为,如果信任根植于网络的结构本身,自然就不需要依赖于个体参与者的好意,更不用指望那些手握他人数据、高高在上的集中权威机构的好意。高盛的概览更进一步把DLT技术誉为“承载信任的新科技”。

这种想法乍一看仿佛炼金术一般引人遐想:在电子网络中和千里之外无名的参与者建立起坚不可摧的信任。这种有如神助的发明来得正是时候:我们的社会生活已经裂开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大洞,正在我们为此愁容满面之时,正好来了这么一种科技,可以填满这信任的深渊。

不过,慎重一点总没坏处。毕竟这些技术还很新,完全理解它们的人为数不多。无疑,假以时日,会出现重大的、甚至是变革性的方法来应用这些技术。世界经济论坛一直积极关注这方面的动向——这份白皮书可以证明。目前围绕DLT技术有各种各样甚嚣尘上的论调都讨论着这种技术将会带来的激进变革,其中不乏一些泡沫式的跟风行为。下面四个原因提醒我们,是时候放慢脚步了。

  • 我们应该看到,DLT技术未来可能的应用和现在实际的应用之间的缝隙正在逐渐扩大。撇开那些关于技术变革的夸夸其谈,我们对于这些技术的衡量并没有多少实际的改变作为基础。不仅如此,传闻有证据表明,越来越多的组织看待DLT技术的眼光出现了本末倒置的问题:他们本应先看到需要解决的问题,再思考DLT技术能否帮助他们解决这些问题,可现在他们是先把DLT技术摆在眼前,再去寻找能够应用这种技术解决的问题。
金融系统发展完备指的是高效、可信、有自信。
图片来源:世界经济论坛,全球竞争力报告2014-2015
  • 我们真的确定,我们需要或者说想要用科技来解围信任的衰退吗?一方面,在很多国家,公众对重要机构的信任度都毫无疑问地降低了,这种现象确实令人感到担忧。另一方面我们也应该注意,不要把这种趋势灾难化。每一天,都会有数不清的来往和交易通过精细复杂的信任网络发生,这让一些人意识到,或许DLT技术是“一个谁都没有的问题”的答案。就算这样一种乐观的观点是错误的,我们确实处在一场人际信任的系统性衰退的中心,也不意味着DLT就是我们所寻找的答案。或许我们的第一直觉理应是优先重建社会上的信任,而不是就这样接受信任走向灭亡,赶着跳上新科技的小船,驶向一个以低信任度构建的世界。
  • 我们应该认识到,即使是在以DLT为基础运行的世界里,我们回避对信任的需求也是有限度的。至少我们还要信任加密算法,信任网络结构,信任DLT技术运行的硬件等等。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也就意味着信任企业把DLT技术运用到服务运营中的方式。而对这些企业的决策者来说,这意味着信任计算机科学家给出的承诺:我们的DLT技术是值得信任的。
  • 让我们想一想如果这样一种想法固定下来会有什么样的后果:用新的传播科技,取代以社会为基础的培养信任的方法。我们或许应该停下看看过去的几年。新闻和信息流急速的去中心化可作为信任去中心化一个很有用的例子来比较。毫无疑问,在民主的意义上其影响是十分深远的,但带来的后果却没这么简单。社交媒体的回音室效应带来的分裂与极化程度如此之深,以至于人们已经开始对民主本身的健康产生了担忧。关于这一点在去年的全球危机报告中我们已经花了很长的篇幅来讨论。

因特网和分布式账本技术之间的类比不能算是完美一致,上文所述更无意指出DLT技术将会对民主构成威胁。但我们至少应该仔细考虑,把信任外包给科技可能会带来什么复杂的后果和副作用,这些都是我们现在无法预见的。

作者:Aengus Collins,世界经济论坛全球风险项目执行总监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达沃斯博客翻译小组·李雪

责编:刘博睿

世界经济论坛·达沃斯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