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五年,世界范围内的恐怖主义事件增长惊人。

与恐怖主义相关的死亡人数也在迅速攀升。

虽然与恐怖主义相关的杀戮行为多集中在中东、北非、中亚、南亚,但欧盟成员国也未能幸免。近几年,欧洲遭遇了一系列高调的暴力袭击事件,令人发指,使欧洲人陷入一片恐慌。

真实的威胁

这些袭击事件虽极具毁灭性,但欧洲国家所经历的恐袭在世界恐怖主义事件中仅占极小的比例。

不算伦敦和曼彻斯特恐袭事件,截至目前,2017年,欧洲共发生了11起恐袭事件,仅造成39人死亡。这一数据意味着,在2017年的前五个月中,欧洲居民所经历的袭击仅占全世界恐袭事件的2%,而死亡人数仅占1%。

但这并不意味着欧盟没有面临真正的恐怖主义威胁。

雅典、布鲁塞尔、哥本哈根、汉堡、伦敦、曼彻斯特、尼斯、巴黎、布拉格、斯德哥尔摩的居民都可以证明,过去这三年是极其血腥的一段时期。

遇难人数持续上升

恐怖主义数据一般都不完整,准确性也不高。而最准确的估算结果为,2016年,142位欧盟公民死于恐袭事件,其中受害人数最多的国家为法国(92)、比利时(32)、德国(26)。

2015年,伤亡人数更多,共有176人死于恐袭,大部分来自法国(161),少数来自丹麦(2)、德国(5)、希腊(1)、瑞典(4)和英国(1)。

与往年的暴力死亡绝对值相比,欧盟近年的恐袭死亡人数不断攀升,引人瞩目。

据报道,2010年至2014年,欧盟成员国共发生37起恐怖分子杀人事件,分布在法国(10)、保加利亚(8)、英国(6)、希腊(5)、德国(2)、捷克共和国(2)、比利时(1)、爱沙尼亚(1)、爱尔兰(1)和瑞典(1)。

假设欧盟人口在2010年至2014年间稳定增长,有可能推断出恐怖主义造成的平均年死亡率。

当代恐怖袭击旨在包围整个城市。

可以预见,整个欧盟地区正在投入数十亿美元强化目标,从在城市内建立禁区,到投资建设防爆建筑。

不过,一个欧洲人死于一场恐怖袭击的概率究竟有多大?

意想不到的是,这个问题非常难以回答,答案主要取决于个人的居住地点。

即使在根据人口数量调整后,比利时、法国、德国、英国的风险依然较高,因为大部分恐袭事件都发生在这几个国家中。

不过,欧洲整体的恐怖主义死亡流行率每年都有所变化,这是意料之中的事。

假设欧洲2016年的人口为5.1亿,那么每十万居民中,便有0.027个人死于恐怖主义。

2015年,每十万人中有0.034个人死于恐怖主义,而欧洲总人口接近5.08亿。

与此同时,2010年至2014年,恐怖主义导致的总体死亡人数远远低于近几年,因此,在那段时间内,平均每十万人中有将近0.0018个人死于恐怖主义。

其他死亡原因

如果和欧洲其他主要死亡原因对比,结果又如何呢?

事实表明,心脏病、呼吸系统疾病和癌症对欧洲人的健康和福利构成的威胁,较之恐怖主义大了好几个数量级。

欧洲每十万个人中,平均约有132人死于心脏病发作。

粗略估计,2016年,欧洲人死于心脏病的可能性是死于恐怖袭击的4888倍。2010年至2014年,死于心脏病的概率则是死于恐怖袭击的73333倍。

自杀更加致命

那么,和谋杀、自杀、交通事故等次要死亡原因的对比结果呢?

事实证明,得出的结果类似。从2016年的数据看,欧洲人死于自杀、交通事故、谋杀的概率分别是死于恐袭的433倍、218倍和32倍。

2010年至2014年间的对比结果则出现了巨大的偏差:欧盟居民死于自杀、交通事故、谋杀的概率分别是死于恐袭的6500倍、4377倍和472倍。

即使恐怖主义风险提高,欧洲人死于消费品、体育事故,甚至热浪的几率均高于恐怖主义。

从2016年公布的数据看,死于机器事故、食用有毒物质和热水事故的风险是死于恐怖主义的39倍。

死于骑自行车、滑雪或水上运动事故的概率是死于恐怖主义事件的50倍。

而欧洲人死于热浪(在最热的那年)的概率则是死于恐怖主义事件的85倍。2010年至2014年,死于热浪的概率则分别是死于恐袭的588倍、761倍和1272倍。

雷击

当涉及极端罕见的事件时,概率出现了变化。

让我们以雷击为例。

据报道,2016年,26名欧洲人死于雷击。不过,这个数据也难以确认。

假设该数据基本属实,那么2016年,欧洲人死于恐袭的概率是死于雷电的5.4倍。

有趣的是,2010年至2014年,该对比结果却被彻底逆转了:欧洲人死于雷击的概率是死于恐怖主义的三倍。

适当的反应

恐怖主义的目的在于传播恐惧,使城市生活瘫痪。

恐怖主义的威胁是真实存在的,但不可反应过激,应采取适当措施。

在欧洲,死于恐怖主义的概率极低。虽然如此,欧洲会发生更多恐怖主义事件的概率却是百分之百。

然而,与地球上其他任何地区相比,欧洲发生恐袭的概率都相当低。

通过改善情报系统、整顿治安、社区外展缓解恐怖主义,不是欧盟居民需要关注的唯一问题。面对周期性袭击事件,欧盟居民还应关注如何开发相应工具,去适应、应对这些袭击,以及培养迅速恢复的能力。

作者:Robert Muggah, Research Director, Igarapé Institute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责编:刘博睿
世界经济论坛·达沃斯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