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整个世界的健康状况感到失望很容易。日益增加的抗生素耐药性、肥胖相关患病率的急剧上升以及与人口老龄化相关的问题都值得关注。

那么,人类抗争成功的那些疾病有哪些呢?事实是,我们正处于根除一系列致命疾病的关键时期,到现在为止,我们作出的努力已经影响了数百万人了。

自从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天花被根除以来已经有35年了。现在,人们希望在未来的几年中能够再次听见宣布根除一系列致命“杀手”。

麦地那龙线虫病

麦地那龙线虫病是由一种叫龙线虫的寄生虫引起的,这个病名在拉丁语的含义是“小龙引起的痛苦”,麦地那龙线虫病让人极其痛苦,甚至令人永久地衰弱下去,儿童尤其容易出现这些病症。

这个疾病是通过不干净的饮水引起的,它能破坏膝关节周围或者脚内部的肌肉和组织,使得年幼的孩子无法在他们的余生中行走。

在1986年,报告指出全球有350万人感染麦地那龙线虫病。到2015年,这个数据已经下降到22例,而到2017年为止,报告显示只有3例。
根据卡特中心的数据可以发现,麦地那龙线虫病“已经成为人类疾病历史上,继天花以后第二例被根治的疾病。”

麻疹
和天花一样,麻疹具有高度的传染性。最严重的并发症包括失明、严重腹泻、严重呼吸道感染和脑炎(这种感染可导致脑肿胀)。
麻疹也会对儿童的免疫系统造成长期的影响,使他们长期容易感染其他传染病。这也使得麻疹疫苗尤其重要。
除了局部暴发和父母拒绝为孩子接种疫苗外,麻疹已经在大多数富裕国家绝迹了,自2000年以来,全球麻疹的死亡率已经下降了75%。
然而这个病毒仍旧在一些发展中国家肆虐,尤其是一些非洲和亚洲国家,世界卫生组织希望能够在2020年以前根除这项疾病。

腮腺炎
腮腺炎是一种传染性疾病,通常会使脸颊和下巴的唾液腺肿大。虽然大多数情况下,腮腺炎不会造成持久的损害,它可以导致严重的并发症,包括脑炎或脑膜炎、卵巢或乳房肿胀和耳聋。
在美国儿童开始常规性接种腮腺炎疫苗之前(“MMR疫苗”一般分为两剂接种,其对于防疫麻疹、腮腺炎和风疹的有效率可达97%),这是在儿童和年轻人中的一种常见病。在1964年,在美国有大约21.2万人患腮腺炎。
今天,腮腺炎已经不常见了,虽然他们偶尔会出现,比如2009年在纽约爆发的约有3500人感染的事件。

风疹
风疹是一项在年轻人和成年人中传染性极高的疾病,常常会引起皮疹和类似感冒的症状。但是对未出生的婴儿来说是极其危险的,在他们的头三个月里,风疹可能会引起他们耳聋、失明和大脑损伤。
官方已经宣布,风疹在美洲绝迹了,但是全世界范围内,每年约有12万新生儿因风疹罹患相关的疾病,人类在对抗风疹的今天依旧任重道远。

小儿麻痹症
小儿麻痹症是一种严重损害身体、有时致命的传染病,并且无法治愈。
虽然大多数人在患病之后可以完全恢复,但是仍有大约1%的小儿麻痹症患者遭受着永久性生理残疾。这项病毒随着脊髓神经纤维传播,蚕食着身体内部引导我们运动的神经。

在患有小儿麻痹症的人群中,有大约5%到10%的人因为控制呼吸的肌肉受到病毒感染而无法运动而死亡。
随着一种廉价而有效的疫苗的诞生,自1988年以来,全世界的小儿麻痹症患病率下降了将近99%。只有尼日利亚、巴基斯坦和阿富汗三个国家中,小儿麻痹症仍旧是常规性疾病,现在他们也在努力根除这项疾病。这项疾病由三株病毒引起,一株在1999年根除,还有一株自2012年以后就再未出现过。

淋巴丝虫病
淋巴丝虫病,又称象皮病,是由蚊子携带的寄生蛔虫引起的,在非洲和亚洲的将近100个国家中都有出现。
多数情况下,人们在孩提时期就感染了寄生虫,但是免疫系统的损害却难以发觉,直到他们成年,他们开始出现可视症状。最显著的症状就是象皮病,即身体的一部分发生肿胀。
世界卫生组织旨在2020年以前,采用有效清除婴儿血液中的寄生虫的药物阻止通过蚊子传播的这类疾病的发生,以根治淋巴丝虫病。

盘尾丝虫病(河盲)
像麦地那龙线虫病一样,河盲,学名盘尾丝虫病,是一种由寄生虫引起的疾病。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和南美洲,生活在河流附近的一种又小又黑的苍蝇携带着引发这个疾病的寄生虫。
在人体内,这种寄生虫可能导致宿主失明、皮肤变色、强烈的瘙痒和皮疹。
根治这项疾病的药物的关键成分是伊维菌素,它可以杀死体内的寄生虫幼虫。盘尾丝虫病仍在36个国家肆虐,要根除这个疾病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卡特中心希望在未来的几年内能够至少在南美根除这个疾病,因为发生在南美的病例还不到全部病例的1%。

作者:Keith Breene来自Formative Content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博客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达沃斯博客翻译小组——胡静璇
责编:刘博睿
世界经济论坛·达沃斯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