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经20年磋商之后,旨在应对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于2015年制订成文,却由于种种原因一度前景不明。支持者认为,如果特朗普有意让美国退出《巴黎协定》,或许能为它的未来拨开云雾。

《巴黎协定》规定,所有决定都需全票通过才能生效,而美国总会固执己见。如果美国退出,为减少化石燃料使用而开展的数万亿美元项目在敲定细节时就不会遇到太大阻力,对中国和欧盟来说就是福音。

特朗普一度表示,气候变化并不是人为造成的,在竞选中也承诺“取消”这一协定,希望借此举动促进国内化石燃料产业的发展。然而,这一承诺到目前为止还没兑现。

为了废止前任总统奥巴马签署的环境条例,特朗普将于周二签署行政令,进一步为企业在美国生产能源提供便利。

曾任联合国巴黎首席气候官员的克里斯蒂娜·菲格雷斯参与这一协定的设计师。她表示“美国退出《巴黎协定》对其他国家既是机遇又是挑战。”

她说:“美国退出,后果好坏兼有。”

她认为,如果美国选择不退出《巴黎协定》,并能大幅减少温室气体排放,不管对美国还是其他国家,都是最理想的结果。她补充道,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比煤炭的投资前景更光明。

《巴黎协定》的缔约国包括中国、沙特阿拉伯和非洲各国等,国情不尽相同。因此,外界一直担心,如果美国这一世界最大经济体选择退出,会打击其他国家减排的积极性。

不过现在出现了相反的观点,认为美国退出可能对《巴黎协定》的实施有利。

阿喀琉斯之踵

斯德哥尔摩大下属单位斯德哥尔摩复原中心主任约翰·罗克斯特伦说道:“《巴黎协定》的阿喀琉斯之踵在于,任何决定都要全票通过。”

团队里“影响力巨大的成员”可以阻挠所有决策的达成,后患无穷。还补充说,近几周,他改变了美国退出将造成“重创”的想法,认为总体而言还是利大于弊。

《巴黎协定》仅对各国规定了几项有约束力的义务,允许所有国家自行制定应对气候变化的目标,即使不能实现目标,也不会遭受惩罚。

各国政府计划在2018年之前制定《巴黎协定》规则手册,敲定规则细节,为各国监测报告减排情况的方法等作出指导。

气温上升

在得到中国、美国和欧盟等温室气体排放主要排放者的迅速支持后,《巴黎协定》于2016年11月4日正式生效。由于恪守诺言要付出艰辛努力,各国进入了更加艰难的发展阶段。

《巴黎协定》

温室气体排放量占全球总量80.43%的123个国家于2016年1月12日缔结《巴黎协定》。

小岛屿国家联盟由深受海平面上升威胁的国家组成。联盟主席、马尔代夫环境部长托瑞克·易普拉辛敦促美国继续留在《巴黎协定》机制内。

他说:“仔细研究一下,就会更清楚地认识到,《巴黎协定》会带来诸多重大的战略、经济和安全利益。”

挪威首相埃娜·索尔贝格也表示美国留下来更好。不过她说:“即使美国离开,《巴黎协定》也不会终结。”

来自德国国际与安全事务研究所的奥利弗·吉登却不这么认为。他认为,美国的退出会对《巴黎协定》造成巨大影响。全球最大经济体的退场可能导致大部分决策失去意义。同时,他预测道:“前进的动力很快就会消退。”

2015年11月特朗普当选后,仍有近200个国家认为全世界面临一项“紧迫的任务”,那就是抗击以“令人担忧且前所未有”的速度变化的气候状况。

气候变化机构投资者组织是资产总值18万亿欧元(约合20万亿美元)的论坛。其负责人斯蒂芬妮·法菲尔说道:“全球经济变化的速度和规模非常惊人且不可逆转。”

她说道:“可再生能源已经超过煤炭成为全球一大能源,电动汽车带动了汽车行业的发展,清洁能源也创造了大量工作岗位。”

奥巴马总统在《巴黎协定》中为美国设定了目标,即在2025年之前,温室气体排放量较2005年水平下降26%到28%。这一目标作为全球行动的一部分,可帮助减少暴雨、干旱、热浪、洪水等极端天气的出现。

特朗普大力推进的煤炭能源发展政策或会阻碍美国达成上述宏伟目标。

《巴黎协定》第四条规定,各国后续制定的气候行动计划必须以前所未有地力度控制碳排放。如果美国不退出,就将在一定程度上违反此项规定。但如果退出,就可以让支持者更有力地论证美国并非违反规定者。

《巴黎协定》设定的最主要目标是,将全球温度升幅限制到与前工业时期相比“远低于”2摄氏度(3.6华氏度)的水平。联合国表示,目前各国所做的承诺不足以实现这一目标。

作者:Alister Doyle, 路透社专栏作家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责编:刘博睿
世界经济论坛·达沃斯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