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越早意识到长期的预测会失效,就越能更好地应对

任何研究过退休计划的人肯定都考虑过两个问题:想在多大年纪退休以及如果预测自己的寿命?几十年以前,这两个问题没有任何值得大惊小怪的地方,人们没有理由怀疑对平均寿命的预测,或者考虑其他退休年龄,退休年龄差不多就是60-65岁。

现在则并不是这样。2015年一个哗众取宠的报纸头版头条是这样写的:《人类平均寿命会朝着100岁发展》,但是当几个月前《科学美国人》根据在老鼠身上实验的成功,宣布“年龄增长是可逆的”,这一标题还有多么哗众取宠?

阿里巴巴集团(Alibaba Group)创始人马云想知道几个世纪过后,我们是不是需要通过法律来规定寿命的上限。

已有人预测未来的科学发现和科技进步将能够帮助人类无限期延迟衰老。可能大多数人都对长生不老的可能性存疑,但是有人可能会认为以目前的进步速度,200年都用不了就能实现这一目标。他们还认为除了无限的寿命,我们还会实现现在无法想象的成就,比如占领太空或有自我意识的人工智能。

另一方面,气候科学家提出警告,如果我们不能或不愿及时降低温室气体排放,全球变暖会为人类文明带来毁灭性的影响。潜在的灾难性风险大量存在,很有可能让积极的发展轨迹受挫。

预测的终结?

在如此复杂的背景下,人们会对退休做出怎样的计划呢?在第四次工业革命时代,如何进行各种预测呢?

麦肯锡全球研究所估计“到2055年,当今一半的工作活动都有可能实现自动化”,随后《经济学人》杂志发表了有关量子计算机的封面报道,其中引用谷歌(Google)的话:“这样的计算机距离商业化应用只有五年。”

我们从中能推断出什么呢?量子计算机会再次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吗?《经济学人》解释道:“这样的计算机能够高速计算,会把当今最好的超级计算机延续下去。”要想预测这些变化对于就业或其他方面带来的影响是比较难的,若不是完全不可能的话。

与抗生素和飞机相媲美的创新

另一大趋势是虚拟现实(VR)。我们能够预测无缝且广泛传播的VR对当今电信和娱乐产业巨头盈利能力的影响吗?财富500指数的变化说明了这个问题,并且尽管我们难以轻易预测哪些创业公司能够成功哪些不能,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该指数的交易额会加速增加。

很多的不确定性都源自迈克李(Mike Lee)所言的现象:“在未来两个世纪(2000年-2200年)中,会有至少150项可与蒸汽机、抗生素和飞机相媲美的突破性创新。”

虽然这一数字令人惊讶,但是过去五千年中此类创新数量约为这一预测数量的一半,这样的事实可让我们正确看待这一现象。

电报、互联网和智能电话的发明都会重塑其所处时代,改变见证这些发明的那一代人。如果如此量级的发明每十年出现两次而不是百年一次,那么预测就是徒劳无功的。

我们需要知道的不是哪些重大突破会改变现有经济模式或我们的生活方式,而是这些重大发明之间的互动和分层。随着政策制定者、企业领导和工程师们想方设法应用区块链技术,要想达成全面的结论将会与预测智能手机在诊断疾病方面超过专业医师一样艰难。

适应充满不确定性的未来

我们越早意识到长期的预测会变得无效,就越有可能应对新的现实。企业已经在通过雇佣首席数字官,推广企业家文化,并将创新提升到关乎企业存亡的高度势在必行来应对变化。可能另一种影响会是我们所知的企业战略的终结。看起来,战略远见和前景规划能为企业提供更好的方法以适应不断变化的竞争环境。

关于技术进步的这一大胆预测并非新趋势,汽车的出现一定吓坏了马车主;见证了工厂自动化的专家们也曾预测会出现持续的大规模失业。每一次我们试图根据现在的感知能力预测未来时,都会遭受挫败,抑或是因为忽视了这一概念:根据定义,未知的未知就是无从知晓的。

当汽车取代马车成为最主要的交通工具时,世界并没有终结。在那之前,工业革命导致众多职业消失,但是也创造了大量新的工作。但是这一次,鉴于当今科学进步的本质与当年不同,我们应该像解释未来“充分就业”那样,清楚地解释未来可能出现的“无业”情况。

如果后预测时代确实近在眼前,那么对于凡人来说这意味着什么(到2200年,我们可能要重新考虑凡人这一概念)并应该如何应对?必须从接受常态化的不确定性开始,对技术进步持开放态度;并且,谈到退休计划,值得注意的是,比特币的价值已经超过了黄金,迪拜正在计划引入自动飞行出租车服务,空客(Airbus)已经提出了“无人机型汽车”的概念。可能对我们这些离退休还有十多年的人来说,应该少关注计划,多关注想象,并对充满不确定性但必定令人神往的未来感到激动。

作者:Andrew Chakhoyan,荷兰电信运营商VimpelCom政府关系总监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与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责编:刘博睿
世界经济论坛··达沃斯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