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说的事听起来很疯狂——3月22日,我将为了全球水资源开始一段长达两百万步的旅程。我并不是运动员,而且25年前,我摔坏了背,医生告诉我说以后再也不能跑步了。

但我现在正在奔跑——你也可以一起来。你需要的只是一个足够大的目标。

如果你曾经读过《世界经济论坛全球风险报告》,你就会知道:水资源危机位列全球危机前十名。水是我们的生命之源。尽管在城市里,扭开水龙头,水就会流出来;但是,在我们的有生之年,世界的水资源就会枯竭,这一点几乎鲜有人知。

当今世界面临的最紧迫的问题是:让每个人都能获得清洁安全且可以方便取用的水资源。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中的第六个(SDG6)即为:“为所有人确保水资源和卫生设施的可用性及可持续管理”。水资源短缺、水质差以及卫生设施不足影响人们的生活质量、食品安全、人生选择和他们的未来。它还影响着就业市场、经济发展,以及我们共同的安全与稳定。

但大多数人觉得获得水资源理所应当。我们使用的大部份水资源是间接的,或者说是“不可见的”。商品生产和公共事业都要消耗水资源——我们买的T恤衫、用的汽油、喝的咖啡、开的汽车和吃的肉类都可归为此类。日常生活中,几乎我们使用和消费的所有东西的生产过程都离不开水资源。举个例子:生产纸张和塑料需要耗费大量的水。不夸张地说,如果我们不循环利用塑料或纸张,就等于让水白白流入下水道。

为为水资源我跑了1688公里。我们要让世界人民的都注意到节约用水的必要性。

有些人认为在世界水资源日发起的活动“为水奔跑”是“疯狂之举”。我并不完全反对。但是在这个信息饱和的世界,要怎么做才能把人们的注意力吸引到全球水资源危机上呢?

为世界水资源面临的挑战做点有意义的事吧。我们需要千百万人意识到每天的水资源消耗量。我们希望人们会有所改变。但是,要改变人类的行为相当困难——如果你曾试着戒掉某个坏习惯的话,就会赞同我的观点。

需求将高于供给

在接下来的40天里,我要沿着6个大洲的6条河流跑了40场马拉松。如果我们不做出改变,2030年,对水资源的需求将会超出其供给量的40%。

当我沿着科罗拉多河、亚马逊河、墨累河(Murray River)、长江、尼罗河和泰晤士河奔跑时,会遇到什么阻碍呢?

天气是一个问题。在巴西圣保罗跑步时,我预期会遭遇大雷雨;在上海,湿度高得不可思议。但我也会经过干旱地区。在路上,避免脱水、保持进食和远离伤害是极大的挑战。我害怕跌倒,割伤,抽筋,水泡,咬伤,高温或刺伤。每天,我要跑大概7小时。我希望能够好好休息。当你在一天内跑完一场马拉松后,睡眠就是一切。

避免疲劳和抑郁

以上谈到的是身体因素;思想的变化则会带来更大的问题。在这两百万步(或者更多)的过程中,占据我脑海的将是什么呢?当你跑得很远,就时常会进入思维中最阴暗可怕的领域。这时我就有意识地试着想象着创新发明家找到了解决水资源危机的办法——正是这个激励了我。

我常常想到米可·韦斯特嘉德·福兰德森(Mikkel Vestergaard Frandsen)这类人。20年前他彻底改造了家族名下的纺织产业,对世界向良好的方向发展做出积极贡献。福兰德森的企业过去是为制服做衬里的,他知道自己无法从中得到快乐。

随着时间经过,福兰德森试图用企业在纺织品方面所掌握的一切知识来解决人类面临的重大问题。但改变可没那么容易。20世纪90年代,卡特中心(Carter Center)要求纺织专家们开发一种过滤器,可以从水中除去麦地那龙线虫(Guinea worm)的幼虫。在开发过程中,他们创造了一种中空纤维膜(或过滤器)。这个突破性的创新导致了生命饮管(LifeStraw)的产生。

今天,生命饮管为探险者们提供了净水方式,同时在如肯尼亚等国家的发展中也扮演着重要角色。如果你问福兰德森:做好事会不会增加他的收入?无疑他会加重语气,给出肯定的答案。为商行善,他的家族企业收入增加了50倍。当你只能使用遭受污染的水时,那些使用了生命饮管技术的求生工具就能派上用场了。

但在约旦(Jordan),我们一整天都喝不到水。我们在一口口井间跋涉,井底涓滴无存。喝不到水的感觉是怎样呢?住在约旦的欧贝德·纳西尔·阿扎维德回答了我的问题:“当某人找不到水时,他会觉得身处急难。他的种植园完了,牲口也活不了了。没有水,他就失去了生存最关键的一部分。”

危急的困境

约旦是世界上最缺水的国家之一,难民还在稳定持续地涌入,水资源正在迅速地耗尽。我在那里和一群贝多因人(Bedouin)呆了一段时间,一位名叫优素福(Yusuf)的男人告诉我:“不应该问‘约旦的水资源会耗尽吗?’而应该问:‘何时耗尽?’恐怕第三次世界大战的起因不是恐怖主义或是石油,而是水资源。”

谢天谢地,水资源方面的创新发明者比比皆是。迪安·卡门——就是发明了体感车(Segway)的那个人——开发了一种机器,以牛粪为燃料,一天之内可以净化264加仑(100升)水。此机器称为“弹弓”,由可口可乐公司(Coca-Cola Company)赞助。

为了解决织物染色过程中的水资源浪费问题,黛可公司发明了一种无水染色系统。在这个系统中,成本更低,效率却更高的高压二氧化碳取代了水和化学药剂。这意味着掌握了这项技术的品牌厂商——耐克(Nike)可以减少它的水足迹(water footprint)。

与此同时,在以色列,一家叫做Utilis的科技初创企业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每年可以帮助美国堵住的水资源流失高达约1兆加仑。Utilis分析卫星图像以确定地下水循环系统是否泄漏,从而确保淡水不会浪费。

以上是水资源节约和净化领域的先行者。现在试想一下:创新发明怎样才能解决政府供水系统中相关的腐败和管理不善等问题呢?或者:时尚行业对水资源的消耗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要怎样利用这些创新,才能改变现状呢?或者:农业消耗的水资源占到近70%,我们如何才能对其产生显著影响呢?

生命饮管、耐克、黛可公司、弹弓和酵母这些例子告诉我们:想要解决全球水资源危机,我们不能只依靠政府。商业和社会企业家、发明创新者以及你我这样的普通人广泛参与,才会让情况有所改变。我们知道:未来的13年里,世界水资源将出现40%的缺口。但可悲的是:大多数的政界领袖对危机的紧迫性估计严重不足。因此,我们需要引导公众舆论,动员大众参与,以避免这场灾难。

你愿做一位水资源英雄吗?

我只是个心中有目标的普通人。我有个疯狂的想法——勇敢地试着为水资源危机做些事情。我想确保2030年人们都将有安全且价格合理的饮用水。每个人都能公平得到卫生设备。我们将减少污染、控制有毒物质向水资源和水循环系统中排放。我们需要农业和商业产业对水资源的尽责使用。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的第六个目标将会实现。

我希望了解我正在着手进行的这一伟大追求后,你会和我一起成为水资源的英雄。

你该怎样做呢?首先,确保你和你的家人了解水资源危机,知道你们的水足迹。但最重要的任务是保证企业致力于可持续的水资源管理。这意味着:企业必须测量并公布他们的水足迹;同时,如果你拥有或是经营一家企业,请加入“首席执行官·水之使命”(CEO Water Mandate)这一活动,作出你的承诺吧。

最后,如果你在政界有影响力的话,请严肃对待水资源危机,把“第六目标”纳入你的施政框架吧。

作者:Mina Guli,Thirst首席执行官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责编:刘博睿
世界经济论坛·达沃斯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