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多数人认为,家是人们最后的庇护所:人们可以在家里做自己的事,免受外界打扰。家,是安全的港湾。有了家,我们也许会为买房、租房的费用担忧,也许会费尽心思维持家庭所需的各项开支,但我们再也不必在夜里辗转反侧、难以入睡,生怕别人宣称拥有房子的所有权,把我们扫地出门。

我们是幸运的。然而,据估计,世界各国的大城市中,约有10亿人并不享有他们居所的所有权。无论是在里约的坎塔加卢贫民窟还是内罗毕的基贝拉贫民窟,许多社会地位低下的人,不得不屈从于被黑帮掌控的非法经济网络。因为除此之外,他们无从获取各类生活必须的资源。

这种情况的后果十分严重,还会带来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健康问题、生活福利问题,甚至可能引起冲突、暴力。试想:如果没有财产作为担保物,人们得到借款的可能性就会降低;如果所有权关系不明确,政府和公司就不会为基础设施和基础服务建设支付费用。这样一来,整个社区的稳定性都将遭到威胁。

女性的落后地位

确保土地的所有权并提供安全保障,是赋予人们社会、经济权力的关键所在。然而,现实往往是自相矛盾的。让我们来看看这组数字:土地、财产构成了一国国民财富的75%,但世界上有四分之三的人无法证明他们生存其上、工作其中的土地属于他们。事实上,非洲有90%的土地无法被证明归属。

女性,尤其是在南亚、中东、北非地区,是这种权利真空最大的受害者。据估计,在中东、北非地区,约有2500万城市女性无法平等地享有宪法、法律所规定的财产权利。

国家层面的数据同样令人震惊。在乌干达:男性拥有的土地比女性多21%。依照传统,女性不能独立地拥有土地权利。女性是否能够保全自己的土地权利,取决于她们与丈夫家庭、部族的关系是否和睦。此外,20年的内战对此也深有影响,女性不得不苦苦争取她们的财产权利。

在世界范围内,女性拥有的土地不到20%。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的一项调查显示,在34个发展国家内,这一比例甚至不足10%。考虑到女性占据了世界上的一半人口,这一数据相当令人震惊。4亿女性辛苦劳作,满足了大部分世界所需的粮食供给,然而在超过90个国家,她们却无法享有平等的土地所有权。

 世界范围内,女性只拥有不足20%的土地;然而,超过4亿的女性劳动者们却满足了大部分世界所需的粮食供给。——Monique Villa,汤森路透基金会首席执行官

强有力的“经济催化剂”

确保土地和财产的所有权,不仅对整个社群有潜在的积极影响,还能使得女性的经济地位不再摇摆不定、脆弱不堪。女性把收入的90%花费在了家庭中。如果女性能拥有财产权利,她们在家庭事务的决策中会更有话语权,食品安全会得到保障,儿女、后代的发展前景也将更加广阔。

最近的一项研究表明,确保女性拥有土地所有权并提供安全保障,可以降低家庭暴力的风险:经济独立使得她们有能力从不幸婚姻中脱身,不再遭受虐待。

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也体现了女性拥有土地财产权利的重要性,其中包括在2030年之前让女性能够控制土地、拥有平等的土地所有权。

许多国家,尤其是发展中国家,都以立法的形式保证了土地所有权方面的性别平等。在科索沃,女性只拥有15%的土地。常年战争、前南斯拉夫分裂使得其土地所有权制度十分不完善,绝大多数的女性无法证明她们拥有土地、财产。为此,人们建立了新的所有权制度,确保了女性的相应权利能够记录在案、得到保障。

相关阅读

但实际情况是,在世界的某些地区,即使出台、实施了新的法律,法律与习俗之间仍有无法逾越的鸿沟。

世界上一半以上的国家有着父权传统。即使“法治”的观念逐渐推广,这种古老的社会传统仍威胁着女性的土地权利。在孟加拉国,法律规定男性、女性拥有同等的购置、拥有土地的权利。然而实际情况是,法律的实施在很大程度上会受到伊斯兰教法中关于继承的规定的限制,女性仍处于极大的不利地位。

最近的调查数据显示,在34个国家,家庭中的女儿并不能享有和儿子同等的继承权利。在35个国家,丧夫女性的权利尤其易受侵害:她们并不自动继承丈夫的财产,丈夫的家庭或是他们的孩子才是第一顺位的继承人。想要保护女性的权利,推进立法是一方面,但更重要的,是改变根深蒂固的落后观念与习俗。

土地、财产权利是人权中极为重要的一部分。确保女性的如上权利,经济将会得到更大程度的发展。

作者:Monique Villa,汤森路透基金会(Thomson Reuters Foundation)首席执行官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达沃斯博客翻译小组·彭永康

世界经济论坛·达沃斯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