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好还是坏,美国的移民政策都在一定程度上塑造了这个国家。 它创造了一个多元化和创新性的国家,推动了人类文明的前进。 当然,它也给我们带来了特朗普总统和他富有争议的移民政策。 但是,考虑到美国移民对美国历史,创新能力及其未来发展的重要性,我们不应该继续争吵,逃避倾听,而应该好好考虑务实的政策选择了,妥协,势在必行。

有实证研究作为支撑的系统性评估表明,移民为美国经济提供了积极的“净贡献”,推动经济增长、创立企业促进创新创造就业机会,同时又大大降低了本地劳资的压力。

尽管移民为美国经济带来了“净贡献”,但民众对新移民的担忧也有所上升。在北美和欧洲的大部分国家,合法的国际移民都是能够获取该国公民身份的。 这种政策安排自然会导致针锋相对的政治立场:原有公民所享有的福利被分给了移民(他们是潜在的未来公民)。 这也让原有的公民开始向政府施压,限制移民流入。

如果要达成成功的妥协,我们需要摆脱对移民问题的“二元视角”:要不就筑起墙壁,要不就让每个移民都成为公民。 相反,我们需要更全面地考虑所有可能选项(包括针对移民的部分整合策略)。 那些引入最多移民工人的国家,通常都会选择这样的中间道路。 包括阿联酋,科威特,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在内的许多国家,都允许大量的临时性移民流入,来填补他们的劳动力缺口。 在这个政策模型中,合法移民有时间限制,工人必须在允许的签证时间结束后返回自己的国家。 像这样的政策,能够让特朗普这样崇尚“一切皆可交易”的总统,在移民的经济回报上达成妥协。

临时移民政策将允许美国利用移民来满足国内的劳动力短缺(特别是本国人不愿意从事的工作),同时避免有关非法移民和移民融入的争议性问题。 自由主义者可能会认为,邀请移民来美工作而不让他们留在美国,是与美国的自由主义价值观是相违背的,还损害了没有出生在美国的人们的福利。 他们是对的,对当前制度下得以进入美国的少数移民来说,通向美国公民之路的确改善了他们的福利。 但对于移民的“部分整合政策”能为更多的移民敞开大门,从而在更大程度上提高福利。

这种妥协政策确实不能解决现有移民、寻求庇护者或难民群体的需要,也不能帮助那些处在DACA(幼年来美暂缓递解计划,一项为童年时代来美的年轻人提供暂缓驱逐和工作许可的项目)困境中的人。 然而,比起美国、加拿大或者欧洲,富裕的亚洲国家在这方面走得更远,他们已经用这种移民政策为多数贫穷国家的移民提供了就业机会。举例来说, 45%的新加坡居民和88%的阿联酋居民是国际移民,而在美国这一数字只有14%。 印度人,英国人和乌克兰人在迪拜赚的钱比在母国更多。 不是美国,不是加拿大,也不是德国,正是这些更富有的亚洲国家,通过移民的跨境流动创造了全球经济价值的最大份额。

我们当然不希望美国像迪拜那样滥用贫困工人。 但是,我们可以将这种成功经验作为参考,创造属于美国自己的移民政策:我们不需要选择和阿联酋完全相同的移民政策; 美国可以选择与美国价值观更加一致,能够监测工作条件并制裁侵犯人权雇主的,新的移民政策。

研究人员已发现,如果1000名海地人在H2计划的支持下,临时在美国工作(这是特朗普总统本人也利用过的一个小规模签证计划),他们能在10年内获得超过2亿美元的收入。 在这些收入中,60-70%将回流到美国经济中,三分之一将流向海地,改善当地生活,减少未来非法移民的压力。 在政策考虑的范围内,甚至可以支持发展中国家内部省份移民,而这一措施已被证明能在当地减轻贫困。

任何将公民权利和移民权利对立起来的移民政策,总会引起争议。 考虑到经济成本和经济效益以及当前的政治现实,我们需要好好考虑移民政策中的各种“妥协性”方案。

作者:
Ahmed Mushfiq Mobarak,耶鲁大学经济学教授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博客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世界经济论坛博客翻译小组·陈达铿。
责编:刘博睿
世界经济论坛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