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及城市化

“经济民族主义”正在抬头,但未来的贸易机会握在地方城市手中

Rodrigo Tavares
Founder and President, Granito Group
分享:
我们的影响力
世界经济论坛为 加速 城市及城市化 行动做了什么?
全局信息
探索和追踪解决之道 城市及城市化 正在影响经济、产业和全球问题
A hand holding a looking glass by a lake
众源式创新
现在加入 ,用我们的数字众源平台来实现大规模的影响力
实时追踪:

城市及城市化

位于日内瓦和伊斯坦布尔的世界投资促进机构协会(WAIPA)有170个成员,但超过三分之一的成员都来自特定城市或地区,而非国家,例如安达卢西亚和麦德林的创新和发展局。 哥伦比亚大学的一项研究表示,目前全世界大约有8000个地方贸易和投资促进机构。

当今世界以“全球价值链”和“全球资本流动” 为主流,这样的情况听起来可能会显得相当矛盾:地方机构正在绞尽脑汁甚至罔顾后果地进行竞争,以吸引FDI(外商直接投资)。但对于每个国家来说,确实都有大概50个“次国家机构”在地方一级保障其国际经济利益。

造成这种现象的最重要原因是全球财富的“城市化”。麦肯锡全球研究所最近一项研究表明,全球GDP的75%在大城市生成,随着城市化进程的持续发展,城市和地区将会进一步巩固其作为权力和资本中心的地位。 城市地区也更容易获取高素质人才资源和更优质的基础设施,使其对高附加值投资更具吸引力。 圣保罗市这一个城市的经济规模,已经相当于6个南美国家经济规模的总和:巴拉圭,乌拉圭,厄瓜多尔,苏里南,圭亚那和玻利维亚。

城市的比较优势是什么?

城市是务实主义和机会主义的共同体。国家层级的FDI引进机构,通常会用各种浮夸的形容词来勾勒美好的经济前景,但地方一级的机构通常倾向于采取更具针对性的措施,并将其战略力量集中于具体项目和投资交易。 他们往往更在意如何促进投资和贸易的发展,这帮助他们成为所在地区该领域的领先专家,能够以最符合当地资源和特色的方式进行工作,提供详实信息,说服投资者,并将自身具备的“领导力”转变为实际项目。 特拉维夫全球(一个市政实体)就是很好一个例子。 其核心任务是将城市定位为“专注于创新”的商业中心,努力吸引国际投资者,企业家和初创企业的进驻。

地方一级的机构对投资者的咨询也更加敏感。 考虑到他们与投资者以及当地(包括公共和私人)利益相关者的密切联系,地方机构在投资便利化和后勤保障方面的表现也会更好。 地方机构的“业务性质”让他们逐渐远离国家机构,更倾向于政策设计和概念性的事务。 他们先考虑劳动力密集型的“蓝领外商直接投资”,而后是更加高端的“白领外商直接投资”。世界银行对“吸引外商直接投资的最佳措施”的研究强调,国家以下(特别是城市)的机构往往更具创新性,也更能够以客户为中心。

地方机构还必须对投资的成本和收益进行更精细的评估,以便调整相关政策,更好地激励外商投资。 他们可以在全国性的鼓励措施(例如免除地方税、许可登记费用和商业注册费用)的基础上提供额外的激励。 在2013年,华盛顿州给予波音87亿美元的减税(直到2040年),作为他们在西雅图地区建造新的喷气式客机777X的条件。 这是美国历史上给予一家私营公司最大的国家税收补贴。 一年后,内华达州为特斯拉减少了13亿美元的税收,以吸引其在该地建造生产锂离子电池的特斯拉超级工厂。

最后,地方城市在与私营部门合作方面也有良好的基础,因为一些地方机构是受到当地公司的直接资助与支持的。 国家一级的机构,出于遵守规则或是自豪感的缘故,其业务费用一般仅由公共预算支付。 但在国家以下一级,就没有这种限制了。 “大休斯顿伙伴关系”是和当地政府密切合作,并代表休斯顿经济机会的组织,由1200家公司组成。 “加利福尼亚-中国贸易和投资办公室”和“加利福尼亚州与亚洲国家官方贸易办事处”都是由商业公司赞助,并由湾区委员会经营的组织。

最佳实践

根据fDi杂志的报道,在2016/2017年,最好的投资地点(城市和地区)是新加坡,伦敦和都柏林。 该排名遵循以下几个标准:经济潜力,人力资本,成本效益,联通性和商业友好性。 这些都是结构性因素,投资促进机构在这些方面余地很少。 例如,地方机构并不负责人才的培训和教育。

但在这些“硬指标”的基础上,一些机构在最大限度地利用本地积极的经济和人口基础条件(或避免负面影响)方面,也比其他机构做的更好,并采取了创造性和有效的措施来吸引投资。

对城市的投资首先是人才投资,特别是在IT部门。“哥本哈根容量”作为城市的FDI吸纳机构,制定了相关政策,通过提供材料帮助外来员工适应丹麦的工作文化和管理风格,来对接公司和当地的潜在人才(人才吸引);组织有才华的国际学生到丹麦的公司参加商业挑战赛(公司挑战);鼓励公司组织或参与人才对接活动。

与此同时,城市机构还能够以拥抱一切的态度去应对潜在的商业机会。 例如,巴塞罗那在这一方面就做的很好:他们将前沿城市规划、创新技术运用以及FDI投资机会相结合。投资协议并不会把本地资产及其他机会隔离开来。 不仅如此,它还能在投资过程的各个阶段中,促进与投资者的密切联系,不断建立联系网络,并在投资者和城市之间建立强烈的社区意识。 在2016年,巴塞罗那被fDi杂志选为最具外商直接投资(FDI)战略的欧洲城市。

与国家机构的合作协调

在规模较大的国家中,未来“次国家机构”可能会成为主要的FDI吸纳机构。 他们对那些将受FDI影响的微观领域(例如新工厂,新机场)更为了解,而他们也是最终去全力争取FDI投资的执行者。 国家一级的机构,将作为宏观政策的设计者,以及大规模项目的政治支持者。 例如,美国商务部国际贸易管理局旨在为美国工人和企业创造经济机会,在世界各地设有150多个办事处,但它们的首要任务是促进贸易,帮助美国公司进入国外市场,而不是吸引 FDI。 吸引 FDI主要由美国各州的机构进行,例如佛罗里达州企业协会或马萨诸塞州国际贸易和投资办公室。

相反,在一些规模较小的国家中,国家和次国家机构之间的组织精简和业务合作是至关重要的。 世界投资促进机构协会(WAIPA)首席执行官Boštjan Skalar将地方投资机构描述为“国家投资机构的放大镜”,因为它们捕捉了国家层级的机构所无法获得的地方机会。 例如,欧洲和拉丁美洲的一些小国家以投资规模(城市和地区只寻求较小的机会)为尺度分配国家和地方机构的职责,或是协同开展工作:通常是城市机构提供本地情报和后勤保障,而国家机构提供减税或强有力的政治支持。 最近创建的波尔图投资机构(葡萄牙)在这一点上就做的很好:它为商业活动提供管制支持和市政保障,并且与国家机构AICEP密切合作,帮助新投资者建立公司并获取许可。

即使如此,城市与国家机构之间还是存在着过度竞争和协调不足,这将导致两者在目标和工作内容上的重叠。 最近,巴塞罗那和马德里都在努力争取吸引“欧洲拉斯维加斯”项目(一个价值300亿美元的赌博和休闲度假区),但由于西班牙国家政府拒绝改变有关吸烟的规定,也没有给予投资者所要求的税收优惠,该项目被放弃了。

尽管增长惊人,但地方投资机构还是不能免受批评,其中一些甚至还会面临重大挑战。 由于资源不足,它们在国外开办机构(与国家相比)和招聘顶尖人才方面也会面临更多困难。 在管理重大激励措施方面,它们也常常国家层级的机构所超越。

然而,随着全球范围内平行外交的快速增长和财富的城市化,未来城市和地区可能会在吸引FDI和促进贸易方面发挥更为重要作用。 期望国家官僚能够垄断并囊括所有商业机会,最终只会演变成一种糟糕的投资。

作者:
Rodrigo Tavares, Granito和合伙人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Ana Teresa Tavares-Lehmann, 波尔图大学经济学副教授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博客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世界经济论坛博客翻译小组·陈达铿。
世界经济论坛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

不要错过关于此主题的更新

创建一个免费账户,在您的个性化内容合集中查看我们的最新出版物和分析。

免费注册

许可和重新发布

世界经济论坛的文章可依照知识共享 署名-非商业性-非衍生品 4.0 国际公共许可协议 , 并根据我们的使用条款重新发布。

世界经济论坛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相关话题:
城市及城市化贸易与投资
分享:
World Economic Forum logo
全球议程

每周 议程

每周为您呈现推动全球议程的紧要问题(英文)

立即订阅

你可以随时使用我们电子邮件中的链接取消订阅。 欲了解更多详情,请查看我们的 隐私政策.

快递公司能帮助城市减少交通拥堵和碳排放

Jamie Wylie and Adrienne Gibbs

2024年3月26日

关于我们

会议

媒体

合作伙伴和会员

  • 加入我们

语言版本

隐私政策和服务条款

© 2024 世界经济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