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生活在一个比起之前的任何时期都具有更多变化和扰动的环境中。伴随着第四次工业革命到来,全球人民都热情地拥抱物理学、数字和生物学领域新的融合时,仍有一些不确定性和忧虑存在。商业与这些变化亦步亦趋,而商业领袖寻求新规则和新的成功法则也并不令人惊讶。

这种转变越来越近也越来越个人化,从技术风暴的角度看,我相信我们需要看得更深一些,对我们自身或者是我们的过往看得更深一些。我们寻求的新的规则和准则会成为我们抛在身后的旧规则吗?当我们回顾对于“负责和积极的领导”的论辩时,在印度古代经文的丰富遗产中有着值得一再关注的关于领导力的经验。

根据吠陀哲学,商业是社会的一个必要部分,应当通过正确的行为为社会创造财富。考底利耶在公元前300年写下的《政事论》和《阇那迦经》解决了我们当下面临的最大难题:对人民负有责任和积极应对发生在周围的巨大变革之间的极大矛盾。出人意料的是,在这些人们认为是最古老的关于管理的书籍中,这种矛盾是不存在的。

这些书作为治理国家的指导方针为孔雀王朝的第一位国王旃陀罗笈多而作。一部分写在芭蕉叶上的著述在一个世纪前被议程英文,之后,几位研究者从丰富的经文典籍中做出一些推论,涵盖的领域包括治国才能、管理、经济政策、政治、军事策略和领导力等。

在当下的环境中,一个基本的信条就是,没有责任心的积极是无力的,没有积极性的责任心是低效的。

Sukhasya Moolam Dharma 意思是快乐来自于做正当的事。
Dharmasya Moolam Artha 意思是(在更大范围上)做正确的事情需要财富。
Arthasya Moolam Raajyam 意思是盈利的事业是财富的来源。

一个人是如何在发展一项盈利的事业的同时做正当的事呢?从《政事论》中我们得到三条关于负责和积极的领导力的经验:

对所有利益相关者负责

员工至上

创造一种不断学习、不断摒弃和不断再学习的文化

对所有利益相关者负责

在最核心的部分中,这些经文在领导力方面体现出一种由内而外的理解,为领导者个人立下原则,而非仅仅为领导者提供如何使他人跟从自己的指导。《政事论》提出,一个组织如果其领导者通过道德的、为社会负责的行为进行经营,对所有利益相关者负责,那么则可以盈利并且保持长期的优势。如果领导者对变化敏锐而积极,但心中没有对所有利益相关者的责任心,他得到的利润的不会长久的。相应的,如果领导者认识到这种责任但是在应对变化时动作迟缓,则会导致利润的损失,因此缺少承担这种责任的必要资源。对所有利益相关者负责和积极反应并非易事,这为我们带来另一条经验······

员工至上

在所有利益相关者中,员工至上是领导者对所有利益相关者积极反应、提供负责任的成果所必须做出的选择。古代的经文中指出,领导者的满足建立在他的员工的福利和作为领导者决策的基本原则的需求中。我在过去二十年中近距离地接触过这些,这个准则总是产生卓越的商业成就。由于现在的领导者努力寻求采用新技术的正确方式,这个原则能够提供一个简单却有力的指导。

以员工为中心以对利益相关者交付价值需要我们换个角度看我们是如何发掘和培养员工的优势的。

创造一种不断学习、不断摒弃和不断再学习的文化

为了长期的成功,经文中强调,一个领导者和他的团队需要有意识地抽出时间用于不断地学习。他们应该学习新的东西,与那些已经掌握这些的人熟悉起来,反复地听取还没有学习的东西。在当今迅猛的变化中,没有比现在更适合领导者考虑这个原则的时机了。考底利耶的学说可以类比艾尔文·托夫勒的语录“二十一世纪的文盲将不是那些不能识文断字的人,而是那些不能够不断学习、摒弃和再学习的人。”

我在自己的团队中强化的是在颠覆性的商业中学习和重新学习的需要,因为知识和对于更大利益的信念才是能够帮助我们把理解化为内在力量、把挑战转化为机遇的。

这些古代学说的在当今这个变化的时代的适用性正在越来越多被人们发觉,不仅是在商业领域,更是在领导力范畴中。这些学说今天仍发挥重要作用是因为我们具有的人性是永恒不变的。

作者:C. Vijayakumar HCL Technologies总裁、首席执行官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博客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达沃斯博客翻译小组 徐嘉莹

世界经济论坛·达沃斯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