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我们积极推动性别平等的进程,取得了巨大的进展。但我们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最新一期的《全球性别差距报告》显示,全球范围内,经济参与中的性别差距仅减少了59%,政治领域更是只有23%。在某些地区,实现真正的男女平等,可能还要再过1000年

为了确保我们的女儿、孙女不再面临相同的挑战,今天的我们应该做些什么呢?为此,我们从全世界挑选并采访了6名女性领袖。

Emily Carter,普林斯顿大学工程和应用科学院院长: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任教。曾经有人对我说:“你能够获得这份工作,仅仅因为你是一名女性。”30年前的这番话,时至今日,仍恍如昨日。这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人们对我抛来质疑的话语。我研究生毕业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当时即将获得加州理工大学的博士学位,同时也是优等生联谊会(Phi Beta Kappa)的成员。

我的建议是:你的工作应该让你的生活变得更有意义,别让任何人阻止你追寻生活的意义。积极的行动是对偏见最好的回应。女性应该努力工作,用出色的成果证明自己;面对无礼的言辞时不卑不亢,冷静、专业地指出他的谬误所在。

这种思考方式对我有何益处?美国国家科学院下设三个组织,我是其中两个的成员。我还是普林斯顿大学工程学院的院长。你一定也能做到。

Ellyn Shook, 埃森哲首席领导力和人力资源官

两年前,我有幸出席《财富》最具影响力女性峰会晚宴,并聆听了普林斯顿大学女篮教练Courtney Banghart的演说。她在演说中提到了她父亲的故事,以及她父亲在职场中给她的建议:在不断的晋升中提高自己的水平。

这则建议虽然简单,但意义深刻。作为独立的个体,我们也许无法冲破无形的升职障碍,只能在“玻璃天花板”上留下几条裂纹。但当你任用身边的女性,你就创造了一种集体的力量。这种力量足以彻底粉碎那无形的障碍。

Courtney的话使我想起了曾支持我、给予我机会的人们——既有男性,也有女性。这使得我有一种责任感:我应当回馈我曾受到的帮助。我们该如何抓住机会,在晋升中提升自己?我们如何才能把“把爱传出去”,帮助下一代女性实现她们的职业理想?

Nancy A. Sumari,Neghesti Sumari基金会执行董事

我是一名社会企业家。但更总要的是,我是一名在商界有所成就的年轻女性。一路走来,我收到了无数重要的建议。这是最能触动我的一条:决定“你是谁”的,并不仅仅只是你的身份,而是真正的你自己。

不幸的是,在我们生活的这个年代,自由流动的信息足以淹没任何人。很多人都迷失了自我,无法辨认自己究竟是谁,无法认清自己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想要在通往成功的道路上踏出第一步,年轻的女性应当随时反省自己,并与外界沟通。认清自己的优点,接纳自己的缺点,你就能更好地认识你自己,并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如果我们能做到这一点,我们就能打碎“玻璃天花板”。

Umran Beba,百事可乐公司高级副总裁、首席人力资源管理官

我的祖国土耳其在世界经济论坛《全球性别差距报告》中排名几乎垫底,我感到很悲哀。我想尽我所能,为促进性别平等做一点贡献。

我十分幸运:我的家人支持我充分发挥我的潜能,实现我的梦想。他们尽他们所能为我提供了最好的生活条件。不仅如此,我的丈夫、子女也十分支持我的事业,即使我因工作需要,不得不经常辗转于世界各国。

我的经历使我明白,实现性别平等,改变文化氛围十分重要——不管是在家庭中、公司中或是在国家中。毫无疑问,我们可以鼓励女性,让她们变得更加自信,展现她们的勇气;让她们敢闯敢拼,面对职场中艰难的抉择时绝不退缩。女性自己也应当做到这一切。但如果缺乏文化氛围的改变,性别平等的进程将会停滞不前。

想要改变文化氛围,我们该从何处做起?我在土耳其呆了很多年,现在在纽约工作。在我30年职场生活中,我还在香港、迪拜工作过。我的工作经历给了我全球化的视野。因此,我坚定地认为,了解每个人需要什么是十分重要的。在百事,我们一直致力于实现性别平等:公司各级别管理人员中不乏女性,对于有小孩要照顾的女性员工,我们也会给予额外的支持。从今年起,我们将在百事驻纽约全球总部内及德克萨斯州设立保育部门,照料员工们的孩子。这种做法已经在我们全球的各分公司推广开来了。

为了更好地代表消费者,我们需要更多的女性工作者。她们能为我们带来全新的视野,提供全新的领导模式。只有公司、国家的转变其文化氛围,适应新的现实状况,性别平等的事业才能取得真正的进展。

Justine Cassell,卡内基梅隆大学计算机科学学院副院长

“你是我见过的最‘专制’的小姑娘。”我的上司在给我的电子邮件中这样写道,因为我曾与他在工作中有不同意见。我觉得他绝不会对一名男性员工说出类似的话,即使当时的我只是一名没有什么学术经验的新员工:他既不会用“专制”这种词语,也不会称呼一名年轻教授为“小伙子”。

21年之后,在我做完一个备受关注的主旨演讲之后,我向活动主办方征询反馈意见:还应该提到哪些话题,让我的论证更加有力。“演讲棒极了!”其中一位如是对我说道,“但你应该再多笑一笑,微笑能让你更好地吸引观众。”我生生咽下了已经到了嘴边的话:“你真该去搜一搜‘多笑一笑’、‘女性’这两个关键词,有1200万搜索结果呢!(这是真的)。”这说明,对于男性来说,女性在演讲时的仪态比其演讲内容更加重要——而事情本不该如此。我回看了演讲视频,我并非面无表情——我的确有在微笑,至少笑得和其他演讲者一样多。

当记者问及我之所以把人工智能技术运用到社会层面是不是因为我只是一个“女孩”时,我学会了用沉默来回应。但这种问题频频出现,我想出了一个新方法:认真、诚恳地回答。我告诉他们,这是因为女性完全有能力冲破束缚,成为计算机科学家。女性也能够攻克计算机领域的难题,取得振奋人心的成就。

“玻璃天花板”体现了一系列自相矛盾的成见:传统观念认为,“计算机科学家”和“女性”二者风马牛不相及。也正是因此,许多人会怀疑女性是否足够坚韧不拔,是否能够胜任计算机科学家的工作——如果真的有女性计算机科学家,那她一定“不够女人”。的确,成见大大降低了我们认识世界的难度:我们无需以新的视角重新认识事物,只需要把它们归类到既有范畴之内即可。

我们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呢?说到这个问题,有很多重要的方面。比如,别太当真。面对他人的质疑,我逐渐习以为常、不那么介意:人们都说我“过于强势”,而不是“富有激情”。“玻璃天花板”总是存在的,唯一的问题就在于,人们是否能不被成见拘囿,找到一方没有遮挡的天空,或是全身心投入地他们所热爱的事业。我是一个坦率、富有激情的人,我不会被他人缺乏教养的评价所影响,我会改变他们的看法。

Anandi Mani,牛津大学行为经济学和公共政策教授

想要打破“玻璃天花板”,我们就必须解决长久以来困扰着女性的难题。在政治决策方面,我们需要更多的女性参与。

以印度为例:研究表明,女性的政治参与是解决针对特定性别的犯罪的有效手段。当一个地区的行政领导人是女性时,警方在记录、处理诸如针对女性的暴力行为之类的性别犯罪时会更加负责。还有研究表明,如果村一级的地方政府中有女性成员,村里的女性更愿意去村委会参加会议并说出自己的诉求。

所有事实都表明,女性的政治参与能为性别不平等的现状带来巨大的改变。但事实却并非如此:几乎在每个国家,政治领域的事务都是由男性主导的。据估计,美国还需要五百年才能实现政治领域的男女平等。

印度政府引入了“定额”的概念:高层领导职位较少,并不强求女性任职;但在最低层级的政府部门中,女性的身影随处可见。因此,印度能够有效解决包括性别犯罪在内的关涉女性的诸多问题。卢旺达等国家也实行了这种“女性定额”制度,这种制度还可以在世界范围内推广开来。

相关阅读

作者:Stéphanie Thomson,世界经济论坛编辑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达沃斯博客翻译小组·彭永康

世界经济论坛·达沃斯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