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起好工资,“千禧一代”更想找份有意义的工作;他们也希望寻求工作意义和成功之间的平衡;他们同时追求着学习和成长的机会。企业为了回应上述趋势,正在做出相应改变,以便更好的与这一代人协同工作。

这是对于“千禧一代”,即80后和90后的一种广泛的认知。无论是英国广播公司(BBC)、《哈佛商业评论》、《福布斯》还是英国《卫报》的报道中,你都能发现这种观点。但最近的一次世界经济论坛调查显示,对于许多千禧一代来说,这种认知是一种误解。

这是因为全球范围内的千禧一代和之前几代人类似,依旧最关心能赚多少钱,其次关心职业发展。而他们关心工作的目标和意义、或者为社会带来的影响之类的比重,就要低得多了。

调查数字展现出了同样的趋势:千禧一代受访者中有54%在选择工作时,将薪资作为三大重点考虑因素之一;相比之下,选择职业发展的只有45%,选择有目的、有意义的工作的只有37%。

所以,为什么我们会有这种误解?最明显的答案是根本就没有什么“全球世代”。的确,全球变暖这种决定性的挑战,是所有人类都要面对的。而且哪怕只是因为千禧一代比起物质财富、更注重收集精神体验,他们观察世界的能力,都要强过历史上任何一个时代的人。

但除此之外,千禧一代的个体之间处处不同。更精确地说,北美的千禧一代和世界其他地方的同龄人有着很大区别。事实上,如果你仔细分析一下数据,就能发现不同地区间的显著区别。

在除北美外的世界其他地方,多数年轻人将薪资视为考虑工作的重点因素之一。而在北美,超过一半的千禧一代受访者首要考虑的是工作的目的感。在北美以外地区首先考虑目的感的人数,就不到受访者的一半。

这带来了新的问题:为什么?我有幸和两位参与了这一研究的全球青年进行交流。这两位青年分别是南非人纳蒂亚·穆萨吉,和现居迪拜的美国人阿里·汗,他们的回答值得我们思考。

穆萨吉表示:“有些时候在发展中国家,人们没有像西方人一样,工作必须快乐、值得热爱的余裕。人们常有的期待是你不仅能为家庭做贡献,也能服务国家。”穆萨吉认为,也许这是其他地区千禧一代追求高收入的一大重要原因。

穆萨吉说,与之相关的还有上学时受到的压力。在许多国家,教育本身就是父母热切追求的一大道德光环,因此在送孩子上学时,家长会因此做得太过,送孩子去那些家境难以负担的名校。这使得孩子毕业之后,不得不背负着偿还家庭投资的巨大压力。

最终,性别差距也可能产生影响。穆萨吉指出,男女两性追求工作目的感的诉求是类似的。但在许多地方,女性参与工作的比例严重不足:国际劳工组织和世界银行估计,全球只有约一半的女性参与工作;与之相比,男性参与工作的比例超过四分之三

在美国和其他一些主要经济体,女性参与就业的比例都要更高,能够超过60%。但也不是所有时代都这样:过半数出生于二战之前的美国女性(59%)在成年后的年轻时段都未参加工作,而始终未被雇佣或未进入职场的比例达到了42%。在千禧一代,这一比例完全倒转了:彭博社的最新文章显示,千禧一代女性中63%受雇参加工作,未受雇或未参加工作的只有3%。

当然,影响千禧一代选择的肯定还有其他理由,而全球青年社区调查中的优先级相关内容只告诉了我们这么多。但如果我们希望正确的描绘千禧一代和这代人的性格,我们就应当走出北美,避免被一个地区的印象所束缚。

点击这里阅读全球青年社区调查报告全文,或点击这里阅读关于薪金和工作目的优先级比较的新闻稿。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博客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作者:彼得·凡汉姆(Peter Vanham是世界经济论坛的资深媒体经理。

翻译:世界经济论坛博客翻译小组·钟源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世界经济论坛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