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刚刚结束的联合国秘书长投票中当选的安东尼奥·古特雷斯,不仅引发了全球对其领导能力的关注,同时也将他的祖国、人口仅有1000万的小国葡萄牙推到了世界舞台的中央。

联合国秘书长这样的世界领袖出自小国并非新事。但能在较短时间内诞生数位重量级的世界政治领袖的小国,就值得我们细细观察一下了。

除了曾任职联合国难民署高级专员、具备个人魅力的古特雷斯之外,曾担任全球政治领袖要职的当代葡萄牙人还有:

前欧盟委员会主席若泽·曼努埃尔·巴罗佐;首位荣获联合国纳尔逊·罗利拉拉·曼德拉奖的联合国高级官员、葡萄牙前总统桑帕约;联合国大会第五十届会议主席迪奥戈·弗雷塔斯·多阿马拉尔;在先后担任葡萄牙总理、总统后积极参与欧洲政治事务,欧洲最著名的社会民主主义领袖之一马里奥·苏亚雷斯等。

 从左到右、从上到下:安东尼奥·古特雷斯、迪奥戈·弗雷塔斯·多阿马拉尔、若泽·曼努埃尔·巴罗佐、马里奥·苏亚雷斯

自1974年葡萄牙康乃馨革命以来,所有民选总统和总理当中仅有五人离职后没有参与全球性政治活动,而这五人中的多数都是受制于自身之外的原因。

其他欧洲国家的退休元首和政府首脑,也有后来参与全球治理的,例如瑞典前首相卡尔·比尔特,和意大利前总理罗马诺·普罗迪。但他们在本国政治家中属于异例,并未形成传统。

葡萄牙的政坛环境则更饶有趣味。因为一般来说,年过半百的葡萄牙人在政治以外的领域,取得全球领先地位的几率极低。

如果我们不算诸如足球运动员尤西比奥、或马拉松选手卡洛斯·洛佩兹等体育明星,以及之前提到的政坛领导人在内,那么葡萄牙近代曾达到获得诺贝尔奖、或登上《时代》周刊最具影响力人物列表、或入围《外交政策》杂志全球思想者名录等级成就的,总共只有两人: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小说家若泽·萨拉马戈;以及诺贝尔医学奖得主、神经外科学家安东尼奥·埃加斯·莫尼斯。

如果我们用同样的标准比较其余体量相似的欧洲国家,葡萄牙的情况就显得不尽人意:排行榜上在葡萄牙之前的有瑞典(36人)、奥地利(20人)、比利时(18人)、匈牙利(11人)、捷克(9人)和希腊(7人)。葡萄牙商界、科学界和文化节的最近几代人,在国际舞台上的表现都算不上突出。

葡萄牙:政治家的摇篮

所以葡萄牙政治家特别在哪里?以下4大原因至少可以解释这一现象。

1.过往政治环境

葡萄牙在1933-1974年间,经历了安东尼奥·萨拉查政权长达42年的保守派独裁统治。这期间,数百万人丧失了言论自由,但由此引发的反抗少之又少。

马里奥·苏亚雷斯曾长期反对独裁统治,因此被驱逐至非洲,后流亡巴黎。沈拜奥曾在里斯本领导学生运动。若泽·曼努埃尔·巴罗佐则在其反逆的青年时代,接受了毛泽东思想。

萨拉查政权的统治无意中塑造了一代充满激情、同时受到政治驱动的领袖。这批领袖受到了全球有着共同使命的政治家的暗中滋养,更在1974年康乃馨革命、葡萄牙转入民主化之后进入政坛担任要职。

2.政府体系

葡萄牙的半总统制政治体系不鼓励政治人物淡出公众视线。总统、政府、议会和政党在日常的公众政治讨论当中必须持续出现。

类似英国的首相议会答辩,葡萄牙总理每周都会接受议会质询,并拜访总统。各政党的代表会时常在媒体上介绍政策,在各种领域针锋相对。

葡萄牙公众要求政治领袖具备能言善辩之才,他们对这一能力的要求可能超过任何一个国家。公众会详细审查政治人物发言中的问题,古特雷斯就从上述经历中大获裨益:在联合国秘书长候选人当中,人们广泛认为他的口才最好。当古特雷斯被问及他有无能力处理棘手的国际冲突时,他通常会从自己任职葡萄牙社会党总书记的“紧张”经历中选一段描述一下,毕竟他在葡萄牙国内已经饱受历练了。

3.各方认同、相当中立的国际环境

葡萄牙在外交舞台上没有阵营标记。该国的外交姿态大致与欧盟相同;在嘈杂的多边外交当中,没人会仔细倾听葡萄牙支吾的声音。

除了在葡语国家之间建立更强合作、以及呼吁在欧洲、非洲和拉美(这些葡萄牙的前殖民地所在地区)间建立强大联系之外,葡萄牙就没有什么能够在国际舞台上搅混水的外交议程了。

然而这让葡萄牙以共识为基础的名声大噪,葡萄牙也宛如“南欧的瑞典”一般中立。在全球列强的眼里,葡萄牙较低的存在感和较小的体量,恰好成了让其担当全球性政治角色的优势资本。联合国安理会五大常任理事国和欧盟主要富裕经济体,在暗中商讨其领导人人选的时候,似乎都没有什么要怪罪葡萄牙的。

4.老牌帝国

葡萄牙在1415-1999年间,直到澳门回归中国为止一直保有海外领地。尽管葡萄牙不像其他国家那样沉浸于往日帝国的荣光,生长在葡萄牙依旧意味着拥有广阔的全球视野。葡萄牙对于“他者”、距离和边界的认知,和该国狭小的地理面积不成比例。对于葡萄牙来说,外国的土地并非陌生的危险之地。

展望未来

如果老一代葡萄牙人在全球政治领域走到了巅峰,那么更年轻的“欧洲一代”则将显得更加多样化,应对全球挑战时也更有准备。

葡萄牙的主要国内投资都进入了教育和科研领域,这使得该国过去二十年中的博士人口增速超越了欧盟所有国家。同时,葡萄牙如今正受益于该国的文化底蕴、自由的生活方式、以及其所扮演的企业与创新精神的全球枢纽角色。葡萄牙的人力资源似乎已经找到了未来繁荣发展的关键道路。

同时,葡萄牙也在逐渐重塑其政治阶层。如果我们观察一下现任政府的组成,我们会发现两个关键部长(教育与经济部长)的职位均由不满40岁的年轻人担任;议会中最受瞩目的新星之一、玛丽安娜·莫尔塔古阿只有30岁;葡萄牙共产党的发言人只有37岁;右翼第二大党“民主和社会中心-人民党”的党主席阿松桑·克里斯塔斯今年41岁,而她出任葡萄牙农业部长时年仅36。安东尼奥·古特雷斯首次担任葡萄牙总理时,这些人大多还在上中学。但如今,葡萄牙“紧张”的政治文化依旧如故。

本文由达沃斯博客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作者:罗德里戈·塔瓦雷斯(Rodrigo Tavares是咨询公司Granito & Partners的创始人及CEO。

翻译:达沃斯博客翻译小组·钟源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世界经济论坛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