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天,我们都会看到新技术的产生。而每一天,我们也会看到“社会进步”与“社会能力”之间的差距逐渐拉大,这也是技术进步所产生的必然后果。科技进步将会改变生产系统,改变工作的定义,甚至是重新定义作为“人”的概念。我们身边每天发生的这些改变,都在威胁着我们,叫嚣着要“颠覆”我们。我们需要好好思考,如何相互合作,更好的了解以及指套技术的发展。

前所未有的,多个领域的技术进步都在同时进行着:人工智能(AI)、机器人、物联网、自动驾驶汽车、3D打印、纳米技术、生物技术、材料科学、能源储存、量子计算机等等。它们重新定义了行业,模糊了传统的界限,创造出新的机会。我们把这称为“第四次工业革命”,它从根本上改变了我们的生活、工作以及相互之间的关系。

一系列变革性技术伴随着这场革命而来。但它的影响力远远超过这些技术的总和。第一次工业革命随一波创新浪潮而来,例如蒸汽机和棉纺机的发明。它象征着一次历史剧变,带来许多系统性的变化,如城市化、大众教育和农业产业化。第二次工业革命的核心是电气化和大规模生产,为世界带来了全新的社会模式和工作方式。和第三次工业革命,也被称为“数字革命”,在过去的五十年,电子和计算机让世界彻底颠覆。

这次也会是一样的:每一种科技都会极具影响力,但真正的改变发生在社会和经济系统中,他们将会重新塑造并彻底改变我们的生活。

对于第四次工业革命,最贴切的比喻是一种“心理模型”:它将会帮助企业,政府和社会在技术带来的激变中做出适应与改变。我们正在面临新的商业模式,新的技术所带来的伦理,安全和社会问题。但我们还没有集体解决一些关键问题上的一些最基本的问题,如个人数据的所有权,社会基础设施和系统的安全性,以及我们的商业景观的新领导人的权利和责任。但我们尚未合作解决关键问题上的一些基本问题,如个人数据的所有权,社会基础设施系统的安全性,以及新商业领导人的权利和责任。

面对繁荣的未来,我们必须问问所有人,我们自己所设计打造的技术系统,是否可以服务于正确的目的,而不仅仅是一种无目的的手段。我们的努力必须集中在第四次工业革命对人类、社会和环境的影响,而不仅仅是技术进步或经济生产力。
当这场革命逐步深化的今天,我看到了指导政策和实践的“四大原则”。

首先,我们必须专注于整个系统,而不是孤立的技术。最需要考虑的是影响深远的商业、社会和政治变化,不能单单为技术本身着想。

其次,我们必须让我们的社会更加强大,能够掌握和控制技术,用实际行动驳斥“反进步”的宿命论和决定论。如果做不到的话,社会不会有足够的空间来容纳技术领域乐观积极的转型,这样社会的机构也是无效的。

第三,我们需要优先设计未来的发展方向,而不能让它放任自流。所有利益相关者之间的合作必须发挥核心作用,团结协作整合这些变革性的技术。要不然,我们的未来只会被技术变革拖着鼻子走。

最后,我们应该关注“核心价值”问题,它应该是新技术革新的所带来的功能,而非造成的错误。假如技术的使用会拉大收入差距差距,增加贫困,歧视和环境的破坏,那这并不是我们想要的未来。在这些技术上所进行的投资应该是合理的,必须给我们带来更好的世界,而不是增加人类危险,造成社会断层。

对于任何利益相关者来说,第四次工业革命带来的社会和经济挑战都太多了。企业所占的这块“蛋糕”是巨大的,为新技术的开发和部署,创造安全繁荣的社会条件是至关重要的。积极的政府参与也是至关重要的,政府应该与那些参与和领导技术革命的企业进行合作,才能防止治理落后于社会发展。没有深入参与并且了解技术革命的社区,我们有可能会错失对人类、社会和环境的复杂的互动。

围绕越来越复杂、变化越来越快的问题,第四次工业革命和它所伴随着的系统性变化,将迎来比以往任何时候更加强调合作参与。我们需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更快的新方法来解决问题,为企业提供明朗的经营环境,强化社会信心。毕竟,我们正在向一个技术化的未来大步迈进。但是不必担忧,未来的机会和利益,将会大于风险和未知。在这样复杂的时代背景,要求领导者们重塑自己的心智模型,要求进一步改变协同参与的方式,要求我们共同构想自己将要创造的未来,更要求我们远离“反乌托邦”主义。

作者:
克劳斯·施瓦布,世界经济论坛创始人兼执行主席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博客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世界经济论坛博客翻译小组——陈达铿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世界经济论坛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