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过去120年中,运动员才能在奥运会上,一直都是为本国(本地区)的代表团而战。这套简明的组织体系经受了时间的考验,却无法解决一个重大问题:失去了祖国的难民,一直是被奥运会拒之门外的。

就在今年,这套体系将会发生变化。现代奥运史上第一次,一个十人规模的难民代表团将亮相8月6日开幕的里约奥运会。

这十位难民运动员代表的是全球目前超过6000万因战火或迫害,而被迫流离失所、逃往异国他乡的难民。难民运动员们,将向全世界强有力的展示难民的适应能力、献身精神和高超技能。

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菲利普·格兰迪表示:“(难民)于奥运会的参与是为了向所有坚毅不屈、勇敢克服困境,及为家人及个人建立美好将来的难民致敬。联合国难民署会全力支持他们和全球难民。”

难民代表团的十名运动员
图片来源:联合国难民署

走近代表团

难民代表团成员包括五名来自南苏丹的中长跑选手、两名来自叙利亚的游泳选手、一名来自埃塞俄比亚的马拉松选手、和两名来自刚果(金)的柔道选手。

他们每一个人都能讲述自己背后关于勇气的惊人故事;而他们本身已经成为了无数暂居异国他乡的难民、和全球体育迷们心目中的指路明灯。

出身于叙利亚的18岁游泳选手尤丝拉·马尔迪尼在流亡路上,航行在地中海中的船只突然熄火。她和妹妹毅然跳入冰冷的海水,边游边将船只推向希腊海岸;出身南苏丹的800米跑选手罗丝·纳西克·洛孔延,则直到去年才第一次参加正式比赛;出身南苏丹,21岁的安杰丽娜·娜达·洛哈利斯自六岁便辗转逃离家园,至今未曾与父母重逢或通话;出身刚果(金)的柔道运动员珀珀勒·米森加,一旦输掉比赛就会被教练关进铁笼……


为何要成立难民代表团?

过去20年间,全球被迫流离失所人口的数量增长了超过三分之一,达到6530万人,其中超过2000万人是难民。

图片来源:联合国难民署

据上图显示,自2012年起全球被迫流离失所的人口数量开始激增。截至今年6月,每天都会有33972人被迫离开家园。

国际移民组织总干事威廉·斯温去年11月曾表示,“我们正在经历一个与历史上已知的任何阶段都不同的新阶段。移民中的人口数量、被迫移民的人数和反移民情绪浪潮,都达到了历史上的最高点。”

难民运动员们也强调了组建难民代表团的重要性。11年前从南苏丹逃至肯尼亚成为难民的800米跑选手耶齐·普尔·比埃尔称,“我能够借此机会,向我的难民同胞们展示,他们的人生中也有人生和希望。你无论是通过教育还是跑步,都能改变这个世界。”

十位难民运动员们怀抱着相同的情感:他们不仅将为自己、为家人而战,更将为自己的祖国和为全世界的难民而战。

本文由达沃斯博客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作者:Joe Myers,Formative Content。

翻译:达沃斯博客翻译小组·钟源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世界经济论坛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