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进步越来越快地为社会经济带来变革,全球信息总量和传输速度都正成指数级增长。专家预测,未来十年内,全球90%的人口都将成为网民。物联网的发展,将让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逐渐融合在一起。这些进步预示着一些激动人心的变化,但不确定性也随之而来。而位于这场变化中心的,正是我们的下一代。

年轻一代开始使用数字化技术和网络媒体的年龄越来越小,时间却越来越长。他们每天在屏幕前平均要花掉七个小时——从电视到电脑、手机再到各种电子设备。这甚至比他们上学或和家人在一起的时间都要长。就这点而言,电子设备将对他们的身心健康产生显著影响。他们上网看的东西、聊天的对象和花掉的时间,都将严重影响年轻一代的总体发展。

数字世界对于学习和娱乐来说,都可谓是广阔的海洋。然而水面下可能暗藏许多风险,例如网上欺凌、技术成瘾、色情暴力内容、激进思想、诈骗和信息泄露等等。这些问题潜藏在快速发展迭代的数字世界当中,而数字世界的本质使得政府管制和儿童保护政策难以跟上技术发展的步伐,最终失去足够的管制能力。

此外,数字化时代的代沟也正在形成。年轻一代运用科技的方式和成年人有着极大的区别,这使得家长和老师很难完全理解孩子们在网上可能遇到的风险。这可能让成年人难以指导年轻一代如何安全、可靠的使用数字科技。这一代沟也让不同年代对于某种行为是否合乎礼仪的判断产生了分歧。

所以作为家长、老师和领导者,我们如何让自己的下一代做好面对数字化时代的准备呢?毋庸置疑,让下一代拥有高“数商”至关重要。

“数商”即“数字化能力商数”,是一套对社会、情感和认知能力的评价的总称,拥有这些能力,能够让个人应对数字化生活的挑战,并适应时代需求。这些能力可以被大致分成八个相互关联的部分:

数字化身份能力:创建和管理个人在线身份和声誉的能力。这包括个人对在线人格形象的意识,以及对个人的线上活动的短期和长期影响的管理。

数字化应用能力:使用电子设备和媒介,包括驾驭自身以保障线上和线下生活健康平衡的能力。

数字化安全能力:自我管控线上风险(网上欺凌、性诱拐和极端思想等)和不良内容(色青暴力等),以及避免、限制这些风险发生的能力。

数字化保护能力:发现在线威胁(黑客攻击、在线欺诈和恶意软件等),理解最有效的自我保护方法,并使用得当的安全工具保护数据的能力。

数字化情绪智力:善解人意、在网上与他人建立良好关系的能力。

数字化交流能力:通过数字化技术和媒体与他人交流、合作的能力。

数字化文化能力:搜索、分析、应用、分享和创造内容,以及计算思维的能力。

数字化维权能力:理解和支持包括隐私权、知识产权、言论自由权和免受仇恨言论等个人和法律权利的能力。
尤其需要注意的是,获得的这些能力应当源自于尊重、同理心和谨慎等可取的人类价值观。这些价值观念将帮助年轻一代利用科技时更理智、更有责任心,这将使他们更有机会成为未来的领袖。当然,对于“数商”的开发,最终必须让我们的下一代成为科技的主人,而非沦为科技的奴隶。

本文由达沃斯博客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作者:Park Yuhyun是韩国infollutionZERO基金会的主席。

翻译:达沃斯博客翻译小组·钟源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世界经济论坛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