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三人,一个管着享有世界盛誉的大学,一个管着世界顶尖公司,还有一个管着世界上最强大的机构。她们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主席克里斯提娜·拉加德、哈佛大学校长德鲁·福斯特和百事可乐公司首席执行官卢英德。很难想象,有人会告诉她们:因为性别原因,她们永远无法成功。——但这恰恰是她们过去的真实写照。

这三个女人的经历不同,却都被告知了同一件事:女人,不管年龄大小,都不应该和男人追求同一个目标。这种想法在世界任何一个群体中都如“真理”般流行,也使全球性别鸿沟越来越明显。毋庸置疑,拉加德、 福斯特和卢英德并没有听取这个意见。那么当她们遇到赤裸裸的性别歧视和暧昧的劝导时,她们是如何反应的呢?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主席克里斯提娜·拉加德,在一次工作面试中留下了潇洒的背影

2011年,拉加德当上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常务董事,但在那之前,她最初的工作是律师。她曾在CNN讲过这样一个故事

“那时,我去巴黎最大的一家法律事务所应聘,他们告诉我,我会是一个很棒的新成员,他们也会给我一份好的工作——但是,由于我是女的,就不要想着和谁建立合伙关系了。

“我心里想:‘你不值得我留下来,我要离开。’下楼梯的时候我突然觉得十分轻松和自由,我想:‘在这家公司我能干什么呢?我干嘛非得带着这样的想法工作?’”

后来,不仅“建立合伙关系”,拉加德一路直上,成为了贝克麦肯思国际律师事务所的首位女性主席,某G8经济体的首位女性财政大臣(该经济体在2009年被金融时报评为欧元区之最),以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首位女性主席。

尽管我们可以庆幸,拉加德在面试中遭受的这种赤裸裸的性别歧视现象越来越少了,但世界经济论坛的调查显示,现今职场中,管理者“无意识的偏见”仍是阻碍女性走向成功的最大壁垒。

位位

哈佛大学校长德鲁·福斯特,“勇敢地挣脱了束缚”

作为历史学家、获奖作者和常青藤盟校哈佛大学的校长,德鲁·福斯特来自美国南部地区,她的成长环境并不鼓励她在卓越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在世界经济论坛的一次视频采访中,针对缩小性别差异这件事,她讲述了儿时别人曾灌输给她的一些观点:

“当我在弗吉尼亚、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大家对我的期待真的是——不怎么多。妈妈认为,我最好的归宿便是找个适合我的丈夫、组个家。和我的三个哥哥不同,我身边总是有着这样那样的限制,每当我因这种束缚恼怒不已时,妈妈都会对我说:‘亲爱的,这是男人的世界,你越早认识到这一点,你就会越早解脱。’”

不用说,她的抱负可与她妈不同。除了2007年被任命为哈佛大学校长,她还是七本书的作者,最新的那本《受苦的共和国》(The Republic of Suffering)曾入围普利策奖最后角逐

在(上面的)采访中,她说,当别人问她当上哈佛校长是不是她的“儿时梦想”时,她答道,“那我一定是疯了”-因为那时学校里并没有女性教职工。如今,情况好了很多,但学术界依然存在性别差异,尤其是领导岗位。例如,在欧洲,只有大约20%的正教授是女性,而在香港,一位女性大学校长都没有

在最近一次演讲“教育女性,改变世界”( Educate Women, Change the World)中,福斯特提出,减小性别差距不仅是为了公平,还是为了经济增长。

“任何一个国家,要想拥有长期竞争力,关键在于其女性受教育程度和被社会接纳的程度。”

展望未来,是否每个人,不分男女,都能充分发挥他们的潜力?是否“女性在大学担任领导职位”一事将不再遭人嘲讽?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ggw0ub0UHEqE0OYiSk1zV50buPrKyUwutKjPz30WMxI (1)

图译:我不是哈佛大学的女校长,我是哈佛的校长。——哈佛大学校长Drew Gilpin Faust

百事可乐首席执行官卢英德,买了牛奶……然后开始管理公司

2001年,卢英德接到了一个足以令所有父母都为之自豪的消息。现任百事可乐首席执行官告诉她,她已被任命为该著名品牌公司的总裁兼首席财政官。在经历了漫长的一天后,晚上10点,她既兴奋又疲惫地回到家,想与父母分享这个好消息。在《大西洋》专访中,她描述了一下当时的情景:

“‘妈,我要告诉你个天大的好消息。’她说:‘先等等,你能出去买点牛奶回来吗?’我看了看车库,发现我丈夫在家。我问:‘他什么时候回来的?’她说:‘8点。’我说:‘那你干嘛不让他买牛奶?’‘他累了。’好吧,那我们家还有其他帮手,‘为什么不让他们去买?’她说:‘我忘了。’她让我赶快去买,我们早上要用。所以作为一个听话的女儿,我出去买了牛奶。”

除了买牛奶,卢英德一路往上爬。2016年,她当上了百事可乐公司第五位首席执行官,2008年,她还被任命为印美商会主席。

这样的故事可能很具鼓舞性,但也相对少见。根据世界经济论坛发布的未来工作报告,在职位的金字塔中,越往上走,女性比例越小:首席执行官中大约只有1/10是女性。对于谁该出去赚钱,谁该在家里解决油盐酱醋问题,传统观念依然挥之不去;现在的工作结构也不再与工薪家庭的现实状况相适应,这一系列因素都在阻挡女性走上更光明的道路。

我让
你读过吗?
在工作中,男性如何成为一个女权主义者?
从历史角度看美国性别差异
女性与职场:体系崩塌了,我们怎么修补?

 


本文由达沃斯博客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作者:Ceri Parker是世界经济论坛博客的组稿编辑。

翻译:达沃斯博客翻译小组-周森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世界经济论坛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